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文集 > 正文

章天亮: 中美冲突是两种不同的马克思主义之间的争夺

中共是列宁主义政党,讲暴力夺权、暴力维系政权,它和美国现在的文化马克思主义是两种意识形态的冲突,或者叫做原教旨的列宁主义政党和修正主义之争,其实都是共产党内部的争夺。中美冲突是无法避免的。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中共是列宁主义政党,讲暴力夺权、暴力维系政权,它和美国现在的文化马克思主义是两种意识形态的冲突,或者叫做原教旨的列宁主义政党和修正主义之争,其实都是共产党内部的争夺。中美冲突是无法避免的。

当中美对抗加剧的时候,世卫存在一个选边站问题,所以从谭德赛的“变节”,我们可以看到中美之争对于一些国际性组织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当“修昔底德陷阱”摆在面前的时候,中共是一个极权主义的政府准备称霸世界,甚至连美国都要控制住,所以美国现在已是退无可退。——章天亮

谭德赛“变节”,承认病毒可能来自武汉病毒研究所

世卫组织病毒起源的调查报告3月30日公布了,但是总干事谭德赛(Tedros)表示,去调查病毒起源的世卫调查团在中国获取数据受到阻碍,所以病毒起源并没有调查清楚,还需要进一步调查。他同时首次公开承认病毒可能来自武汉的病毒所。

30号早晨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的推文,怼了谭德赛和世卫组织。蓬佩奥说:世卫组织的报告是一个很可笑的骗局,是继续了中共和世卫组织的信息战的非常错误的假信息;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主张美国应该离开世界卫生组织的原因。他说,谭德赛跟习近平之间有合作,他们隐藏了病毒从人到人之间的传播。他还说最可能的病毒来源就是武汉病毒所,而且世卫组织是隐瞒(病毒)来源的共谋。

那么世卫的这个调查报告出来以后,谭德赛的态度其实让很多人觉得特别奇怪。谭德赛说,在我与团队的讨论中,他们表示获取原始数据的时候遇到了困难;他说现在对病毒的评估还不是足够广泛,还需要全面地去获取数据等等。所以说,他并没有否认这个病毒来源于武汉实验室,只是还需要进一步确认。这个泄露如果是真的,是不是故意的,这也是一个问题。

谭德赛的态度反映出中美之争对一些国际性组织产生的影响

谭德赛现在的这个表态,很多人都在猜测他为什么这时候突然间跳出来?为什么“谭书记”突然改了口风?目前有三种猜测。

第一种猜测是说“谭书记”没钱了,所以借这个机会再敲中共一笔竹杠;第二种猜测是“谭书记”假装认真,然后假装调查,再给中共洗白一次;第三种猜测是我的猜测,谭德赛的表态跟中美现在的对抗是有关系的。

我在拜登上台后不久做过一个判断,我说美国对华会保持强硬政策。很多人可能觉得拜登那么多的把柄抓在中共手里,他对中共会非常客气,在任何情况下都不敢对中共说不。但是当时我意识到,美国对华政策其实会保持川普时代的强硬,甚至可能更强硬一些。之后我多次在节目中借助一些新闻事件重申了这一观点。

我们知道世卫组织现在已经不差钱了,以前中共给世卫的好处费,比如2000万美元、几千万美元的就可以把世卫组织搞定了,但是拜登上台后一笔就给了世卫组织40亿美元,这是NPR的报道。其实习近平当时也承诺给世卫组织20亿,拜登等于是把这个数字加了一倍。所以中共给的钱还是没有美国给的多。过去世卫组织在一些重大问题上偏袒中共,为中共马首是瞻,是因为当时中美没有那么激烈的对抗,所以世卫组织没有一个选边站的问题。所以他们的想法就是一边拿着美国的钱,一边拿着中共的好处,同时为中共说话,反正这么说美国也不会怒,所以就这样做了。

但是当中美对抗加剧的时候,世卫也有一个选边站的问题,所以我认为谭德赛“变节”的第一种和第二种原因可能性基本上没有,所以借着谭德赛的态度,我们大概可以看到中美之争对于一些国际性组织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在世界国际性组织中,川普的玩法和拜登的玩法不一样

