新闻 > 人物 > 正文

中共深度渴求与美高层会谈 出卖中华民国媚共是尼克松一厢情愿

作者:
历史反复证明,文明与邪恶交往,在原则上让步往往都是单方面的。基辛格在与周恩来的首次会谈中曾说:“我们双方都恪守我们各自的原则,如果我们放弃原则,就不可能充任负责任的国际角色,也无法构建持久和平”。但《上海公报》表明,坚守立场的是共匪,作出重大让步的是美国。

(三)尼克松背信弃义,出卖反共盟友

如前所述,美国对中共的动机存在一定程度的误判,既低估了中共对自身安全的极度担忧,也忽视了中共与美国,特别是美国高层接触的深度渴求。因此,本来可以对等互利的解冻,变成美国对中共有求必应,甚至无求亦予的蚀本交易。都说天上不会掉馅饼,可中共在台湾问题上不但得到了,而且还大的出奇。

尼克松与中共发展关系,台湾本不应该成为问题,因为从美国的角度看,正视中共的存在并不需要否定台湾的现实。如果与中共关系正常化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维持与中华民国的国家关系又何尝不是?实施尼克松主义不应也不必以牺牲中华民国的利益为代价,两者兼顾的可能性不仅存在,而且实行起来并不困难。是中共迫使美国二选一,而尼克松居然接受和顺从,这才是台湾成为问题的实质。

中共方面尽管事先通过在中情局卧底多年的共谍金无怠,掌握了美国有意解冻修好的情报,但它们对美国在台湾问题上的立场和底线并不摸底。中共当然想撤军、废约、建交一步到位,但也知道那是不现实的。毛泽东对斯诺明确表示:“如果尼克松愿意来,我愿意和他谈,谈得成也行,谈不成也行,吵架也行,不吵架也行,当做旅行者来谈也行,当做总统来谈也行。总而言之,都行。我看我不会跟他吵架。”毛之所以态度相当软化是因为中共当时有求于美国。

中共既然无条件欢迎尼克松来访,也就不指望双方在重大问题上都能达成一致。基辛格本人就收到过报告,周恩来在接见一个法国代表团时说,中国绝不接受两个中国,但可以“和这个事实状况共存”。实际上中共已作好台湾问题上谈不拢的准备,因为它们并不打算让台湾问题妨碍联美制苏的大战略。

也许是中共不奢望美国轻易放弃中华民国盟友,周恩来在给美国的几次口头和书面回复中,都只提出美国从台湾撤军,而没有像以往那样要求美国承认台湾属于中共。比如,周恩来在1971年5月29日给尼克松的亲笔信中写道:“毛泽东主席表示欢迎尼克松总统的访问,并且期待着这一天的到来,好与总统阁下进行直接交谈,自由地提出各自关心的主要问题。不言而喻,首先要解决中美之间的关键问题,也就是从台湾和台湾海峡地区撤走美国一切武装力量的具体办法问题。”鉴于事关重大,相信这封信是经过毛泽东本人过目并批准才发出的。可见毛周在台湾问题上都有所节制,期望值并不高,因为主动权完全掌握在美国手里。

中华民国反对美国承认中共,却不会反对美国以事实为据而双重承认。在接纳中共加入联合国一事上,蒋中正就曾展现务实态度,而并非绝对的“汉贼不两立”。蒋中正最初曾同意在保留安理会席次的情况下,与中共并存于联合国。后来在安理会席次必然被中共占有后,也默认了中华民国只作为一般会员留驻联合国。再后来,他甚至也可以忍受沙特“一中一台”的新提案(即保留中华民国在联合国的席次,直至台湾人民在联合国主持下决定是否独立或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联邦)。

总之,如果尼克松真如他在宣布访问北京时所说,美国寻求与共产中国的关系,不会以牺牲老朋友的利益为代价,特别是在中华民国展现务实态度的情况下,完全可以参照两德、两韩模式处理与共产中国的关系。国务卿罗杰斯就建议尼克松,美国应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华民国为各自管辖区的合法政府(dejure government),在寻求与前者更多接触时,保持与后者的国家关系和协防条约。如果美国坚持原则,中共再不情愿,也只能面对两个中国并存的现实。毕竟从中共的角度看,美国总统来访和致力改善两国关系,就已经是癞蛤蟆原本做梦也吃不到的两大块天鹅肉了。

