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港台 > 正文

选举改制 香港官场内斗公开化

—练乙铮:中共上演斗地主 故意制造内斗以换血

图为2018年10月1日香港游行,要求北京当局停止对港人进行政治打压。

中共正式宣布香港选举改制,设立重重关卡,大大缩减民主派参政空间;建制派则出现互斗情形,为争选票撕破脸面。资深时事评论员练乙铮认为,中共将在香港上演“斗地主”和“整风运动”,无论是现任特首林郑月娥、前任特首梁振英、还是亲共新民党主席叶刘淑仪等,都是中共遗弃对象;中共在玩弄香港的体制,香港地位已经发生变化,甚至可能成为中共武统台湾的军事基地。

中共人大常委上周二(3月30日)藉修改《基本法》附件一和二,“改革”香港选举制度。立法会增设40席选委会、削减直选至20席,并要求所有参选者需取得五大界别提名,至少获10张选委提名方可入闸。选举方案一出,震惊各界,被认为比预料情况更差。美国批评中共此举违反港人意愿,亦令香港人在自治上失声。英国外相蓝韬文(Dominic Raab)也批评改制损害港人自由,明显违背《中英联合声明》。

刘慧卿批改制“失尊严”促民主派勿参选

新改制冲击民主派参选意愿。民主党早前举行党内交流会,民主党主席罗健熙会后表示,党内主流意见是应透过会员大会做决定,料最迟需在9月选委会选举后举行。

不过,民主党前主席刘慧卿则质疑,新选举制度下候选人需取得五大界别提名,“没什么尊严”,认为民主派不应参选。

从政30年、曾做过7届议员的刘慧卿更明言,以往参选不觉得“有设局”,但这次选举她不希望有意参选者要四处拜票,证明自己近20至30年没讲过当权者不喜欢的说话,才可以获提名。

设召集人制度林郑、梁振英互斗加剧

此外,现任特首林郑月娥和前任特首梁振英等建制派互斗,进一步加剧。

身兼全国政协副主席的梁振英,今年1月接受亲共媒体采访时,抛出“特首协商论”,引发政圈热议。特首林郑月娥次日隔空做出反驳,认为经选举方式产生特首较好;民建联前主席、前立法会主席曾钰成其后也加入战团,反驳梁振英言论“无完整解读基本法”,更质疑梁振英“会再选特首吗?”

梁振英是否参选的疑云未释之际,这次改制又提出选委会设召集人制度,负责必要时召集选委会会议,办理有关事宜。方案更列明总召集人由担任国家领导职务的选举委员会委员担任。

特首林郑月娥称,召集人并非由她担任,相信会由政协副主席担任。换句话说,只有前任特首董建华和梁振英有资格担任。梁振英则迫不及待地回应称,虽然未知详情,但“愿意为国家为香港效力”,自己愿出任该职位。

外界担忧选委召集人会成为“太上皇”,建制派内部对此也表明不妥。一向亲共的前全国人大常委范徐丽泰直言最好“隐形”,“因为你没有必要出来,不要用这个身份,对香港的事来指指点点。”

练乙铮:中共搞乱香港体制

前《信报》主笔、资深时事评论员练乙铮接受大纪元《珍言真语》节目采访时表示,中共藉改制搞乱香港体制,令建制派内斗加剧。无论是林郑、梁振英,还是叶刘淑仪都应放弃幻想。

前《信报》主笔、资深时事评论员练乙铮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中共藉改制搞乱香港体制,令建制派内斗加剧。无论是林郑、还是梁振英,甚至叶刘淑仪都应放弃幻想。(宋碧龙/大纪元)

练乙铮说:“都是傀儡,能有话事权吗?选举委员、港府,以后是谁说了算?不会特首或过气特首来说了算的,是它(中共)自己说了算。所以放上去的人,不就是一个傀儡?多放或者少放你(特首)几年,都不会差太远,因始终都要靠边站,不够乖的会被人斗。”

他指,这次选举改制本质上是沿着共产党长期的路线走,即五十年之内完成过渡,让一国两制消亡,直接将香港纳入中共管治,到了2047年“无缝接轨”,跟中国(中共)的制度“水乳交融”。“所以现在香港的选举制度,越来越接近中共人大的做法,没有直选这回事,是各界别的代表选举。”

“新香港人”换血“建制派”

练乙铮认为,目前香港的局面很类似中共建党初期,最初扮开明,然后逐渐露出真面目。“资本家不是马上拿去‘打靶’的,因为对中国共产党还有用,地主没用就全部铲光。另一个比较‘开明’的做法就是,保留大批国民党当时的官员,除了最高级的官员外,保留下面办事的人员。为什么?因政府要运作直至它(中共)可以用它自己的人来取代这批人的时候,就露出真面目。”

紧接着中共就开始招所谓的积极分子,“农村里斗地主,斗到杀红了眼的人入党成为积极分子、新的党员,取代遗留下来的旧政府官员、办事人员、社会各社团里的负责人,(这些人)全部就靠边站,或被拉去‘打靶’。”他直言,“现在这个现象随时在香港出现。”

当初中共靠自由党拉拢香港的资本家,现在则靠紫荆党,练乙铮认为,建制派也应感到有些心寒。“中国的政治文化传统里面说得很清楚,‘飞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它最初就是用建制派的人来打香港的民主派,现在民主派被‘打靶’了,所有建制派都要靠边站。”