如果美国真的害怕中共建立由中共所主导的秩序,就是习近平所说的那个所谓的“人类命运共同体”,那么在国际性组织中,拜登的玩法和川普的玩法是不一样的。

川普的玩法是:我不跟你玩,我自己拉一个朋友圈,可以叫什么世界疾病防范组织之类的,我自己弄一个自己的朋友圈,像五眼联盟,美墨加贸易协定,美国跟东盟的合作,美国跟日本、印度、澳大利亚建立的美日印澳四国联盟,或者是跟世界民主国家举行峰会,搞一个民主国家联盟等等。所以川普的做法是退群,退出被中共渗透的国际性组织。

但是拜登的做法是:回到那些国际组织里边去,但是由美国来主导。这是拜登和川普的不一样玩法。当然两种玩法各有各的道理,如果拜登政府真的能做到重回国际组织是为了跟中共对着干,我觉得那倒也不是一个特别糟糕的选择。这件事不知道是拜登本人想这么做,还是他的国家安全团队想这么做。

如今的中美之争是国际秩序主导权之争,美国已退无可退

其实拜登的国家安全团队里还是有一些人对中共持有比较强硬的态度的,包括沙利文(Sullivan),还有国务卿布林肯(Blinken)。其实布林肯是当年建议奥巴马(Obama)重返亚太,重新建立一个叫做“亚太再平衡战略”的一个推手,当时他向奥巴马建议搞亚太势力的再均衡,是因为中共当时在南沙填海造岛,如果放任中共这样下去,整个马六甲海峡,包括东盟一些国家、太平洋的一些岛国,等于就都被中共控制了。这是美国绝对不能允许的,因为它如果控制了这些地方,就等于突破了美国的第一岛链,所以这是美国在战略上不能允许的。因此当时布林肯就想让美国能够重返亚太。

奥巴马时代美国就开始重返亚太,然后准备在亚太那个地方增强美国的军力,继续去平衡中共在亚太地区的影响力等等。

很多人觉得拜登政府会对中共比较软弱,但是我多次说过,现在是国际秩序主导权之争的时刻,它不是拜登个人和中共之间有什么勾兑的问题,而是现在直接涉及到美国与中共在争夺世界主导权,过去中共弱小的时候,美国是可以忍让,保持战略耐心,但是现在,美国已经退无可退,必须强硬,或许真的就是“修昔底德陷阱”。所以当“修昔底德陷阱”摆在面前的时候,这还不是民主国家之争,而是一个极权主义的政府准备称霸世界,甚至连美国都要控制住。所以美国现在是退无可退,到了必须强硬的时候,拜登也不想掉到“修昔底德陷阱”那个坑里去。

美国的政客精英谁也不想被中共共了产,势必做出政策调整对抗中共

其实我觉得,美国很多政客虽然靠着中共挣钱,那是因为中共那时候还比较小,反正我挣钱我自己至少没危险,美国的民主制度或者美国的生活方式还是能保得住的。但现在如果由中共来主导秩序,美国这些全球化的精英们,也知道新疆的集中营、对法轮功活摘器官等等这种事情,那就有可能当中共主导全世界秩序的时候,他们也会面临这样的危险。

因为中共一直把美国视为“最大的敌人”,你们这些精英以为你们就可以过好日子,中共如果主导全球秩序,可能你们都会进集中营,或者你们的财产都会被没收。谁也不想被中共共了产,过去大家可能借着跟中共做生意,自己赚点钱,但是真正遇到危险的时候,真正知道中共可怕的时候,他们不得不做一些政策上的调整。

社群流传王朔符号性文字,精辟撕下中共面具

这件事让我想起了有人在电报群里发了一篇王朔的语录,这个事我觉得蛮有意思的。王朔这个人在90年代初期很火,他的特点是做事情有点儿玩世不恭,他的文字很有特点和符号性,这个人很聪明。那篇语录里他说到中共是怎么回事,他一上来讲就说:

“很多人说移民到国外只能当二等公民,说的好像在国内你就是一等公民似的;在国内你TMD连公民都不是,还好意思说几等!

