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翟东升曝中共一带一路野心:要沿线国家的命 利用疫情收割美元霸权

去年曾踢爆美国“老朋友”这个重磅秘密的中共御用学者翟东升,不久前又在视频节目中撞破习近平一带一路”的背后居心,指出中共不仅要沿线国家的资源,更要他们的命。翟在视频中建议中共利用疫情和一带一路来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取代“美国梦”。

近年来翟东升、任泽平等体制内专家纷纷建言中共“收割美元霸权”,争夺世界中心。

翟东升新解“一带一路”:中共输出“强政府”争夺世界中心

2021年2月初,中共资深政策顾问、人民大学教授翟东升在其专栏视频“政经启翟”(视频链接)中宣称:建设后疫情时代的“一带一路”,输出我们强政府的经验与能力。

2021年2月2日翟东升在微博上推介未来后疫情时代升级版的“一带一路”应该怎么搞。(翟东升微博截图)

翟东升在他的微博中推介该视频节目(微博链接)说,中共“一带一路”追逐的不仅仅是人家的能源、人家的矿,“追逐的其实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年轻的生命”。

2021年2月初,翟东升在视频中对“美国梦”做出新解,并指中共将掌控货币基准,“我们(中共)转变成全球的中心”。(翟东升节目视频截图)

他在视频中对“美国梦”做出了新解释,称美国梦是美帝国做的美元之梦,美国充当世界的中心、将全球置于美元统治下。

翟东升称,在后疫情时代,美元梦要醒了,中共国债将成为全球价值的基准,“我们(中共)转变成全球的中心”。他解释说,定价货币未来将是人民币,中共将掌控定价基准。

同时翟东升还宣称,中共“帮助”发展中国家,就是要输出中共的“强政府”模式。翟东升建议中共在后疫情时代升级“一带一路”,加大对沿线国家的集中投资而非借款,以强化对当地国家的控制,进而提升人民币地位,建立起以人民币为定价货币的新价值基准。

翟东升认为,中共输出“中共模式”治理能力和“强政府”,是构建习近平“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一种形式。

翟东升提出:利用疫情“百年未有之大机遇”“收割美元霸权”

翟东升对习近平“一带一路”的最新解读,提出了中共争夺世界中心的关键——人民币与美元争霸。

尤其是去年中共引爆新冠病毒中共病毒,COVID)瘟疫,并放纵疫情重创全球经济后,中共资深政策顾问翟东升在2020年4月1日发布的视频“人民币的大机遇”(视频(上)链接;视频(下)链接)中建言说,这是“百年难遇的机会”,是人民币的大机遇——“收割美元霸权”的战略性机遇。

翟东升在2020年4月1日视频中称,中共迎来“收割美元霸权”“百年难遇的机会”。(翟东升节目视频截图)

翟东升在视频中首先分析了疫情对全球金融市场的冲击,称美联储扩张资产负债表规模(扩表),相当于“印钞票稀释了全世界的储蓄者的财富”,让全世界70亿人为美国国债买单。

翟认为这就是美元霸权,因为美元是全球储备货币,美联储成了全世界的央行、向世界征收铸币税。

不过,翟东升指这其实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大机遇”,是人民币国际化的机会。

翟说“有华尔街的朋友跟我讲”,现在“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战略性机遇……在这一个美国持续扩张货币基础,向全球征收铸币税的过程中,在里边分一大杯羹”。

翟东升在视频中称中共“可以跑出来抢生意”。(翟东升节目视频截图)

翟称,美国无限制地快速印钞票,美元已经把利率压到了零,“所以这样一个背景之下,中国(中共)就可以跑出来抢生意”。

翟东升提出,“我们可以向全世界提供一个新的资产池”,比如发行特别国债,一部分是用来在中国国内要给老百姓提供就业、提供消费能力,还有一部分是“向世界各地的缺美元的人提供人民币的流动性”。

翟建议说,“在全世界都面临美元荒”的背景下,“我们需要填补这个空缺”,“这个时候一定要非常大方、非常慷慨地为全世界提供流动性”;“我们会获得人民币国际化”,获得把全世界“跟中国经济、跟我们人民币货币政策深度捆绑”。

2020年3月2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首次提出“发行特别国债”,随后两会明确“发行1万亿元抗疫特别国债”;当年7月30日,1万亿元抗疫特别国债全部发行完毕。

据英国《金融时报》去年12月13日报导(原文),境外资金已在国内的资本市场配置了超过1万亿人民币的股票与债券,疫情期间全球资金涌入中国大陆,中国成了投资者的“唯一选择”。

翟东升宣扬“一带一路”决定人民币地位

事实上,近年来翟东升多次发表视频,宣扬“一带一路”将决定人民币地位的观点。他在视频中说,自己已在中共高层的政策讨论中提出了这些建议。

翟东升在2019年12月的视频称,一带一路可以决定人民币的地位。(翟东升节目视频截图)

翟东升在2019年12月的视频《为什么说“一带一路”,可以决定人民币的地位》(视频链接)中称,他在参与中共发改委、国开行规划中曾探讨过“一带一路”的意义所在,称不应看重沿线国家的物,而应看重他们的人、尤其是年轻人。

