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习近平出手取消李嘉诚;中国经济开启自毁模式 芯片短缺涨价潮蔓延,中企停工裁员

美拟扩大限制,中芯首当其冲;欧美砸重金打造半导体制造业;罗马尼亚5G建设拒和中共合作排除华为;蚂蚁整改比预期更严厉,面临千亿资本缺口

自2020年底以来,中国的营商环境不断政治化,不少民企、外资和科技企业逃离中国,中国经济正在开启“自毁模式”。

雪上加霜!蔓延全球的芯片短缺涨价潮,已让部分中国企业停工裁员,现在美国国会拟在川普政府政策的基础上,进一步扩大对中国半导体设备的禁售范围,中芯国际首当其冲。

这波芯片短缺潮引发欧美砸重金打造半导体制造业,台积电董事长刘德音分析芯片短缺的三大原因。

习近平在香港开启京人治港模式,首富李嘉诚失势。罗马尼亚5G建设拒和中共合作,排除华为。蚂蚁整改比预期更严厉,面临千亿资本缺口。

习近平治港,香港首富李嘉诚被取消

港府推出草案修改香港选举制度,负责产生特首的“选举委员会”亦出现大洗牌,香港传统支持北京的人士要让位给北京指派的团体,连香港首富李嘉诚也要让路。

有亲北京港媒报道,亲北京阵营出亦出现矛盾,原因是在“选委会”第三界别新增的“同乡社团”,辖下有42个属会及十几万会员的“潮属社团总会”并没有入围。过去被视为香港“造王者”之一的香港首富李嘉诚,更是该会的首席名誉会长。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曾表示,今次订定“选委会”团体选民,其中一个标准,是要有三年历史,以避免种票。但在入围的24个社团名单中,香港山东社团总会于2021年4月12日才成立,香港甘肃联谊会则在2019年6月10日才成立。

营商环境政治化,中国经济正开启“自毁模式”

自去年年底蚂蚁集团“史上最大IPO”被叫停以来,中共对企业的打压越来越严厉,中国的营商环境越来越政治化,这对中国经济的未来可能会构成威胁。

上周六(10日),中共反垄断机构对阿里巴巴处以182亿人民币的罚款。彭博报导指,对于中共的天价罚单,阿里做出不同寻常的举动,向监管机构表示了感谢。

《美国之音》15日以“商业环境政治化中国可能在砸自己的锅”为标题报导,中国不断政治化的商业环境体现的一个方面是,中共政府对内正加强对民营企业的控制。

“红色资本主义”(Red Capitalism)一书的共同作者傅立泽·霍伊(Fraser Howie)指出,民营企业在中国经商面临真正的政治风险。

霍伊认为,中共未来对大型科技公司的控管,只会越来越紧缩。

霍伊表示,更糟的是,中共监管机构所划下的垄断红线看似清晰,例如,禁止“二选一”或“杀熟”,但中共划定的红线充满随意性,谁也不能保证现有的游戏规则在未来会不会进一步紧缩。

霍伊指出,中共制定游戏规则的随意性是在中国经商的最大问题,中共的政策一直随着政治氛围变化,五年前被广泛认同的发展模式,到现在可能要遭到禁止。

资深创投人士、蓝涛亚洲的总裁黄齐元也表示,中共对马云出手这么重,也会在其他企业家心中留下阴影,个个仿佛“惊弓之鸟”。

黄齐元认为,中共最主要的是希望民营企业要听话,并不是要置阿里巴巴于死地所以,阿里巴巴“五体投地”、“绝对服从”的反应正是中共政府要的效果。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贸易专家哈夫鲍尔(Gary Hufbauer)哈夫鲍尔表示,“来自北京的信息是,任何公司都不能挑战政府的规则,尤其是大公司。”

《美国之音》报导称,对阿里巴巴的调查还似乎仅仅是一场运动的开端。周二(4月13日),中共最高市场监管机构召集了34家互联网公司,要求其自查自纠反竞争行为,参会的包括腾讯、百度、字节跳动和快手等行业巨头。

政治风险咨询公司欧亚集团全球技术政策专家特廖洛(Paul Triolo)表示,中共监管部门以阿里巴巴为例敲响了警钟,希望这些公司“保持低调,并定期向北京鞠躬礼拜。其他科技公司的领导人不会犯同样的错误。”

