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面对舆论压力,日本还能对新疆问题保持沉默吗?

哈尔马特·罗孜,一个生活在日本的维吾尔族穆斯林。日本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罗孜的家乡新疆的镇压。

去年夏天,居住在日本的维吾尔穆斯林哈尔马特·罗孜(Halmat Rozi)接到了他的兄弟从中国西部新疆地区打来的视频通话。他的兄弟说,想让罗孜见一个人:一名中国安全官员。

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应邀访问日本,这名官员有一些问题想问。罗孜和其他的维吾尔维权人士是否正在筹划抗议活动?该团体的负责人是谁?他们在做什么工作?该官员在第二通视频电话中向他保证,如果罗孜合作,他在中国的家人会得到很好的照顾。

这名官员的意图很明确——阻止罗孜做任何可能损害中国在日本声誉的事情。警告产生了相反的效果。罗孜邀请日本公共广播电视机构NHK秘密录下了第二次视频通话,后来向数百万的观众播放。

那段视频提供了一个罕见的机会,让人们看到北京拉拢和恐吓海外中国少数民族的举措,而且也有助于让日本更好地了解中国对新疆维吾尔人的镇压。

多年来,日本政府对中国小心翼翼,这一事件反过来增加了该政府对中国采取强硬措施的压力。日本之前的谨言慎行使其与西方盟国在新疆问题上步调不一。

到目前为止,日本对维吾尔人的命运只是表达了“严重关切”。近几年来,成千上万的维吾尔人被送进了再教育营,批评人士称,这是为了消除他们的种族认同。日本是七国集团中唯一没有参加上个月就新疆局势(美国政府已宣称为种族灭绝)而对中国官员实施制裁统一行动的国家。

2019年,日本大坂的维吾尔抗议者。

中国执政的共产党否认了对新疆种族灭绝的指控,并且不太可能在其政策上屈服于任何压力,它认为该政策对于打击“恐怖极端主义”是必需的。但是,如果日本完全加入迫使中国结束在新疆侵犯人权行为的努力,将在这场西方国家的运动中增加关键的亚洲声音。

与西方国家一样,日本公众对中国的看法近年来日趋强硬,包括新疆问题、北京对香港民主自由的压制,及其在日本附近海域的军事存在问题。

东京神田外语大学(Kanda University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中国问题专家兴梠一郎说,在对中国多年的矛盾态度之后,“舆论已经明显转变”并且“突然变得极为严厉”。

在某些方面,日本政府对中国的语气已经强硬起来。上个月,当两名美国内阁官员访问东京时,与日本官员签署了一份联合声明,批评中国在亚太地区的“胁迫和破坏稳定行为”,以其违反“国际秩序”的行为。

上个月,美国国务卿安东尼·J·布林肯和日本首相菅义伟在东京会面。

但是,日本的领导人和企业有强大的理由暂缓对中国的行动,因为它是日本出口和投资的重要市场。任何被视为批评的言论都会迅速产生适得其反的效果,就像瑞典时装零售商H&M上个月得到的教训那样——由于对新疆棉花行业的强迫劳动指控感到担忧,H&M成为中国民族主义者抵制的对象。

相比之下,在中国大陆拥有200多家分店的日本零售公司无印良品最近宣布,尽管存在这些指控,它仍将继续使用新疆的棉花。

然而,尽管存在经济和地缘政治风险,但越来越多的立法者呼吁日本捍卫维吾尔人的权利。国会议员正在制定立法,赋予政府对侵犯人权行为实施制裁的权力。日本各界政治人士都在敦促首相菅义伟,在习近平对日本的国事访问因新冠病毒疫情第二次推迟之前,取消这次访问。

日本的维吾尔人群体虽然估计不到3000人,但在过去一年里,他们敦促政府采取行动,变得引人注目起来。罗孜的故事起到了不小的作用。自从去年播出他与中国安全官员的通话以来,能说流利日语的罗孜出现在新闻媒体上,并在一个国会小组讨论新疆的虐待事件。

最近几个月,其他维吾尔人的故事也被更多的日本读者所了解,一本畅销绘本小说讲述了曾被关押在新疆拘禁营的妇女们的证词。

随着日本国内对中国侵犯人权的认识不断增强,各政治派别也在日益关注中国的行为。

2018年新疆和田的一张宣传图片,显示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与维吾尔老人在一起。

多年来,对中国对待少数民族的方式表达不满,一直被认为是日本鹰派右翼势力的事。中间派和左派人士往往将其视为日本放弃战后和平主义、追求地区霸权的借口。

但中国在新疆的行为迫使许多自由派人士也改变了看法。就连日本共产党也称其为“严重侵犯人权”。

“中国说这是一个国内问题,但我们必须把它当作国际问题来处理,”日本国会议员、日本共产党最高策略师之一的笠井亮最近接受采访时说。

去年夏天,近40名日本立法机构成员组成了一个委员会,重新思考东京与北京的关系。今年2月,一个长期致力于促进维吾尔人权利的保守派议会委员会扩大了成员范围,将日本中左翼反对党的议员纳入其中。

在野党议员山尾志樱里(Shiori Yamao)说,这些组织正在推动立法机构追随美国政府、加拿大和荷兰议会的脚步,宣布中国在新疆的行为是种族灭绝。

议员们表示,他们还在研究日本版的《全球马格尼茨基法案》(Global Magnitsky Act),美国的这个法案曾被用来制裁世界各地指挥侵犯人权行为的政府官员。

目前还不清楚这些努力会发挥多大的作用。罗孜认为,立法者不会走到指责中国进行种族灭绝这一步,但他希望日本会实施制裁。

罗孜上个月在东京抗议中国的维吾尔族政策

罗孜于2005年来到日本攻读工程学研究生课程,最后在临近东京的千叶县开了一家建筑公司和一家烤肉店。他说,他当时不参与政治,避开任何可能被中国政府视为不利的活动。

2018年,他得知妻子的几位家人被拘禁,随后一切都变了。在严格的安全管制下,他几乎无法与家人联系。

这段经历让罗孜确信,他需要大声说出自己的想法,于是开始参加要求中国关闭拘禁营的抗议活动。不久后,他就成了日本维吾尔人社区的重要声音,在媒体上露面,与政界人士会面,举办有关新疆局势的研讨会。当他意外接到兄弟的电话时,他知道自己的行动引起了中国官员的注意。

罗孜说,自从他在日本公共广播电视机构露面以来,中国政府没有再试图联系他。他打给家人的电话也无人接听。

他为他的亲戚担心。但他说,把事情说出来是值得的:“现在,这里几乎所有人都知道维吾尔人的问题。”

罗孜在他位于东京郊区的烤肉店里。他说,在妻子的家人在新疆被拘禁之前,他一直没有参与政治活动。

责任编辑: 李华   来源:纽约时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404/1576974.html

国际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