但是,尼克松死心踏地与中共修好,认同中共所说台湾问题是两国关系正常化的主要障碍,把台湾视为包袱,以出卖台湾向中共递交投名状。他清楚美国当时的主流民意仍然反共,公然背叛反共盟友在国会与民间都没有市场。因此他采取黑箱作业,所有有关与中共和解的计划和行动,都只跟基辛格一人商议,连国务卿罗杰斯,助卿格林等都被蒙在鼓里。

解密以后的文件显示,尼克松在处理台湾问题上事先未经过全面战略权衡,基辛格也缺乏周密有效的谈判策略。否则,考虑到美国从南越撤军必然导致共产势力的扩展,处于第一岛链中心的中华民国的作用和价值就更加关键,美国驻台力量至少不应消弱。美国也完全可以利用中共在台湾问题上的观望态度,在谈判中掌握主动,迫使中共让步,实现美国及自由世界利益最大化。可悲的是,尼克松对自己拉拢共匪的方针已迫不及待,走火入魔,他唯一担心的是叮嘱基辛格谈判时“不要看起来像在出卖台湾。”

具体来说,尼克松政府在两方面出卖了反共盟友中华民国的利益。

首先,美国在保留中华民国在联合国席位上半心半意,出工不出力。

尼克松之前的历届美国政府,都不承认中共非法政权。美国根据联合国宪章有关重大问题的条款,得以成功地阻止中共入联。1971年,阿尔巴尼亚等再次提出“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组织中的合法权力”议案,即中华民国所称“排我纳匪案”。但这一年预计多数会员国会支持该案。因此,美国提出一个新的“重要议题”案,即认定剥夺会员国会籍属于重大问题,需超过三分之二多数同意。美国还准备提出“双重代表”案。

在获得中华民国谅解后,国务卿罗杰斯于8月2日发表声明,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入联合国及安理会,但反对任何驱逐中华民国的行动。他指出,在处理中国代表权问题时,联合国应当认识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华民国都是存在的,并应当在规定中国代表权的方式中反映出这一不容争议的现实。但是,罗杰斯当时尚不了解尼克松的真实想法。

尼克松早已决定抛弃台湾,不想在“两个中国”问题上与中共争辩,但又不便做得太露骨,最好是台湾主动放弃。他之前曾对向他请示的驻华大使马康卫说,如果我是他们,就让联合国见鬼去吧!留在那里又有何用?那不过是个争来吵去的论坛。告诉他们不必在乎联合国云云。直到马康卫提醒他,台湾一旦失去联合国,将在世界上陷于孤立境地,尼克松才似有所悟。但台湾的前途在他心目中已无关紧要。

其实,以美国对盟友巨大的影响力,为保留中华民国会籍而提出的“重要议题”案应该是有把握通过的。果如是,“排我纳匪案”即便通过,中华民国仍有极大可能留在联合国。

但尼克松为讨好中共,并不打算真心帮助中华民国。美国既没有积极与盟友沟通协调,也不准备从法理上讨论两个中国的必要性。而且在决定台湾去留的联大投票前,基辛格公开高调访问北京,释放美国亲共弃台的信号。结果很多属于自由世界的会员国投了反对或弃权票,美国的“重要议题”案以四票之差失利。而在“排我纳匪案”已确定必然通过的情况下,中华民国为维护国家尊严,在该案付诸表决前,才“汉贼不两立”,主动退出由她参与创建的联合国。

联合国将创始国中华民国赶走,迎接一个冒牌的共产中国入联,实为这个国际组织的耻辱。中共挑战国际秩序,赤化国际组织就始于那一天。讽刺的是,尼克松帮助共产中国走出孤立,却导致盟友中华民国逐渐失去在国际社会立足的空间直至今天。

