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知名女记者谋杀案 资金来源调查延伸到中共

卡鲁阿纳·加利齐亚于2017年10月被谋杀,当时她正在调查一个她认为向马耳他政客行贿的公司网络,涉及中共。

2020年10月16日,在马耳他首都瓦莱塔,鲜花、照片和标语放在被暗杀记者达芙妮·卡鲁阿纳·加利齐亚的纪念碑前。(Joanna Demarco/Getty Images)

路透社发现,对马耳他岛高层腐败指控的广泛调查,首先由被谋杀的马耳他知名记者达芙妮·卡鲁阿纳·加利齐亚(Daphne Caruana Galizia)发起,后来调查延伸到了中共,涉及一家中共国家电力公司在欧洲的4亿美元投资。

卡鲁阿纳·加利齐亚于2017年10月被谋杀,当时她正在调查一个她认为向马耳他政客行贿的公司网络。

现在,路透社和一群记者追踪到了两家涉及该网络的公司,找到了埃森哲(Accenture)——一家全球咨询公司的一名中共高管的亲属。据马耳他官员所述以及官方记录显示,43岁的陈诚来自上海,在过去的十年里代表中共国有企业上海电力(Shanghai Electric Power)在马耳他以及另一个欧洲小国黑山共和国进行投资谈判。

与中共的关系被揭露可能会增加一个新的国际层面丑闻,因此震动了马耳他政府,导致总理于去年辞职;还可能包括针对导致卡鲁阿纳·加利齐亚死亡的事件进行一系列官方调查。

在马耳他政府的支持下,上海电力的投资被马耳他和中共政治领导人定义为中共数万亿美元“一带一路”倡议的组成部分,将资金投入到中亚和欧洲的经济基础设施建设领域。

2016年,在卡鲁阿纳·加利齐亚死于汽车炸弹袭击的前一年,她在她的博客上确认了陈诚在交易中的关键作用。

马耳他共有6人被指控杀害了卡鲁阿纳·加利齐亚,正在等待审判,但是没有迹象表明埃森哲、陈或任何中国公司或个人与这起犯罪有关。

卡鲁阿纳·加利齐亚的报导说,陈于2014年在英属维尔京群岛创办了一家公司,但是目的不明。同年,陈在上海电力投资3.8亿欧元(折合4亿美元)购买马耳他国家电力公司Enemalta股份的谈判和尽职调查(due diligence)中发挥了关键作用。卡鲁阿纳·加利齐亚没有具体说明陈有任何不当行为,陈和埃森哲当时也没有回应卡鲁阿纳·加利齐亚的报导。

现在,路透社、《马耳他时报》、“有组织犯罪和贪腐举报项目”(Organized Crime and Corruption Reporting Project)和《南德意志报》(Süddeutsche Zeitung)的记者们都发现,陈的家族在香港又成立了两家公司,都与马耳他有商业联系。

路透社记者联系了陈和上海电力,但是他们均未发表评论。埃森哲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由于这些指控与我们的一名员工有关,本公司正在非常严肃地对待此事,认真地审查这些指控。在我们经营的每一个市场,我们都遵循最高的道德标准,对任何偏离这些标准的行为都采取零容忍。”Enemalta公司则拒绝回答有关陈的问题。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办公室表示,“中国与其它国家的交流与合作都是公开透明的。”

据路透社此前报导,陈的家族成立的第一家公司名为麦克布里奇(Macbridge),计划向两名马耳他政界人士控制的巴拿马公司支付多达200万美元。据路透社看到的财务记录显示,第二家公司名为道氏传媒公司(Dow’s Media Company),从马耳他首富之一约根·芬内奇(Yorgen Fenech)拥有的一家公司获得了100万欧元(折合120万美元)。芬内奇目前在监狱里,被控策划谋杀卡鲁阿纳·加利齐亚,等待审判,但他拒不认罪。

据路透社看到的国际法律请求,马耳他执法官员怀疑麦克布里奇公司和道氏传媒公司是一个精心策划阴谋的一部分,涉及中共—马耳他交易的一些参与者,他们向马耳他政界人士付款,并从中为自己牟利。路透社无法独立判断这种猜测是否正确。陈没有回应路透社关于此事的提问。

芬内奇的律师拒绝就其当事人与陈之间的任何关系进行评论。

达芙妮之谜

据卡鲁阿纳·加利齐亚的家人叙述以及路透社看到的工作记录显示,她在2016年首次发现了最终通往中国的资金踪迹,当时她开始调查两家神秘的公司,她怀疑这两家公司被用来贿赂政客。

