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何清涟:美中关系:一场不能忽视的会议

作者:
迈克尔·斯宾塞则称赞中国基础设施建设更重要的是“功在日常”,比如投资机场、港口、铁路等基础设施,罔顾中国造成的基础设施产能严重过剩,不得不向外推出原本是向全世界输出过剩产能的“一带一路”计划这一事实,提出“在这方面,美国应该向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学习,更加重视公共部门投资”。

2021年3月20至22日,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线上线下同步举行。

有关中美关系的走向,美国一直不肯放弃战略模糊状态,阿拉斯加会议受辱之后,国务卿布林肯虽然也发了一些狠话,但并未改变竞争关系这一定位;与此同时,拜登政府减少2.5%的军费。假如以上所有信息还让人不肯放弃美国将惩罚中国的幻想,那么最近一场在北京召开的会议,美国前去参会的20余位人士的显赫政学双栖身份及发言内容已经非常清楚地说明问题。

中国级别最高的经济会议,美国去了哪些人?

根据中共官方发布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21年会境外代表名单:机构与学者》,从克林顿时期开始形成、历经小布什奥巴马时期主导了美国对华政策的拥抱熊猫派核心人物这次去了不少。

以下仅列举知名度相当高的一些人物: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基辛格协会主席;美国前国务卿劳伦斯·萨默斯(Lawrence H.Summers);哈佛大学教授、美国前财政部长罗伯特·鲁宾(Robert Rubin);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名誉联合主席、美国前财政部长迈克尔·波斯金(Michael J.Boskin);斯坦福大学教授、胡佛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美国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前主席彼得·曼德尔森(Peter Mandelson),欧伦斯(Stephen A.Orlins),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会长;美国国务院东亚和太平洋事务前代理助理国务卿斯滕·维尔蒙德(Sten H.Vermund)等等。

全列出来让读者感到很Boring(乏味),概括一下比较容易理解北京的统战工作做得有多成功:美国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前主席两位及现任成员;哈佛大学、斯坦福大学,耶鲁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纽约大学的六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亲民主党智库布鲁金斯学会、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会长与前任会长、福特基金会会长、《经济学人》主编等全部出场。

这些机构、这些人基本上成了近20多年美国对华关系的主导者。

这些人物出场还不是主要的,而是其中的一些重要人物说了什么。

基本否定川普对华贸易战[i]

2018年3月中美贸易战开打之后,美国拥抱熊猫派基本沉寂,这是第一次如此集中出现在中共官方的高层会议上,他们的发言从内容上看,基本是否定川普的对华政策。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埃德蒙·费尔普斯在会议上发言称:“一些西方人抱怨中国的经常账户顺差、抱怨中国工人抢了美国工人饭碗。这些表象背后的成因很复杂,是由市场因素决定自然形成的,并不是中国政府故意操控的。美中两国之间的经贸关系是相互依存的,中国‘占美国便宜’这类的说法是讲不通的,……如果把现在中国工人生产的中间产品转移到美国去生产,由于美国工人的工资水平较高,生产成本将大幅提升,导致产品价格升高。很多产品在中国生产是因为中国生产效率高,这是市场自然选择的结果,对各方都是有益的。”

熟悉这些年中美关系的人都知道,这还是在用“比较成本理论”在为中国叫屈,因为中美贸易战开打的主要理由有两条,一是美国对华巨大的贸易逆差(2017年为2,758亿美元,2018年美国对华贸易逆差近4,200亿美元,占美国对外全部贸易逆差的67%以上;中国贸易顺差90%以上来自美国),时任总统的川普说过好几次:“我们在过去25年里重建了中国。”

中国当时听后很愤怒,《环球时报》发文质疑“美国重建了中国?对中国听众来说,这实在有些天方夜谭”。现在有美国大名鼎鼎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来帮中国说话,对北京来说十分解气。

这位教授关于产品在中国生产是市场自然选择(比较成本)的结果,这当然没错。但作为一位美国经济学教授,他没看到产业转移给美国制造业带来的后果:自2000-2010年间,美国失去了570万个制造业就业岗位,使美国制造业的就业基础减少了近三分之一。这些失业及其原因已经在大众传媒和学术界得到了充分的证明。铁锈地带的失业、自杀率增高,当地制造业从业者陷入绝望之中,2016年,许多人放弃他们支持了三十多年的民主党,转而支持川普,这是美国政治版图发生大位移的直接原因。

