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漫天雪:拜登恐已确诊 灯塔早已熄灭

作者:

拜登上台三个月,主要为政举措和“宏伟蓝图”如下:

1、叫停美加输油管道建设。主要原因是环保和温室气体排放。因为环保组织说,输入这些石油,不会给美国带来好处和就业增加,却相当于增加了3700万辆汽车。

2、重返巴黎气候协定。

3、轰炸叙利亚境内伊朗支持的某个民兵组织,并调兵前往叙利亚。官方声称,这是针对驻伊拉克美军遭火箭弹袭击作出的回应,行动获得了拜登批准。

4、1.9万亿美元新冠疫情纾困计划。为每周失业救济金增加300美元,将失业救济范围时间延长至9月6日。符合条件的个人可获得1400美元现金补助;预计85%的美国家庭将拿到补助,一个四口之家可以拿到5600美元。

5、加税计划。联邦企业所得税从21%增长到28%,企业海外利润最低税率从10.5%提升到21%。企图设定全球最低企业所得税税率,希望首先在20国集团达成协议,实现“更公平地征税”。

6、增加最高法院大法官人数。成立跨党派委员会,对最高法院的建制进行为期180天的研究,研究是否增加法官席位或为法官设定任期限制等争议性议题。

7、控枪计划。制止“幽灵枪”扩散;加强手枪“稳定支架”管制;扩大“红旗法案”管控范围和标准,阻止有自杀倾向或可能对他人构成危险的人获得枪支。

8、2.3万亿美元基建计划。主要包括:基础设施修复、新能源和电动汽车开发、老年人和残疾人护理、饮用水设施、宽带接入和电网升级、200万套“可负担住房”、振兴制造业、研发和就业培训等。

9、大幅度增加政府支出预算和赤字。2022财年联邦政府可支配支出预算方案总额超过1.5万亿美元,较上一财政年度增加1180亿美元。2021财年上半年预算赤字升至历史同期最高,为1.706万亿美元,是此前纪录的两倍。

上述举措,有的已经实施,有的是他的计划,在参众两院都被民主党控制的情况下,通过的几率很大。这些计划,让罗斯福“新政”和林登·约翰逊的“伟大社会”都相形见绌。

川普执政四年,虽然也槽点满满,但是还有些微亮点。拜登这三个月,则每一道题做的都是错的。多年以后,这些他眼里的伟大计划,将作为他的罪状被历史所记录。其所作所为,用一句中国成语概括再恰当不过——倒行逆施!

闲话少说,就上述为政举措作以简评。

1、美加输油管线建设和重返巴黎气候协定,这两个事是关联的,都是环保议题。这是民主党的老调子。奥巴马政府曾在2012-2015年短暂同意过这个项目,后来迫于环保组织的压力叫停了这个项目,川普任内又重新启动了这个项目,到拜登手里又叫停。

这个事没那么复杂,不要被他们冠冕堂皇的话术遮蔽双眼。其实就是所谓的绿色新政、清洁能源——政府产业扶持项目与传统竞争性行业的角力罢了。民主党对新能源的巨额补贴培养了一大批利益集团,和“绿色环保组织”暗通款曲,对政府施压。现在民主党上台,他们额手相庆,利益同盟更加稳固。如果让传统能源进来,这些所谓的新能源根本竞争不过,他们就是要靠政府补贴过日子。这实际上也揭开了所谓新能源的真面目——这是一帮靠纳税人的补贴过日子的剥削者、寄生虫;一个靠补贴才能生存的能源,不是新能源。

“绿色环保组织”、瑞典“环保少女”格雷塔说的话,都从反方面去理解,大致就没错。因为这是一家以环保为名侵犯他人财产权的组织,一个将自己的价值观强加到所有人头上的组织,一个热爱地球、热爱生物、热爱冰川,唯独不热爱人类的组织。

一国政府,朝令夕改,没有契约精神,还想着要产业回到国内,属于白日做梦!

2、轰炸叙利亚,不过是给军火商纳投名状。民主党爱打仗、爱发钞、爱强制,军火商最喜欢这种政党,他们在选举中是支持了拜登的。所以,炸一下叙利亚,既是对军火商的投桃报李,又为新发的巨额钞票寻找一个去处。再说了,还能“去库存”,叙利亚那地方已经成马蜂窝了,也不差美国那7枚导弹。

借口总是很好找的,战争动员的手段和正当化的说辞,美国政府更是手到擒来。

战争是国家的兴盛,从来不是人民的福音,包括交战双方人民。叙利亚人死去了,美国人则不论是否同意,都得用自己缴纳的税金去支持拜登杀人。

3、疫情纾困补贴,已经写过很多了。记住一句话:福利制度是合法的抢劫,任何补贴政策都是资源配置的扭曲。政府能发多少福利,就能制造多少失业。它打击生产和资本积累,使整个社会生产力倒退,人们依靠福利生活,最终导致贫穷。劫掠他人财富心安理得,个个追求权力青睐,为自己分一杯羹,这就是道德溃败。福利越多,就是往公有制的方向前进一步,一个社会倒退就越快。

美国著名黑人经济学家托马斯·索维尔说过一句话:“我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保护自己的财富会被成为贪婪,而拿走他人的财富却不是”。

正确的疫情恢复措施是减税减费、减少各类管制。用征税和信用扩张来发补贴,纯粹是火上浇油,把经济往死里整。

4、增加税收,减少资本积累,必然影响最终产出,导致普遍贫穷。税收越多,公有制的程度就越高,就是把民间可用于生产的财富拿来用于联邦政府挥霍。花这些税收的过程,又从社会中抽走了一部分稀缺资源,必然使人们更为重要的需求无法满足。