他认为,目前中共就是故意在香港制造内斗,然后再替换自己的人,“一个是689(梁振英)的人马,一个是777(林郑月娥)的人马,大家都互打,你打我、我打你。为什么?共产党就是想借此让你自相残杀。搞到每一个都灰头土脸的时候,一把就推开你,然后就将它自己的人放上来,光光鲜鲜。没有被人怼过,没有被人笃过灰(举报过),就那些人上台。而两批没用的人都会是死得很惨。”

香港定位改变或成武力攻台的军事基地

随着中共改制,令一国两制进一步消亡,练乙铮认为,未来香港官场会进一步大陆化,中共贪腐文化将输港,拉一派打一派、以打贪为名的派系斗争将在港加剧。“它没来到香港就已出现,林郑派不就正在打梁振英派吗?梁振英派也在打林郑派,(都是)一样。所以这件事情,将来只会更加变本加厉。”

他认为,中共对香港的定位已经改变。以前香港是中共的金库,支援大陆的经济建设;同时希望向台湾展示“一国两制示范单位”,以期“和平统一”台湾。

但随着台湾民众看清“一国两制”后,中共想要“和平统一”台湾的路已证明行不通。练乙铮担忧,未来香港或成为武统台湾的基地,“厦门距离台湾太近了,台湾的飞弹已经可以打到厦门,所以用厦门作为跳板攻台行不通。它(中共)还有榆林港,问题是很远且要经过巴斯(巴士)海峡,而巴斯海峡美军也可用,因此不是最好的方案。但香港是个深水港,潜水艇、辽宁号完全可以停泊在这。还有启德机场的跑道,转眼就可变成军用。香港若作为军事中心去攻打台湾会容易很多。”

“中共定要将香港变成完全可以管制得服服贴贴的地方,让它作为一个军事的跳板。我觉得这个问题很严重,国际上还没有人意识到,但是我估计,共产党的计算里面已经有这一笔。”

蔡子强:选举改制民主派陷两难

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讲师蔡子强表示,这次选举制度出来,令人吓了一跳。很多人对未来选举会从严从紧早有预料,但是大部分人都没想到,苛刻和收紧到了这种地步。整个选举的性质都变了,“如果你没有中央的首肯,你不能参选,那其实结果就是中央恩典了。”最大的变化是,没有了民主自由意义的选举,成了一个“半恩典”的机制,“可能真正有意义的选举,在香港未来会消失”。

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讲师蔡子强指出,这次改制荒谬之处很多。中共把亲北京的人放进选举委员会,同时把泛民为主的区议会全部踢出选举委员会,做法极为恶劣。(梁珍/大纪元)

民主派在立法会最乐观的结果,也只能拿到不到五分之一的席位,最坏的结果则是一席都没有,只看中共卡不卡。这次选举改制最重要的特征是,将香港立法会的性质,从切实反映民意,变成了体现中共政治意志。

改制漠视民意违背中外价值

蔡子强指出,这次改制荒谬之处很多。第一,《基本法》规定了普选特首循序渐进,然后立法会全面普选。但是现在突然间来了一个大倒退,立法会直选议席从35席减到20席,又增加了40席北京操控的选举委员会选举议席。还用语言伪术来伪装,说“回到原点,重新出发”,“不就是倒退?但是它不想用倒退这个词。这个是第一个荒谬”。

荒谬之二,违反了大家习以为常、不分中外的核心价值,即不可以有利益冲突。很多人都说,整个方案最大的笑柄是,“你竟然(在选举委员会和功能界别)取消了区议会之后,又加回了一些扑灭罪行委员会、防火委员会。他们由特区政府委任的。那么就是说特区政府委任一些人,而那些人未来是会选特首的,那其实这个不是变相种票?这个是很严重的利益冲突”。

他指,把亲北京的人放进选举委员会,同时把泛民为主的区议会全部踢出选举委员会,做法极为恶劣,到了漠视不论中外的核心价值,公然制造利益冲突的地步。

荒谬之三,这次改制完全漠视两制与香港民意,纯粹由北京说了算。“人大闪电宣布,然后闪电通过”。

退回压力团体政治民主派是否参选两头难

民主派的回应,蔡子强觉得“有点意兴阑珊”,因为连获得提名都很难,选委会选举还多是团体票。

他指,现在的政党和以往压力团体的最大区别,就是政党可以参选,在议会里面有议席,能够为市民发声。如果一个党不参选,在议会自然也就没有议席,那香港跟压力团体政治就没有什么分别。

“在立法会里面,用五大界别去提名,那我以后都不参选了,因为觉得要参选,所谓要投票,或者有人叫乞票等等,基本上是相当的侮辱。”

“但是如果区议会也有这样的安排,那你怎么样?你是不是杯葛所有的选举?杯葛所有选举你还是不是一个政党?”

他经常说,香港随时有机会退回到70年代“压力团体”的政治,倒退50年,这不是随便说说而已。“很简单的,可能是十几二十个人,政府出了些政策,开个记者会,这样(就完了)。基本上你没什么影响,你不可以通过议会里面投一票,跟它讨价还价,逼它在某些问题上听市民意见”。

中共制度搬香港港人心死移民

中共透过改制,要将同一套手段搬到香港,由中共一锤定音,从而搞定多年没搞定的深层次矛盾。

对于民主派人士,摆在他们面前的考验很艰难。如不参选,带来的问题就是,未来香港会怎样?“这是一个不可逆转的决定,就是你走到这一步,想回头就相当困难了,你的政党就会急速萎缩,变回压力团体的地步”。

蔡子强认为,港人之所以喜欢香港,并不是在这里可以发大财,而是这里相对大陆可以自由呼吸、自由发声。“如今这些都没有了之后,大家看到的就是移民潮”。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香港大纪元记者梁珍采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408/1578255.html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