“学生被杀害,他没出现;学生被强奸,他没出现;学校没校车,他没出现;学生读不起书,他没出现;学校被震塌了,他也没出现。大家说出了以上问题,就是抹黑,他出现了。”这是对中共的一个讽刺。

后面他说:“先帝留下了烂摊子(指的是老毛),第二代治理者(指的是老邓)头疼医头,脚疼医脚,虽然去不了病根,但起码能减轻症状,让你自以为治好了。第三代(指江泽民)是头疼医脸,脚疼也医脸,对他们来说治不治好不要紧,面子最重要。这一代(指习近平),就邪乎了,头疼堵嘴,脚疼也堵嘴,只要不喊出疼来,就算没病。”

这个语言风格跟王朔比较像,但是我相信很多话极有可能不是王朔说的,现在我觉得王朔更不可能说种话,否则他早就进监狱了,任志强不就是前车之鉴吗?

王朔与中共对于“后现代主义”的容忍与不再容忍

我为什么要提这个事?王朔当红的时候是在中国90年代初期,那个时候他在小说中描述一些生活方式,当时人们觉得非常的不主流。当时他描述婚外情、诈骗、敲诈、玩世不恭的生活态度,他当时的代表作是《顽主》,经常讲玩世不恭的话,里面的人物也过著一种玩世不恭的生活。这些内容在当时是非常反主流的。

那个时候中共还是假装很正经的,所以王朔基本就是在撕中共的面具:你也是流氓就别装了。就这意思。那时候中共对他还能够有一点点容忍,这种生活态度或者对社会的态度,其实是一种解构主义或者说后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简单地讲就是藐视一切传统,藐视一切权威。但是在那个时代,藐视传统就是藐视作为统治者的中共,所以中共那个时候也是有点压着他,但是还是稍微能够允许他的存在,只不过是不让这样的东西扩展得更多更广泛一点。

但是现在,中共已经绝对不能再容忍这样的言论了,作为中共这样一个列宁主义的政党来说,现在已经不能够再允许存在这种形式的、属于解构主义的挑战了。

中美冲突准确地讲是列宁主义与文化马克思主义之间的争夺,无法避免

美国现在的情况,有很多反传统的运动,像性解放、变性人、黑命贵、男女同厕、反基督教、批判性种族理论、否定美国宪法等等,其实这些反传统的运动,就是一种解构主义、一种后现代主义,也可以说是文化马克思主义。就是说,美国现在这一批人对美国传统的态度,和当年90年代王朔对中共的态度是一样的,本质上是对主流话语系统、对主流生活方式的一种颠覆。

那么如果中共现在不能够容忍像王朔的这种颠覆,当然它也不能够容忍像美国的这种后现代主义思想,也就是说,中共它是一个列宁主义的政党,是讲暴力夺权、暴力维系政权的,它和美国现在这种文化,是两种意识形态的冲突,这种冲突是无可避免的。就像当时在马克思时代或者是列宁时代,出现了修正主义和共产党之争,或者叫做原教旨的列宁主义政党和修正主义之争,这些东西其实都是共产党内部的争夺,所以中美的冲突是无法避免的。

只不过是有人把中美之间的冲突,解释为民主和专制两种价值观的冲突,其实我觉得更准确地讲应该是文化马克思主义和列宁主义这两种不同的马克思主义之间的争夺,也就是国际秩序是应该走美国这种渐进的变革,还是应该走中共的暴力革命和暴力维稳的变革。

这是我和很多政论家对于现在中美冲突看法不太一致的地方,谁对谁错只能留给时间去检验。但是不管是什么和什么之争,是民主和专制之争,还是文化马克思主义和列宁主义之争,它都是中美之争,就是中美这个表现是没有办法去改变的。所以美国现在一定会去联络一些民主国家,当然那些民主国家像法国,包括北欧的一些国家,他们的社会主义化也是很明显的,只不过他们的步子比较缓慢,至少表面上还是一个民主国家,所以美国会联络这样的民主国家去对抗中共。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希望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405/1577108.html

文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