纽约大学教授、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迈克尔·斯宾塞则称赞“中国的‘十四五’规划在供给和需求方面做了很好的规划,创新是其中的核心要素。过去十年,中国的创新能力令人印象深刻,毋庸置疑,中国是有能力做创新的”——这话,表面听起来毫无问题,但如果了解近几年美国针对性地打击中国盗窃知识产权、逾百华人科学家(其中不少是中国千人计划的参与者)这一情况,就不会如此简单地看待这一说法。如前所述,川普发动中美贸易战的原因是两点,除了巨大的对华贸易逆差之外,就是中国大规模盗窃美国的知识产权。

中国盗窃美国知识产权,就是因为创新能力不足,再加上创新成本太高,因此利用在美华人及科学家,利用他们的职务之便大量盗窃知识产权。

2019年美国301调查报告的重点就是技术转让和知识产权保护问题。在2019年11月20日发布的301调查报告最终修订版中,美国贸易代表审查了以下技术密集型行业数以百计的报告交易:1、航空;2、集成电路;3、信息技术;4、生物技术、5、工业机械;6、可再生能源;7、汽车。

得出结论:证据表明,中国政府的政策和措施对所研究的每个技术密集型行业的投资都产生了重大影响。在多层次的政府——中央,地区和地方——中国政府已经指导并促进了美国公司和这些行业资产的收购。

报告点了几十家中国企业的名。清华大学、中国电信、晋华集成、南航都被点名,并按照国营、军民混合、民营等分类归置,相当详细。清华大学并非企业,它之所以被点名,乃因中国引进海外科技英才的千人计划中的人,不少就是清华特聘教授。

该报告重点提到的由中国国务院颁布的《中国制造2025》,更是被美国直指为“中国在美偷盗知识产权的指南”。北京也很清楚,“美国最大的关切不是贸易赤字而是国家长期竞争力”,但决不肯承认许多盗窃知识产权的行为是在国家支持下进行的,只是悄悄地做了一些调整,比如中国国务院办公厅于2019年12月发布通知,称自新通知印发之日起,此前发布的含有《中国制造2025》提法的国办发(2016)82号停止执行。

作为一位美国经济学教授,至少应该关注一下这个报告所谈的事实。但这些教授似乎反对川普政策已经到了罔顾事实的程度,凡川普主张的,就一定要反对。这种视国际主义(他国利益)比本国要高,也只有在将“让美国伟大”视为错误的左派当道的美国才会出现。

提前向北京透露合作有望

这批穿梭于中美两国政界的智库要员与经济学教授去北京还有一个目的,向北京提前释放合作意愿。

在去之前,拜登的第一个1.9万亿计划已经出台,第二个2.3万亿的与拟在4月推出的2万亿计划还未宣布,中美合作因为阿拉斯加会谈中中方代表的言行让美方无法表示合作,如何释放美方的好意?这种有官方背景的人士出场最为合适。

迈克尔·斯宾塞则称赞中国基础设施建设更重要的是“功在日常”,比如投资机场、港口、铁路等基础设施,罔顾中国造成的基础设施产能严重过剩,不得不向外推出原本是向全世界输出过剩产能的“一带一路”计划这一事实,提出“在这方面,美国应该向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学习,更加重视公共部门投资”。

美国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前主席福尔曼(Jason Furman)则干脆直接向中国宣布好消息:“美国推出了巨大规模的财政刺激政策,这意味着人们将从中国、欧洲、日本购买商品”。[ii]

必须指出,上述会议在中国被大张旗鼓地宣传,但美国主流媒体却根本未予报道,其中缘由不难理解。

[i]《6位诺奖得主齐聚,说了啥?》搜狐网,2021-03-22。

[ii]《顶级经济学家预言美国经济:通胀担忧与更大刺激方案?》,第一财经,2021-03-20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SBS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413/1580426.html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