在国内面临越来越大的政治压力,中国科技巨头网络巨商正在将业务重心迁往新加坡。

腾讯正在新加坡设立亚洲总部。抖音母公司字节跳动在新加坡设立地区总部后,目前正在快速招兵买马。阿里巴巴也在新加坡投资地产和招收人才。

鉴于中共对科技企业的监管出现进一步强化的态势,越来越多的企业放弃在上海证交所科创板的上市计划。

据英国《金融时报》分析,由上海证交所科创板资料观察,今年3月共计有高达76家的企业撤销IPO的申请计划,较2月倍增,撤销数也创下了新高纪录,撤案潮恐使中共原先发展中国境内资本市场的优先政策窒碍难行。

中国不断政治化的商业环境体现的另一个方面是,中共政府对外正在掀起一股民族主义浪潮。

中欧原则上达成投资协定还不到三个月,欧洲议会宣布取消最近一次讨论投资协定的会议。中共掀起的民族主义浪潮也冲击了在中国开展业务的外国企业。

美中贸易委员会发言人巴里(Doug Barry)表示,“跨国公司和品牌正在并将继续面临压力,以确保其供应链符合劳工、环境和其他商业最佳做法领域的最高国际标准。东道国政府需要理解并支持这一要求。否则,企业将被其利益攸关方强迫将部分或全部供应链设在其他地方。”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贸易专家哈夫鲍尔(Gary Hufbauer)则认为,“总部设在美国、欧盟、英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外国公司正处于紧张状态。许多企业推迟了在中国的扩张计划。少数企业正在将部分生产转移到其他国家。”

他还预计,“外来直接投资增长的损失可能会使中国GDP增长减少0.5个百分点”。

美拟扩大限制半导体设备销陆,中芯首当其冲

韩媒商务朝鲜(BusinessKorea)报导,美国国会指定成立的人工智能国家安全委员会(NSCAI)已建议美国政府,禁止出口深紫外光(DUV)等技术的设备到大陆。此前,美国前总统川普已禁止荷兰商曝光机大厂艾司摩尔(ASML)出口先进制程必备的紫外光(EUV)曝光机到大陆,重创中芯先进制程技术发展布局。

川普当时的出口限制令,并未包含7奈米以上、成熟制程生产必备的深紫外光设备,随着美国国会力挺,要求政府扩大对大陆半导体设备出口限制,并将禁令延伸至设备。

业界认为,在美国国会力挺下,拜登政府扩大现缩设备出口大陆的机会大,对中芯将是一大重击,以成熟制程为主的联电、力积电等的台厂更为抢手。

中芯为大陆最大NOR芯片厂兆易创新代工的产能也会受影响。据悉,兆易创新每月委由中芯代工1万片晶圆,若中芯无法再取得深紫外光机台,未来势必会将有限的产能专注于非NOR芯片业务,将导致提供兆易创新的NOR芯片大为缩减,华邦、旺宏等将迎来更多转单。

芯片短缺涨价潮蔓延,中国部分企业停工并裁员

受到芯片短缺影响,中国各地众多半导体电子企业近期出现被迫停工的现象,有些甚至倒闭。有工人担心,冲击将引起另一波失业潮。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一颗小小的芯片正挑动着整个中国电子产业的神经。今年初以来,东莞市中和视讯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刘清春一直在为芯片的涨价而焦虑。更令他焦头烂额的是,“芯片不仅一再涨价,现在即使加钱也订不到货了。”

报道称,芯片涨价潮汹涌,下游企业不得不面对成本上涨的压力。在缺芯压力下,众多企业陷入有单不敢接的尴尬境地;有的企业不得不暂停接单,并延缓了出货周期。

本周在微信朋友圈流传一段企业因却少芯片,而被迫停工的视频。一位拍摄停工企业的男子说:“(工厂)没有芯片,已经放假了。放假、放假、放假,没有芯片放假啦。”

多位业内人士分析称,芯片短缺及涨价现象将会贯穿整个2021年,依附其间的下游企业,将不得不在压力之下继续负重前行。

中国手机制造、平板电脑、汽车制造等半导体行业全部需要芯片,去年下半年以来,手机及半导体产品的需求量激增,但受制于有限的晶圆制造产能,芯片供不应求。

4月12日,首届广州国际电子及电器博览会开幕。参展的多家电子企业负责人披露,芯片短缺和涨价已成为令企业最为头疼的事情。比如一些企业有订单却不敢接,只得被迫减产。金融学者司令说:“很多企业受制于当前芯片供应短期的窘境而无法按期交货,导致大量产品违约,从而影响很多中国企业。”

