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存照 > 正文

包小姐: 黑暗中的老虎

作者:

绿树红墙,白鹭飞舞,大连市庄河的这处私家山庄,占地100多亩,幽静气派,一般人不敢靠近。

山庄的主人名叫徐长元,66岁,6年前从正厅级的位置上退休。

徐氏家族有7兄妹,5男2女,徐长元是他们的大哥。

原本,7兄妹出身大连农村家庭,连居住都成问题,但如今,他们的房子遍布大连市区的各个角落。

除了巨量房产,还有大量豪车,外加几十家公司,徐氏家族在短短20年的时间里:

仅房子就有2714套,共攫取财富上百亿,年入5亿,堪称疯狂。

东北这块黑土地上,从不缺少奇迹。

从大连再往北,在同为东北的哈尔滨,也有一位徐长元式的传奇人物,他叫李伟。

李伟,哈尔滨电业局副局长。

与徐长元一样,李伟在家也排行老大,下面3个弟弟。

徐长元喜欢房子,李伟则是个超级车迷,劳斯莱斯宾利悍马、限量版克莱斯勒猎兽和老爷车光冈女王,这些普通人叫不上名字的超级豪车,李伟有上百辆,价值上亿。

哥哥迷上了豪车,弟弟则喜欢古董,清代蓝底蟒袍、雍正年制的菱口盘、乾隆年制的大碗,这些博物馆里才有的国宝,成了他的私人藏品。

当然,豪车古董之外,房产依然少不了。

比起徐长元,在房子方面,李氏兄弟虽然差了不少,但在哈尔滨各中高档小区依然拥有房子69套。

豪车,古董,房产,外加一个码头,李氏兄弟共捞金8个亿,仅用了10年时间,年入账近一亿。

2000多套房子,徐氏兄妹肯定住不过来;上百辆豪车,李氏兄弟同样不会每辆都开。但不择手段捞金,已经成了他们的习惯。

欲望大门一旦打开,就再也难以关上。

这世上难以自拔的,除了牙齿,恐怕就是贪腐了。

徐长元的发迹,是从老家大连庄河开始的。

那时的庄河还是县,后来才改为县级市。

1994年,是徐长元人生的第一个转折,那一年,徐成为庄河市长助理。

之后,在20年的时间里,徐长元辗转庄河、瓦房店,大连金州区等多地,最终官至正厅。

母亲去世时,曾交代长子徐长元,一定照顾好弟弟妹妹。那一年,徐长元17岁。

徐长元谨记母亲的话,随着自己的一路高升,不管他到哪里任职,他都带着弟弟妹妹。

为了照顾弟弟妹妹,徐长元从政,让他们几个从商。4个弟弟,先后成了多家公司,涉及地产、典当、建材、物流等多领域,最终整合成集团公司。

有大哥徐长元这个靠山,4个弟弟和妹妹一路跟随大哥,放开手脚大干。

徐家的黑财沾满了血腥,挑断脚筋,砍掉手指,碾压身亡……

类似这样的恶行,一直充斥着这20年,成为徐氏家族掘金的重要保证。

徐家的掘金过程,与其他黑恶贪官势力没什么两样,但唯独一件事,让人瞠目。

徐长元有个故交,名叫王海,是个买卖净水器的小老板,徐长元则是长兴岛临港工业区管委会主任。

很显然,徐长元不满足几个弟弟妹妹的闹腾,要亲自上阵,来票大的。

他主动找到王海,让他成立了一家公司。

成立公司只是为了便于操作,至于公司怎样运营,有无资金,这些徐长元自有办法。

公司土地不能办理土地使用证,身为管委会主任的徐长元,轻松就搞定了,将工业区管委会名下的国有土地使用证变更成了王海公司的。

有了土地使用证,钱自然滚滚而来。

3年的时间里,王海拿着一张假的土地使用证,向多家银行一共贷款近48亿。

都说世人慌慌张张,不过图碎银几两。放到徐长元身上,这既不是碎银,更不是几两。

王海只不过是徐长元推到前台的傀儡,这近48亿的巨款,自然不会成为王海的囊中物,而是一分不少的全部进入了徐氏家族的集团账户里。

转过头,徐氏再把这笔巨款,以远高银行的3分月息放贷给王海的公司。

这一进一出,徐家轻松收获10个多亿。

都说赚钱难,但对徐氏兄妹来说,比打个瞌睡还容易。

大连的徐家有他们的操作方法,哈尔滨的李氏兄弟,同样也有他们的高招。

李伟本来只是一个普通的电力安装工人,后来一步步爬到了哈尔滨电业局副局长的位置。

能从一个最底层的工人,成长为厅级领导,你不能不佩服李伟的个人能力。

后来的事实证明,除了纵横官场,对如何捞金,李伟同样具有天才成分。

