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老布什、克林顿、奥巴马等是毁掉美国的罪人

—美国三次误判中共的历史教训

作者:
克林顿对重建中共国贡献最大。他的“高明”在于将助共合理化,正当化。他把竞选口号“It's economy,stupid.”照搬过来对待中共,声称通过经济贸易可以使中共转向民主,从此以后,美国的绥靖政策有了一个“高尚”的理由。如果说老布什对中共高抬贵手多少还有点内心不安,克林顿与中共暴政打得火热则已全无愧疚羞耻。

老布什、克林顿、奥巴马等是毁掉美国的罪人

川普总统曾多次指出,美国重建了中(共)国。此话确是一针见血,一语中的。但更为严重的是,美国所付出的代价却是几乎毁掉了自己。这一建一毁的具体责任人,就是老布什克林顿、小布什和奥巴马四位前总统。

美国毁掉自己首先表现在道义和良知的沦落。

美国不是一般的国家。五月花号上的先贤们,为了捍卫自己的信仰来到新大陆,发愿建立一个在道德上高尚,正义彰显和民主宪政的新国家。美国之所以与众不同,就在于其立国精神包含对神的坚定信仰,也就是要遵循神定的道德规范。美国之所以“例外”,是因为上天在眷顾美国的同时,也交予其特殊的使命和责任。

作为自由和民主灯塔的美国,道德上强大就意味着当极权暴政对人民行恶时,不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正如里根总统所说,只要罪孽与邪恶尚存于世,美国就受命于圣经与上帝与之全力对抗。[58]里根总统以非凡的道德勇气和坚定信念,带领自由世界把苏共邪恶帝国送入历史的垃圾堆,为美国赢得举世公认的荣耀。

但是,老布什总统却很快把这份荣耀丢弃。天安门大屠杀发生后,他没有果断终止对中共的绥靖,反而同情独裁者,对中共暴政的所谓制裁软弱无力,助中共安然度过危机。一个在道义与良知上的沦落的美国,也就不可避免地走向衰败。

克林顿对重建中共国贡献最大。他的“高明”在于将助共合理化,正当化。他把竞选口号“It's economy,stupid.”照搬过来对待中共,声称通过经济贸易可以使中共转向民主,从此以后,美国的绥靖政策有了一个“高尚”的理由。如果说老布什对中共高抬贵手多少还有点内心不安,克林顿与中共暴政打得火热则已全无愧疚羞耻。

克林顿将贸易与人权永久脱钩,全力帮助中共加入世贸,彻底移除了美国与中共暴政交往的道德底线。克林顿治下的美国形成一种普遍接受中共的社会氛围,视其为正常国家和贸易伙伴。受中共廉价的劳动力和巨大的市场的诱惑,美国公司企业不再忌惮与劣迹斑斑的人权恶棍作交易,争先恐后、心安理得地前往投资淘金。中共暴政利用美国和西方成全的世界工厂地位,无忧无虑地闷声发大财,外汇储备急剧上升。有些美国公司如雅虎思科等甚至以遵守当地法律为由出卖良心,助纣为虐。有人曾戏称,中共国的国父其实是克林顿。

里根总统在1983年的一次演讲中说:“一个军力和经济上强大的美国是不够的。世界需要看到一个拥有理念和远见并在道德上强大的美国。这才是美国人民所要的。这才是我们无畏和成就之源。对我们而言,我们看重的是价值观。”[59]

但是,克林顿看重的不是价值观,而把经济利益放在道德之上。当人权不再是美国外交政策的核心价值时,美国的国本根基就因此而动摇。美国开始加速变质。

小布什在价值观上继续堕落,延续了克林顿的政策。他无视中共镇压和平请愿的西藏僧侣,及活摘法轮功修炼者器官的惊天罪恶,执意亲赴北京出席奥运开幕式,为中共暴政站台捧场。由于忙于反恐,小布什对真正的邪恶轴心中共采取了完全放任,甚至鼓励的态度。他的国务卿鲍威尔曾说,中共对美国来说,不过就是在沃尔玛多加几个货架而已。再加上那时中共已混入世贸,小布什的八年,是共匪津津乐道的所谓战略机遇期,其经济实力极速膨胀,足以抗衡和买通美国。

这里必须指出,尽管美国不把中共当敌人,中共可从未把美国当朋友。就好像当年国共谈判,无论蒋中正释放多少善意,中共颠覆合法政府的目标始终不变。同样道理,无论美国对中共如何友善,中共始终视其为自身安全的巨大威胁。中共明白,美国作为自由世界的领军和超强,一旦清醒过来,改弦更张反击,中共将无法招架。因此,中共必须利用美国昏睡的战略机遇,把美国搞定。而只要搞定了美国,就能搞定全世界。