数据显示,通信设备、PC/平板、消费电子和汽车是中国前四大对芯片需求最为旺盛的下游行业,上述行业各占全球芯片下游终端需求的近10%至30%之间。有网民对自由亚洲电台说,近期,电脑、硬盘及显卡均出现15%或以上的涨幅。

另外,企业停产导致大量工人失业。在武汉打工的孙先生告诉本台,今年初以来,不少企业都因缺少芯片而停业并裁减工人:“生存环境太差了,整个大环境也不好啊,工资都不高,都在裁人。国家的报纸、电视说得多么好,这好那好,武汉已经恢复。恢复个鬼。”

中国大型通讯设备制造商华为集团因受到美国制裁,库存的手机芯片接近用完。华为去年第四季度手机出货量大跌四成,预计今年再跌六成,只能进军养猪和煤矿业实行自救。

欧美砸重金打造半导体制造业,刘德音分析芯片短缺三大原因

世界半导体贸易统计组织(WST)统计全球半导体市场,以总部市场来看整体产值,美国半导体以42.9%位居龙头,台湾以19.7%位居第二,韩国以15.9%排名第三。台湾半导体产业整体产值突破台币3.2万亿元(约1142亿美元)。

在全球芯片荒、各国纷纷向台湾求援后,世界各国意识到芯片制造的重要性,其中美国宣布投入500亿美元扶植美国的芯片制造业,欧洲芯片联盟将募集300亿欧元打造半导体产业,中国也将倾力发展第三代半导体。

台湾行政院发言人罗秉成说:“我们的半导体供应链,不管是IC设计、晶圆制造、封测等,都是全球数一数二,全球尖端芯片制造,有92%的产能集中在台湾。“

集邦科技(TrendForce)估计,台湾约控制全球64%的晶圆代工市场,其中台积电就掌握过半市占。

近期台积电董事长刘德音,在台湾半导体产业协会会员大会受访时认为,“半导体短缺,与晶圆厂所在地区无关。主要是疫情促使供应链存货增加、中美贸易紧张,与疫情加速数位转型3个因素所致。其中,供应链存货增加与贸易紧张两个因素都是暂时性的,数位转型是唯一改变的趋势。”

罗马尼亚5G建设拒和中共合作,排除华为

周四(4月15日)罗马尼亚政府批准了5G网络立法草案,正式禁止了华为和其它中企参与其5G网络建设。

罗马尼亚议会的5G立法牵头人、该国国会网络委员会的代表波贝斯库(Pavel Popescu)表示,“按照一份与华盛顿签署的2019年备忘录,罗马尼亚政府刚刚批准了这项对我国至关重要的法案,这意味着中国(中共)和华为被排除在罗马尼亚的5G合作伙伴关系之外。”

罗马尼亚酝酿排除华为的法案是在川普(特朗普)时期开始的。除了罗马尼亚,川普政府还跟波兰、爱沙尼亚和捷克等国都签署了5G安全协议,这意味着华为失去了东欧与中欧市场。

蚂蚁整改比预期更严厉,面临千亿资本缺口

本周,中共央行对蚂蚁集团整改计划出台,蚂蚁将受到与银行类似的监管,成为一家金融控股公司。

周一(4月12日),中共央行要求蚂蚁集团整体申设为金融控股公司,所有从事金融活动的机构全部纳入金融控股公司接受监管,并要求蚂蚁集团收缩其基金规模,断开其小额贷款和支付服务之间的“不当连接”,并遏制在收集、控制和使用消费者数据方面的垄断行为。

《华尔街日报》4月14日报导,蚂蚁集团将受到与银行类似的监管,这将削弱该公司的部分增长前景,并不得不缩减并取消一些业务安排。这些业务恰恰是蚂蚁在过去获得相对于竞争对手、中国的银行和传统金融机构而言巨大的优势。

中关村互联网金融研究院首席研究员董希淼则对路透表示,整改计划比预期的更加严格,这意味着蚂蚁集团至少需要2,000亿元人民币的注册资本,才能符合金融控股公司的资本充足率规定。

中国民间金融政策研究智库“金融监管研究院”院长孙海波认为,金控集团面临的核心监管问题是强化资本要求,预计至少需要注资1,500-3,000亿元。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416/1581791.html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