李伟的向上分为两步,一步是爬到哈尔滨电业局局长助理的位置。但同时,他还兼任电业局的下属企业、哈尔滨电力实业集团总经理。

如果说,局长助理只是行政上的领导,公司的总经理则是实实在在来钱的位置。

短短3年后,李伟去掉了助理两个字,成为电业局副局长。

成为电业局的副职后,李伟开把心思用在了捞金上。他悄没声息的做了2步:

第一步,通过运作,让四弟接手了他空出来的电力公司的总经理职位。

第二步,让三弟成立了多家电力安装企业。

做完这一切后,徐氏兄妹就算是控制了整个哈尔滨电力市场。

小区电力配套工程,原本是公开招标的,李伟任副局长后,将其变相改成了由他私人指定。

李伟先将工程指定给下属企业电力实业公司,那里是他四弟的地盘,走个形式,补个招标流程,都是一句话的事。

接下来,四弟要将过程分包出去。

接手的,自然是有电力安装企业的三弟。

大哥在电业局有权力,四弟在电力集团有工程,三弟有电力安装企业,负责把权力和工程变现。

这整个就是一个闭环,肥水一丁点也不会外流。李氏兄弟就这样,将几乎整个哈尔滨电力牢牢掌控在了手中。

然后,在哈尔滨你就经常看到这样的场面:

不少小区或企业,经常好端端的就没电了,遇到夏天,苦不堪言。

为何呢?因为这些地方,虽然大家居住了好多年,但长期使用的还都是临时施工用电,负荷稍微一高,就会跳闸。

为何不通正式电呢?原因就在于没有打点好李伟,没有好处,就不给电。

李氏兄弟利用这种方法,垄断了整个哈尔滨电力系统77%的份额。用李伟自己的话说就是:

黑龙江省电力这块,我肯定是全都能说了算。

冯小刚的电影《私人订制》里,葛优为了让宋丹丹高兴,一句话就灭掉北京城的一片灯火。

电影里是演戏,在哈尔滨,李氏兄弟可是一句话就真能办到的。

权力疯狂到了这个地步,真心让人恐怖。

王思聪说,人要懂得利用自己的优势,我的优势就是有钱。

对徐长元和李伟来说,他们的优势就是手中的权力。

这两人,在贪腐和黑恶的道路上,有着很多惊人的相似。

首先,徐长元是家中的老大,李伟也是。

老话说,长兄如父,本来在家族里就有话语权,再加上权力的加持,在徐家和李家,这两个大哥那是绝对的一言九鼎。

大哥在前台,利用权势关照弟妹,为其打开绿灯。而作为弟弟妹妹,也确实紧紧的攀附在大哥身上,疯狂掘金。

徐长元4个弟弟一个妹妹为他奔走,李伟2个弟弟替他打点。

可谓典型的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在操作手法上,徐李两家也颇为相似。

徐家成立了集团公司,以此作为攫取财富的大本营;李家成立安装公司,接手大哥递来的工程。

有权力的大哥将工程和方便递出门来,门外的弟弟妹妹伸手接过来,将权力变现。这是徐长元和李伟的共同操作手法。

在这个过程中,还夹杂着暴力和血腥。可谓典型的以官养商,以黑护商。

2015年,徐长元刚刚年满60,就快速办理了退休手续,对正厅级官位没有一丝的留恋。

徐长元之所以要逃,一是家族集团急需他的领导;二就是持续的扫黑除恶,已经让他预感到了风险,主动退回了部分受贿款。

但是,人世间有多少欲望,就有多少血泪;有多少执念,就有多少泡影。

徐李两氏虽然极力掩盖,但长达10年20年的作恶,是无法抹去的。很快,两个家族相关人员都锒铛入狱。

东北的这两起案例,虽然让人震惊,但放眼全国,更加触目惊心。

扫黑除恶,短短3年的时间,就查封资产6000多亿。

这是一个惊人的数字。

徐长元所在的大连,去年全市GDP刚刚超过7000亿;而李伟所在的哈尔滨,距离6000亿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3年扫黑除恶,查封的资产,远超一个副省级城市哈尔滨一年的GDP,这样的态势,怎不让人害怕?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 i看见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408/1578418.html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