第二,美国接受中共“一个中国”的主张。

促成共匪叛乱集团入联并窃居安理会席位,只是美国卖台的第一步,也是中共的意外收获;毛周都没有料到当年能顺利入联。不过,“排我纳匪案”并未涉及台湾的政治地位和归属。中共虽然取得“唯一合法代表”的名头,却难以否认中华民国的存在,也无法剥夺中华民国的法统。中华民国就像一面镜子,照射出共产中国非法政权的真实属性。这就是为什么中共硬要国际上承认台湾是共产中国的一部分。中共尤其需要美国的背书。

如前所述,中共在给美国的正式回复中都没有提及有关一个中国的要求,而是把台湾问题归结为美国撤军。基辛格在第一次访问北京时,周恩来才当面提出台湾是中共国一部分。当基辛格指出这属于额外要求时,周恩来表示,“那是因为交换意见必须把全部观点都说出来”。可见直到那时,中共对能否从美国那里讨到便宜还信心不足。没想到基辛格紧接着回答:“当然,我这样说并没有批评的意思,而只是想把问题分成两部分,先谈撤军,后谈政治沿革”。周恩来闻言大大松了一口气,在第二天的谈判中明显强硬,一口气提出关系正常化的五个条件,而基辛格竟欣然全盘接受。他完全忘记了尼克松曾指示他“非必要时避免显露放弃支持台湾的意愿”,但也许他知道尼克松只是说说而已。

周恩来的五个条件是:承认中共是中国唯一合法代表;台湾是中共国的一部分;不支持两个中国或一中一台;不支持台湾独立;不支持台湾地位未定。

基辛格表示,后三条他当场就可以答应;尼克松与毛见面时也会重申,而第二条也就自动解决了。正式承认中共为中国唯一合法代表(即建交)则需要在尼克松连任后实现,因而也只是时间问题。

至于驻台美军问题,基辛格向周恩来解释,三分之二在台兵力是为支援越战。一旦战事结束即可撤出。余下的三分之一也将随着与中共关系改善而撤离。尼克松与周见面时又私下承诺,无论与共方谈判进行的如何,他都将在任内撤出全部驻台美军,但乞求周恩来在《上海公报》的措辞上给他留有余地。尼克松表示他一定会做得比公开说的要多,但回美后必须向国会和公众表明没有秘密协定。

不幸的是,历史反复证明,文明与邪恶交往,在原则上让步往往都是单方面的。基辛格在与周恩来的首次会谈中曾说:“我们双方都恪守我们各自的原则,如果我们放弃原则,就不可能充任负责任的国际角色,也无法构建持久和平”。但《上海公报》表明,坚守立场的是共匪,作出重大让步的是美国。

当时随访的国务卿罗杰斯被排除在公报起草小组之外,直到发表前一天才看到定稿。当他发现公报故意略去有关《中(华民国)美共同防御条约》内容,曾表达强烈不满,迫使基辛格重新和周恩来谈判。结果还是美国妥协,将原有的美韩、美日军事同盟的内容一并去除。

为了掩盖出卖台湾的实质和安抚国内舆论,基辛格在一个中国的表述上也颇费了些脑筋,也就是后来出现在《上海公报》里的那句话:“美国认知(acknowledge,意即‘知道了,不含认同之意’),在台湾海峡两边的所有中国人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美国政府对这一立场不提出异议”。这句话也是对中共让步的结果。

国务卿罗杰斯中意的版本是:“台湾海峡两边的中国人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美国注意到双方的这一立场”。

虽然两个版本都故意没有指明“中国”的身份,但基氏的措辞显然更有利于中共。比如,中共故意把“认知”翻译成“承认”,误导大陆读者美国认可中共的观点,而如果采用罗氏的“注意到”,中共则无法扭曲原意。而美国的“无异议”之说也让中共径自解释为美国同意一个中国即“中华人民共和国”,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此外,罗氏也删去“台湾海峡两边的中国人”中的“所有”二字,给台湾人留下了空间。

中共什么都没做,也什么都没失去,就得到了想要的一切,成为大大的赢家。

美国什么都舍得出让,却什么都没得到,除了在中共宴席上赚个酒足饭饱,输得精光,包括原则、正义、信誉以及未来的国运。

责任编辑: 东方白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330/1574734.html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