奥巴马上台时,中共实际上进入对美战略的收获期。克林顿为中共暴政经济输血的恶果已经达到触目惊心的程度。中共通过货币操控与出口补贴摧毁美国就业,掏空美国经济;通过盗窃知识产权和间谍活动弯道超车,提升军力;通过黑心商品、食品和药品损害美国人的健康和生命;通过落户西方的党媒和孔子学院给美国人洗脑等,通过商业运作和台下交易,收买和培植代理人。纳瓦罗在2011年就发出中(共)国有致命威胁的警告。[60]再一次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然而,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奥巴马宣称与中共结成战略伙伴关系。作为民主和自由灯塔的美国,竟然与最邪恶的中共暴政成为战略伙伴,也就是相当于盟友。而这一重大政策转变的时机,恰恰是中共野心爆棚,长驱直入并已伤害到美国内脏的时候。美国和中共成为盟友,当然不是因为克林顿所幻想的中共走向民主,而是因为美国在道德和价值观上向中共靠拢。美国已变异成所谓“中美国”,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二者越来越相似。

美国立国先驱、第二任总统亚当斯曾告诫后人说:“我们的政府不具备能力去对付不受伦理和宗教约束的人类情感,我们的宪法只是为有道德和宗教信仰的民族制定的,它远远不足以管理任何其他民族。此宪法只适合于有道德与信仰的人民。”再完备的民主制度,也经不住道德堕落之人从内部的破坏,更何况制度和法律亦漏洞多多。

而中共暴政本来就是由一群人面兽心的魔鬼创建的。中共又像经过多次变异的瘟疫毒株,毒性强悍,防不胜防。美国长期的绥靖政策正好为中共腐败势力大开方便之门。可以想见,被美国绥靖政策养肥的中共,用中共邪恶特色的腐败运作对付那些早已背叛美国精神,道德低下,见钱眼开的亲共势力,基本上会无往而不胜。美国与中共亲密接触几十年不可能守身如玉。奥巴马政府的亲共举措不会是无缘无故的。美国政府、智库、华尔街、硅谷,好莱坞,学术机构和媒体中的熊猫派也非凭空出现。

如今,美国有内鬼被中共收买已经不再是合理猜测,因为众多证据业已曝光,包括中共自己提供的。

2009年奥巴马的国务卿希拉里访问北京之后,关押人权律师高智晟的共匪于姓秘密警察头目就宣称:“现在的共产党,在全球范围内,没有我们摆不平的事。美国怎么样?一样给丫的摆平了。”据他透露,希拉里拿了中共的钱之后,人权问题,高智晟问题,再不提一个字。这位秘密警察头目还说:“希拉里国务卿公开说了,美中两国间存在的分歧不会影响两国关系。说的多明白!这不等于明白告诉中方:结果是结果,过程是过程。在人权问题上,你们干你们的,我们说我们的,咱们还是好哥俩。”[61]

2020年11月28日,中共人民大学外交学院副院长翟东升在上海的一次公开演讲中透露,美国华尔街和政府核心圈都有中共(收买)的人,因此从1992年(克林顿当选)到2016年(奥巴马下台),中共与美国之间的分歧都可以在两个月内搞定。他还暗示,拜登儿子的公司,得到中共的资助,是一种交易。[62]翟是中共外交问题智囊,误以为中共搞不定的川普会离任,有把柄在中共手中的拜登会接任下一任总统,因此才得意忘形,自曝其丑。于某和翟某的不打自招,相互印证了中共对美国上层的渗透和收买。

除了硬盘门丑闻之外,拜登曾主导推动中共公司进入美国股市挂牌,他于2013年与中共签署备忘录,给予赴美上市中企特权,允其免受美国上市公司监督委员会的审计。中共把在华尔街非法圈到的巨额资金,用于收买美国代理人和颠覆美国。另外,很多奥巴马政府高层官员下台后都成立基金会,收取中共“捐款”,为中共在美国游说,充当中共的代理人。拜登等人直接或变相收受中共贿赂,为中共利益服务。如黑幕被彻底揭开,不能排除涉嫌犯有叛国罪!

难怪美国对中共的绥靖能长达匪夷所思的近30年。原来美国各个阶层领域早就有人被中共收买,甘愿为中共效力,出卖美国利益。

难怪中共即将垮台的预言屡遭人嘲笑。原来不是预言不准确,而是没有想到美国内部,甚至包括核心高层,都有中共所称的新、老朋友暗中相助。

难怪包括前朝和当朝政客在内的美国亲共势力,对民选总统川普的仇恨甚于对中共。原来他们中的某些人与中共有利益共同体。

难怪奥巴马、拜登行政当局对中共格外软弱。原来他们在很多理念上与中共相近,并不真把中共当敌人。

老布什等人淡化自由世界与共产极权之间的根本对立,在各个领域对中共邪恶势力全面开放,用美国的资金,教育,科技,资源,设备滋养培育出一个比苏联更凶残阴险的共产顽敌。可以说,他们对邪恶中共的全面绥靖和经济扶持,成就了中共继日本侵华而壮大之后又一次濒死而后生、东山再起的“奇迹”!因此,从老布什到奥巴马的几任总统,都是养虎遗患,自毁国运的罪人。

责任编辑: 东方白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413/1580481.html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