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存照 > 正文

王友群:一份祸害22年的所谓“绝密文件”

作者:
可能伍绍祖向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谈过修炼法轮功的好处。《美国新闻和世界报道》1999年2月刊登的一篇文章写道:“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说:‘法轮功和其他气功可以使每人每年节省医药费1000元。如果炼功人是1亿,就可节省1000亿元。朱镕基听后非常高兴地表示,国家可以好好利用这笔钱。’”

要求法办江泽民的横幅(陈柏州/大纪元

今年4月25日,是上万名法轮功学员到中南海和平上访22周年。

1999年4月25日晚,当时的中共党魁江泽民,写了一封致中共政治局常委的信。这封信从某个角度可以说是中共迫害法轮功22年的总源头。它原本不是“绝密文件”,后来变成“绝密文件”,还搞出一桩泄露“绝密文件”案来。那么,真相到底是什么?

江泽民的信不是绝密文件

我记得大约是在1999年4月29日左右,中纪委监察部领导向葛秀兰和我传达了江泽民的信。

信中,江泽民提出要“战胜法轮功”。这是中共最高领导人第一次就法轮功问题表态,其对法轮功的看法是全盘否定性的。

当时,葛秀兰和我都是法轮功学员,都参加了“4.25”到中南海和平上访。我们在听传达时,都没有听说这是一份“绝密”文件,都没有被要求“不得外传”。

江泽民的个人信件被强加全党

1999年“4.25”事件当晚,江泽民就法轮功问题写给中共政治局常委的信,只是他个人对法轮功的看法。

从我修炼法轮功近四年的亲身经历看,从葛秀兰修炼法轮功六年的亲身经历看,从许许多多法轮功修炼者的亲身实践看,江泽民的看法是完全错误的。

江泽民个人关于法轮功的错误看法,没有经中共政治局讨论通过,没有经中共政治局常委会讨论通过,没有经中共中央委员会讨论通过,竟然被下发传达。这是江泽民公然违反党章规定,将个人的错误看法强加全党。

中共党章规定:“凡属重大问题都要按照集体领导、民主集中、个别酝酿、会议决定的原则,由党的委员会集体讨论,作出决定”。

当时,法轮功问题不仅是一个重大内政问题,而且是一个重大外交问题;不仅涉及中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法轮功学员,而且涉及香港特别行政区、澳门特别行政区的法轮功学员,还涉及台湾的法轮功学员,还涉及许多国家和地区的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是1992年5月13日由李洪志先生从中国东北的长春市传出的,到“4.25”事件发生前,已在全中国、全世界传播近7年。

法轮功洪传全世界,没有花中国政府一分钱;法轮功洪传全世界,没有搞任何强迫命令,修炼是自愿的,自由的;参加修炼的人,都是在身心受益后,传给亲朋好友的。有很多家庭全家参与修炼。

“4.25”事件发生前,全国许多法轮功学员长时间接连不断地给江泽民写信反映法轮功问题,没有得到任何回音。比如,我本人写过,中纪委监察部第七室副局级官员葛秀兰等135名法轮功学员联名写过,全都没有引起江的重视。

“4.25”事件发生前,江泽民从来没有在中央和国家机关,对法轮功问题进行全面、深入、细致的调查研究。

当时,中央和国家机关很多人修炼法轮功。但是,中纪委监察部的葛秀兰和我等,对外经济贸易合作部办公厅官员张亦洁等,外交部条约法律司官员李海等,公安部十一局副局长叶浩等,前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院长李其华等,中国科学院博士生石采东等,没有一个人接受过这样的调查。

不过,国家体育总局对法轮功问题是有过调查的。1998年5月11日,原来由公安部等九部委共管的气功,改为由国家体育总局统一管理。

1998年10月,国家体育总局派气功注册评审调研组到长春调研,历时一周,除深入炼功点明察暗访外,还召开了52名法轮功学员参加的座谈会。

听取法轮功学员的介绍后,调研组组长邱玉才说:“国家体总委托我和管谦、李志超,到长春对法轮功做一个了解。”“通过调查了解,长春有十几万人在炼法轮功,而且层次较高,有十几所大专院校的教授、博士生导师、高级干部,还有从工人到知识分子各个层面上的都有,确实功效很显着。这一方面没有疑议。”“我们认为法轮功的功法功效都不错,对于社会的稳定,对于精神文明建设,效果是很显着的,这个要充分肯定。”