除了名字,“17布莱克”(17 Black)有限公司和麦克布里奇有限公司,记者对这两家公司的详细情况知之甚少。据官方消息来源透露,这两家公司参与了政府计划,向一些高级政客支付回扣(未申报的利润)。2016年4月,卡鲁阿纳·加利齐亚给儿子马修发短信说,她听说这两家公司“对破解犯罪网至关重要”。

在此之前,马耳他官员发现了一封由会计师于2015年12月写给两名高级人物的电子邮件,两人分别是时任能源部长康拉德·米齐(Konrad Mizzi)和时任总理约瑟夫·穆斯卡特(Joseph Muscat)的密友、幕僚长基思·施布里(Keith Schembri)。那封电子邮件把“17布莱克”和麦克布里奇命名为“目标客户”,他们将向施布里和米齐拥有的当时不为人知的巴拿马公司支付估计200万美元的资金。

2018年4月,也就是卡鲁阿纳·加利齐亚被谋杀6个月后,这封电子邮件的新闻在当地和国际媒体上曝光,施布里公开证实与麦克布里奇公司以及“17布莱克”公司有“未实现的商业计划草案”,但是否认有任何不当行为。去年12月,他在对这名记者死因的公开调查中表示,麦克布里奇公司被“错误地包含”在2015年12月的电子邮件中。

本月早些时候,施布里被指控在一件与本案无关的案件中参与洗钱、伪造和腐败。他否认这些指控,目前正在监狱等待首场法庭听证会。他没有对本文发表评论。

米齐说,他不知道麦克布里奇公司和“17布莱克”公司,也不知道那封电子邮件。米齐没有在任何刑事案件中受到指控。他在给路透的一份声明中重申,他拒绝承认任何有关他与麦克布里奇公司有商业计划,或者个人对任何公共项目有兴趣的说法。米齐说,他知道陈是一名协助上海电力的顾问,“我与他的交往是在那种官方背景下进行的”。

当卡鲁阿纳·加利齐亚被谋杀时,她还在追查“17布莱克”—麦克布里奇的情报,她认为这是米齐和施布里成立他们的巴拿马公司的关键原因所在。

据她的儿子马修·卡鲁阿纳·加利齐亚回忆,“弄清这两家公司的真相确实是她工作的核心,她决心要揭开谜底”,他是第一个赶到汽车爆炸现场的人。

暗杀事件发生一年后,路透社和《马耳他时报》追踪到“17布莱克”有限公司与迪拜的一家银行有关,并确认其所有者为马耳他大亨芬内奇。

一年后,也就是2019年11月,芬内奇在试图乘坐豪华游艇离开马耳他时,在海上被捕。几天后,他被控策划暗杀这名记者,但是他否认这一指控。

麦克布里奇依然是个谜。

名片上的痕迹

警方搜查芬内奇的公寓时,找到了埃森哲咨询公司顾问陈某的名片。

当警探们审问芬内奇时,这位被指控的大亨又解开了另一个谜。根据路透社查阅的审问记录,芬内克告诉警方,他有关于麦克布里奇的信息,说麦克布里奇(Macbridge)的名字意思就是“马耳他—中国桥”(Malta China Bridge)。他没有透露更多细节,目前还不清楚他是否被问及了陈某以及那张名片。

在得知芬内奇披露的消息后,路透社搜索了中国的记录,发现了一家名为麦克布里奇国际发展有限公司(Macbridge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company Ltd)的公司,该公司于2014年9月30日在香港注册。

香港的公司注册处没有披露谁拥有麦克布里奇公司,唯一的董事是一位65岁的中国妇女唐兆敏(音译)。从《南德意志报》所获得的1150万份有关离岸公司的《巴拿马文件》中发现的更多记录证实,唐通过印度洋塞舌尔岛上的一家公司运作,是麦克布里奇公司的最终所有者。

但是唐是谁?《巴拿马文件》上只有她的一份颗粒状的护照复印件,没有地址和电话号码。

业余摄影家

然而,她的名字很罕见,其它公司的数据库把记者带到了中国大陆城市上海。在那里,社交媒体上的一篇评论显示,唐是一名业余摄影爱好者,曾在一家汽车制造厂担任经理,还曾为在中国经营肯德基品牌的百胜中国(Yum China)担任经理。近年来,她在当地几家公司注册了小额投资。

通过追踪她在社交媒体平台微博上的帖子,记者们有了发现。唐自称是埃森哲咨询顾问陈某的岳母,在陈某的孩子们面前自称是“姥姥”。一名家庭成员后来向路透社证实了唐—陈的关系。

