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信仰 > 正文

前人事部长:四二五后我也成了维护正义的人

旅居纽约的法轮功学员栾爽在“四二五”22周年之际感谢当年和平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大纪元资料)

22年前的1999年4月25日,北京中南海发生了一件大事——一万多人聚集在国务院信访办门前上访,之后又像退潮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当晚,中共的镇压机制就转动起来。从第二天起,各种红头文件如雪片一样飞到全国各大企事业单位的领导办公桌上。

那时,在广州深圳一家拥有几十家下属企业和数千员工的实业集团公司担任人事部部长的栾爽(后改名:蓝天)也接到了通知,要她到会议室听“重要文件传达”。

“什么?万人上访?”栾爽心里嘀咕,“现在还有人去北京上访?”

栾爽是公司人事主管,本身又是一名党员,她知道“到北京上访”的敏感性。让她好奇的是,“六四”过去这么多年了,怎么还有人这么天真,这么大胆去北京上访?

“给我奖金我都不会去,那不是葬送前程嘛。”栾爽在心里说,“这是中国人都知道的事啊。”

可是这些人不仅去了,还去了一万多,听说都是自愿的。“这是些什么人啊?到底是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她听到读文件的人口中说出“法轮功”三个字。

从来没接触过修佛和气功的栾爽听得一头雾水,她问:“哪个‘法’?哪个‘轮’?哪个‘功’啊?”

有人说,好像公司里就有一个人在炼。栾爽开完会后二话没说,直接就从会议室拐进那个同事的办公室,要了一本《转法轮》看。

栾爽可不是那种人云亦云的人,什么事情她必须要亲眼去看,经过自己的思考才有结论。

她花了两天一晚的时间看完了这本书,看罢感叹道:“这就是我一生在寻找的东西。”

栾爽从小就表现优秀,在小学、中学、大学都是班长或学生会主席,19岁时就加入了共产党。想跟着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栾爽内心柔软,最看不得别人难过。看到有人哭,她就跟着流眼泪;看见讨饭的老奶奶,哪怕身上只有两毛钱也会送给她。

可是一走入社会,栾爽发现根本不是书本上讲的那样,共产党说的一切几乎全是假的。1989年六四的时候,她正在吉林大学中文系读书,那时候大学生都出去游行,也有去北京的。

六四之后,从北京回来的同学说共产党开枪了,用的子弹都是战场上用的开花弹。可是中央电视台却说“天安门广场没死一个人”。从那以后,栾爽再也不相信共产党的话了。

在吉林大学读书时的栾爽。(受访者提供)

她对人生越来越困惑,看到社会上的各种恶行既反感又无奈,可在共产党的社会中谁能做好人?谁敢做好人啊?倒地的老年人、要饭的残疾人都可能是骗人的。她经常看着灰色的天空叹息,人活着到底有什么意义?难道就要在这个人人欺骗的世界上苟且偷生吗?她只能躲起来,什么也不参与,她想,要是不和那些坏人同流合污,就可以算个好人了吧。

可《转法轮》中的一句话像炸雷一样惊醒了她。书中说:“有的人还用滑下来的道德标准衡量自己,认为自己比别人好。”栾爽一下子明白了,是啊,那种不分善恶、见怪不怪、事不关己就高高挂起的人,怎么还能算个“好人”呢。

“我感到人生又有希望了,我找到了做人的标准。”栾爽说,从此她心里像照进了阳光,感到幸福又踏实。“这回我知道了,用‘真、善、忍’标准衡量一切,只要是正确的事情我就要做到底了。”

当她看到《转法轮》书中写道:“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这句话的时候,她内心倏地一动。

“我也要修炼!”她暗暗想道,“这么好的法现在不炼还等什么?”

栾爽炼法轮功一周后,十几年的牙齿出血症状就不翼而飞;她的身体轻得总有被车吊着的感觉。随着修炼境界的提升,《转法轮》书中所讲述的某些神奇现象在她身上展现出来。她给办公室中的每个人赠送了一本《转法轮》。

她的心情非常激动,同时理解了那些去北京的法轮功学员,他们能做出“四二五”万人和平上访那样的壮举,是因为他们修的是“真、善、忍”,所以他们有为了他人而维护真理的勇气。

“四二五”事件发生三个月后,中共撕下“不干涉人民群众祛病健身”的画皮,悍然发动镇压。严峻的考验一下子摆在栾爽的面前:面对黑白颠倒的现实,面对佛法被空前诽谤的时刻,她是躲到刚分到手的400平方米(约4300平方呎)海景豪宅里偷偷炼功?还是像“四二五”上访的学员们那样放下生死,站出来捍卫正义良知?

此时的栾爽已不是原来的那个迷茫而无奈的人了,她心里所想的只有一个:“修炼法轮功没有错;我是大法受益者,我不站出来,谁站出来?”

2001年元旦,刚修炼一年多的栾爽,在心中做好了失去一切的准备,毅然走上了她曾说过的“给奖金也不去”的天安门,去给法轮功说句公道话。

后来她被抓进拘留所,遭受了三个月的折磨,出来后被公司降职,后遭排挤和刁难。有一天,深圳市委组织部煞有介事地下达文件,上面赫然写着“将栾爽开除党籍”的字样。然后,公司召开中层领导大会,专门批斗她。人们没想到,栾爽还和往常一样,脸上挂着她那招牌一样的灿烂笑容。

“开除我正好。”她在心里暗自说,“这个邪党容不下好人,你不开除我,我自己也要出去的。”

在栾爽最后不得不离开公司的那一天,一个同事问她:“你是不是不正常了?这么好的工作都不要了?”

“不是我不要工作”,栾爽回答道,“是领导不让我做了。我不能为了一个工作而卑躬屈膝,放弃坚持真理信仰。”

如今,“四二五”已经过去了22年了,旅居海外的栾爽也已经修炼了22年了。

栾爽说,当年法轮功学员的“四二五”万人和平大上访事件就像一道曙光,照亮了整个中国,也照亮了她的人生。

“如果每个人都像四二五上访的那些人一样,中国社会就好了。”她说,“而我也因为四二五而修炼了法轮大法,我终于成为了我从小心里就向往的维护正义的好人了。”

责任编辑: 李华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411/1579825.html

信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