1998年5月15日,时任国家体育总局局长伍绍祖,亲自到长春视察法轮功学员炼功情况。中央电视台当晚10时在第一套节目《晚间新闻》和第五套节目,分别报道了伍绍祖视察长春群众炼法轮功的盛大场面。

可能伍绍祖向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谈过修炼法轮功的好处。《美国新闻和世界报道》1999年2月刊登的一篇文章写道:“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说:‘法轮功和其他气功可以使每人每年节省医药费1000元。如果炼功人是1亿,就可节省1000亿元。朱镕基听后非常高兴地表示,国家可以好好利用这笔钱。’”

然而,就因为江泽民是当时中共最有权势的人,就因为江担心学炼法轮功的人太多可能威胁他个人的权力,江不是根据经过全面、深入、细致调查研究得来的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而是根据他个人的偏听偏信和主观想像,在“4.25”事件发生的当晚,便匆匆忙忙、慌慌张张得出必须“战胜法轮功”的结论。

同时,江泽民利用中央办公厅这样一个中共中央、中央直属机关各部门和地方各级党组织服务的办事机关,将他个人的信下发传达,直接越过中共政治局、中共政治局常委会、中共中央委员会,将他个人对法轮功的错误看法,传达给各级党员领导干部。

中共有一个最重要的“政治纪律”,就是党员必须跟党中央保持一致。这个党中央,通常等同于中共最高层最有权势的那个人,当时江泽民集党政军最高权力于一身。既然江把他的信下发传达了,就等于党中央对法轮功问题表态了,党员都必须跟江保持一致。

江泽民的信变成绝密文件

1999年7月19日,根据江泽民“战胜法轮功”的论断,中共中央发布《关于共产党员不准修炼“法轮大法”的通知》。7月20日,中共开始在全国范围内抓捕法轮功学员。

1999年7月20日当天,我被中纪委监察部机关党委“隔离审查”。不久,被开除党籍。几天后,葛秀兰也被中纪委监察部机关党委“隔离审查”。不久,葛秀兰也被开除党籍。

葛秀兰被开除党籍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说她“泄露”了一份发至省(部)级的“绝密文件”,具体地说,就是江泽民“4.25”事件当晚写给中共政治局常委的信。葛秀兰听了传达后,感到事态严重,将这封信的内容告诉了另一个法轮功学员。

据我所知,中纪委监察部领导的保密意识是非常强的。如果当时中央办公厅下发的江泽民的信上白纸黑字印有“发至省(部)级”的发文范围和标有“绝密”的密级字样,中纪委监察部领导绝对不可能向副局级官员葛秀兰传达,更不可能向副处级官员王友群传达。

如上所述,我们听传达时,都没有听说这是“发至省(部)级的绝密文件”,没有一个领导要求我们“不要外传”。

江泽民的信到底是怎么变成绝密文件的?

据我的回忆,“4.25”事件后,中央接连下发了几个文件。几天后,中央紧急收回这几份文件。我估计,上述文件在收回后,被添加了“发至省(部)级”的发文范围和“绝密”的密级。

江泽民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

至2021年的今天,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已持续22年。

22年来,中共610办公室,公、检、法、司等迫害法轮功,最重要的依据,就是江泽民“4.25”事件当晚提出的“战胜法轮功”的论断。

1999年7月19日,中共中央作出取缔法轮功的决策,最重要的依据,就是江的上述论断。

1999年6月10日成立的中央610办公室,在全国范围内对法轮功问题展开“调查”,就是在江的上述论断指导下进行的:凡是说法轮功好的事实,尽管是大量的、普遍的,一律视而不见、充耳不闻;凡是说法轮功不好的,尽管全是假的,一律如获至宝。

先有江泽民“战胜法轮功”的论断,再有中央610办公室从全国各地收集来的证明这个论断正确的“证据”,再有中共中央依据江的论断和中央610办公室的“证据”作出的决策,然后是持续22年的迫害。就这样,一场由中共在20世纪末21世纪制造的这个星球上最邪恶的迫害上演。

由于江的论点是错的,610办公室的论据是错的,中共中央的决策是错的,中共对法轮功持续22年的迫害,必然错上加错。

江泽民为一己之私,不惜动用全部国家机器,不惜将十多亿中国人民数以亿万计的血汗钱,投入到迫害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身上,这是丧天害理、祸国殃民、害人害己害子孙的滔天大罪。江泽民给上亿法轮功学员带来的苦难与伤痛,给中华民族带来的伤害,罄竹难书。江泽民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

西游记》有诗云:“人心生一念,天地悉皆知。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以江泽民为首的“血债帮”遭恶报的那一天,一定会到来。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412/1580011.html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