翟东升认为,中共推动一带一路,能否收回投资并非重点;将人民币变成定价货币、获得定价权,才是一带一路的真正意义。

他认为国际货币体系本来就是一个泡沫,谁拥有定价权就能获得最大利益;以前是美元定价、美元为中心,而一带一路将改变人民币地位。

“未来我们跟50亿人,‘一带一路’的穷国进行互动,形成新的债权债务关系”,翟指出,关键在于“人民币将成为定价货币”,新的货币泡沫将以人民币为中心。

翟东升举例说,曾经有美国战略圈人士质问一带一路注定失败,因为穷国无力偿债。翟认为他们并未看穿“一带一路”真正的战略意图。

“但未来我们将垒出一个新泡沫(国际货币体系),这个新泡沫扭转了全球政治、经济、文化、权力的平衡”。翟说,未来新泡沫的货币定价权,“这个游戏的主导权,将在我们手里”。

中共智囊吁挑战“美元霸权”借“一带一路”推广人民币

翟东升对人民币的倡议,代表了中共智囊团的一种主流观点。

自从中共2013年宣布一带一路计划以来,中共打算斥资或贷款数万亿美元在欧、亚、非修建高速公路、铁路和港口。(Thomas Peter– Pool/Getty Images)

自2017年起,被称为“人民币国际化之父”的周小川,就多次呼吁在一带一路建设中推广人民币。

2017年5月4日,时任央行行长周小川在《中国金融》杂志上发表署名文章《共商共建“一带一路”投融资合作体系》,提出要发挥人民币在“一带一路”建设中的作用。

2018年4月12日,周小川在2018“一带一路”金融投资论坛上发言,声称应在“一带一路”中积极发挥本币作用。

2019年10月,北京师范大学一带一路研究院院长胡必亮在党媒《参考消息》上刊文《“一带一路”给全球带来发展新机遇》,建议当局在“一带一路”建设中,更多地使用人民币贷款,以及更多地通过发行人民币债券的方式进行融资。

2020年9月,前中共重庆市长黄奇帆在西安金融论坛上表示,中共计划在“一带一路”中“尽可能多地”使用人民币。

根据陆媒公开报导,截至2021年3月,中共央行与全球近40个国家签署了人民币互换协议,其中过半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

人民币(本币)互换协议是指双方约定以一定数量的本币交换等值的对方货币、用于双边支付结算,是中共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和“去美元化”的主要措施之一。

2021年2月,大陆知名经济学家任泽平刊文《“嚣张的美元霸权”如何在全世界剪羊毛》(原文),将美元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称之为“美元霸权”。他认为,美元霸权以计价功能为基础,衍生出贸易结算功能,逐步扩展到投融资功能,成为全球储备和货币之锚。

任泽平建议中共当局降低美元资产比重;以及借助自贸区和“一带一路”,推进人民币在跨境贸易中计价和结算。

美元时代的背景VS人民币国际化

二战后西方国家建立了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Bretton Woods system),将美元与黄金挂钩、各国货币锚定美元,从而确立了美元的国际货币中心地位。

1971年美元与黄金脱钩,全球进入无锚货币(信用货币)时代。但美国依靠综合实力,将美元绑定以石油为代表的大宗商品,建立起“石油美元”,从而维系了美元的中心地位。

根据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国际清算银行(BIS)、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国际金融机构的数据,美元一直位居全球支付货币之首,95%国际大宗商品以美元计价,86.5%国际贸易以美元结算,所有外汇交易中约有85%是美元;同时,美元还是全球最强融资货币,所有跨境贷款和国际债务证券中约有一半以美元计价,61%的国际储备为美元资产;美元还是世界第一的锚货币,近两成经济体直接锚定美元;美联储也担当了世界央行的职能,全球均受美联储货币政策影响。

美元这种国际货币中心地位,被部分中共体制内学者称为“美元霸权”。12年前,中共趁着美国次贷危机冲击全球金融市场之际,开始尝试甩开美元。

2008年12月初,中共央行和韩国央行签署了1800亿元人民币/38万亿韩元的双边本币互换协议。紧接着,时任央行行长周小川于2009年3月23日刊发《关于改革国际货币体系思考》的文章。自此中共开始推动人民币国际化。

据陆媒今年3月报导(原文),中共央行已同近40个国家签署了本币互换协议,自诩人民币全球“互换规模已是第一”。

美国政府经常借助美元中心地位,对侵犯人权的流氓政权实施金融制裁。屡遭美制裁的中共、俄罗斯、伊朗等政权,是“去美元化”的主要倡议者之一。“去美元化”的措施包括签署本币互换协议和构建独立于美元的国际支付清算系统等。

据美国之音报导(原文),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在3月22日访华前接受中共官媒CCTV采访,拉夫罗夫在采访中呼吁中俄减少使用美元,推进本币结算,以降低制裁风险。

尽管世界中心货币的地位引人觊觎,个别国家多年来一直试图推动“去美元化”。但由于美国的综合实力以及自由、民主、稳定等制度特性,美元的中心地位至今无可替代。

中共今年两会出台十四五规划纲要,其中将“人民币国际化”的政策表述,从十三五时期的“稳步推进”,降调为十四五的“稳慎推进”。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分析说,面对体制内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呼声,中共心知肚明,知道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所以只能降温、只能“稳慎”。

李林一指出,人民币国际化最大的障碍是汇率和外汇管制,这是中共防范经济崩盘的最后防火墙,自然也是中共不可能放开的底线。换言之,中共只想利用人民币称霸、输出中共影响力,却不愿、也不能承担国际货币的责任和风险。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大纪元记者龙腾云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402/1575835.html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