记者无法联系到唐置评。记者向一家大型户外广告公司提出的问题没有得到回答,公司记录显示唐目前是这家公司的经理和股东。

随后,一名路透社记者前往距离上海180英里的南京,结果证明这更有用。他此行的目的是参观一家餐饮公司,公开的公司记录显示,唐是这家公司的股东之一。这家公司的总部竟然是一家肯德基(KFC)的特许经营店,位于一个购物中心,供应带有中国风味的美国快餐:大约40元人民币(6美元)的炸鸡套餐和果冻榴莲水果球。

此次访问证明了她与埃森哲高管陈以及马耳他之间的新联系。附近另一家唐合伙拥有的肯德基的员工说,她不知道唐兆敏,但认识另一位合伙人,一个名叫王瑞的女士。员工说王是餐饮公司的老板,但她很少去肯德基。

记录显示王瑞是一家名为道氏传媒公司的香港公司的董事,该公司于2014年成立,成立时间比麦克布里奇早了两周。根据路透社看到的银行记录,约根·芬内奇的17布莱克公司在2016年向道氏传媒公司支付了100万欧元。

根据肯德基工作人员提供的电话号码,记者联系到了王瑞。她告诉路透社记者,她是唐兆敏的表妹,唐兆敏是陈的岳母。她说,她是应陈的要求,为他的目的成立了道氏媒体公司,对那100万欧元以及道氏公司的活动一无所知。

王说,“他让我成立公司,我认为这样做没有任何问题,他告诉我公司可以做媒体类的工作。”她补充说,当时陈告诉她,由于他与一家国有企业的关系,他无法自己创办这家公司。王没有透露这家公司的名字,也没有详细说明。

马耳他的调查人员也在追踪道氏传媒公司和麦克布里奇公司。在路透社查阅过的国际法律请求中,他们找到了有关该公司业务活动、资金流动和最终所有者的信息。在2018年通过国际刑警组织提出的一项请求中,马耳他警方向中共询问了道氏传媒公司以及该公司2016年从芬内奇的17布莱克公司获得的100万欧元。马耳他警方表示,这笔钱可能涉及“非法资金”,可能与“腐败和洗钱”有关。一名马耳他官员表示,没有来自中共的回复记录。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办公室表示不知道此事。

马耳他还向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提出了法律请求,请求提供涉及麦克布里奇公司可能向马耳他政客施布里和米齐支付款项的信息。这些要求还列举了可能存在的腐败以及洗钱行为。阿联酋告诉马耳他,他们没有发现麦克布里奇公司的踪迹。

支付

2020年6月,路透社和《马耳他时报》披露,芬内奇的17布莱克公司从黑山的一个风电场工程项目中秘密获利500万美元,该项目涉及上海电力和马耳他国家电力公司Enemalta。据Enemalta的内部审计显示,陈某曾在Enemalta董事会的报告中推广了这一项目。

2016年,17布莱克公司从风力发电场获得了500万美元的利润。根据路透社看到的银行记录,以及马耳他调查人员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向中国提出的请求显示,在支付日的两周前,也就是当年5月,芬内奇的公司向道氏传媒公司支付了三笔款项中的第一笔,两个月后,总共支付了100万欧元。

据埃森哲公司的道德手册显示,陈的私人企业信息披露可能会给他在埃森哲公司带来麻烦,他曾在那里担任能源业务董事。埃森哲没有完全禁止其员工拥有私人商业利益,但它对可能发生的利益冲突提出了警告,包括使用埃森哲的信息或职位“谋取个人利益(或其家人或密友的利益)”。

当被问及陈与麦克布里奇公司、道氏传媒公司的关系,以及他通过这些公司与马耳他商界和政界人士的关系时,埃森哲公司表示正在仔细审查这些指控。上海电力没有回应有关陈所扮演角色的问题。Enemalta的一位发言人表示,在对风电场交易进行内部审计后,“该报告已经转交给警方,以协助任何调查,在这个阶段作任何进一步的评论都是轻率的”。

迅速开展的调查

在马耳他,揭露与中共的关系可能引发一系列官员腐败调查,包括一项针对导致卡鲁阿纳·加利齐亚死亡的事件进行的公共调查,一项针对17布莱克公司的司法调查,一项针对黑山风电场交易的司法调查,还有马耳他警察局金融犯罪处对17布莱克公司、麦克布里奇公司以及更广泛的腐败指控进行的调查。

在黑山共和国,路透社去年曝光了17布莱克公司在风力发电场融资中扮演的角色,这引发了司法调查。同一份报告还导致前能源部长康拉德·米齐被逐出马耳他工党。马耳他前总理约瑟夫·穆斯卡特(Joseph Muscat)表示不了解米齐和施布里的任何商业交易。

责任编辑: 叶净寒   来源:大纪元记者秋生编译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331/1575322.html

国际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