对企业海外利润课征重税,就是在阻止劳动力自由流动的基础上,继续阻止资本的自由流动,它会使资本积累更少,比较优势难以发挥,产出下降,降低所有人福利水平。在国内投资税收太高,才到国外投资赚取利润,现在国外利润也要课征重税,那就哪儿都别投资了,一起受穷呗。

企图统一20国集团企业所得税,就是在说:我抢得多,你们这些国家也要和我一样多,少了就是不公平。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5、最高法院“掺沙子”,让人想到无耻的F·D·罗斯福。因为现在最高法院保守派和自由派的比例是6:3(也只是名义上而已),所以就要安插自己人进去。如果这个比例颠倒,他才不会动这个坏心思。

不过也好,它让人再一次认清美国“三权分立”的真实面目。行政权力的无限膨胀,让最高法院成为橡皮图章和党派利益的逐鹿场;最高法院本身也不是人们想像中那样客观中立,他们同样是观念的产物,在民意面前步步退缩,毫无招架之力。最关键的是,司法是垄断的,最高法院,同样是美国的最高法院,是美国“政府”的组成部分,不是吗?

许多人对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充满崇敬,寄予厚望,认为他们保持独立、终身任职、客观中立,我过去也是。但是看看美国最高法院的历史、看看美国政府权力扩张的过程,再看看最高法院在斯科特案、黑白强制混校、隔离但平等、同性恋合法化等案件中的表现,就会知道,他们也不过是观念的巨浪中的一片树叶,看似顽强,也不过是外强中干,只有随波逐流。

再说,把社会正义的期望寄托在9个甚至5个老头身上,本来就显得挺幼稚和不切实际的。

6、控枪计划,更多的是像征意义,表明自己的政治立场,与共和党、自由党划清界限。但是它表达了当今民主党人强烈的对人民和社会生活的管控倾向。管制曾经热爱自由、桀骜不驯、横枪跃马的美国人最彻底的办法,就是解除他们的武装,让其丧失自卫的权利,将暴力牢牢地掌控在联邦政府手中。

枪支并不只是防卫这一功能,它实际上表明了人民的主权。就像托马斯·杰斐逊说的那样:“当一切制衡机制不保,权利丧失的时候,我们还有最后一条路:拿起武器,反抗暴政”!

所以,控枪计划,就是联邦政府对人民的宣战!

7、2.3万亿美元基建计划,又是夹杂了一大堆补贴、产业政策、福利政策的“猪肉桶”计划。它让人想起罗斯福新政期间以安排就业、投资拉动的“工赈计划”。

就业不是这么增加的。就像米尔顿·弗里德曼说:“你要想增加就业,为什么不用勺子挖运河呢”?就业必须靠资本积累,有更多的企业来雇佣劳动力才行。把大家的储蓄拿走,联邦政府到处乱撒,恰恰是消耗资本,与增加就业的目的背道而驰。

基建也不是联邦政府能搞的。资源是稀缺的,这是任何经济行为必须面对的首要事实。联邦政府的巨额投资,必然从社会中抽走资源,使人们的迫切需求无法满足。投资计划永远应当由私营企业主导,他们有精确的经济计算,有慎重的判断和权衡,有利润机制的激励,接受消费者的评判,才能使资源得到最优的配置。事实上,只有用自己的钱去投资,才叫投资;联邦政府拿别人的钱去投资,那不叫投资,那是掌权者的消费。

联邦政府的投资,就是浪费、低效、腐败的代名词。从来没有任何私营企业会说:我们不惜一切代价……但联邦政府经常这样说。它实际上就像秦始皇在向人民宣布:我要用你们的钱给我修陵墓了!

没有真实的储蓄做支撑,用举债和扩张信贷的方式搞基建,是经济危机的根源,会将一个国家拖入破产的边缘,使人民坠入贫穷的深渊。

我们甚至可以退一步:政府主导搞基建,完善基础设施和物流等配套,作为招商引资的一种手段,实现外商投资的增多。但这仍然是表面原因。一个地方光有完善的基础设施,能把投资吸引过来吗?不能。能够吸引投资的是营商环境。说白了就是较少的管制、较低的税负,企业有更多的经营自主权,只有这样,企业才能前来投资,这部分投资转化为更大的产出,抵消政府投资带来的资源配置错误的负面效应,于是经济实现了正增长,人的生活水平提高。如果没有好的营商环境,政府主导的再多的基础设施建设,也无法吸引来投资。

记住:是较好的营商环境,吸引了更多很好的投资,使得经济增长了,因此抵消了政府错误投资的影响,这才是事情的真相。

有了经济发展带来的更多的资本积累,于是才有可用的资源用于政府投资,而不是政府投资所以有了经济发展。千万不可错置因果关系。

但是看看现在的美国,有这样的营商环境吗?黑白平权、女权运动、环保、社保、财产税遗产税、工会、最低企业所得税、产业保护、高关税贸易保护、知识产权、巨量印钞通货膨胀……真是恶行累累罄竹难书,这样的营商环境,你修多少路架多少桥建多少基站,都是白搭!

除非,在美国设立“经济特区”,像对待曹德旺先生一样,有些地方可以不受美国变态的管制法律的约束,实行自由企业制度,才能有所改观。好了,在加州、华盛顿州这些管制横行的地方设一些“中租界”,实行“一国两制”,是可以考虑的。

8、政府开支增加和巨额预算赤字,这是上述措施的必然结果。解决办法就是让美联储开动印钞机疯狂印钞票,这就是通货膨胀。

通胀就是合法印假钞,就是一种秘而不宣的税收,就是一种大规模盗窃;就是一次财富的转移,较早拿到钱的人如银行和军火商受益,较晚拿到钱的人如工薪阶层、靠养老金生活的人、领固定收入的人受损;就是一次国有化的进程。同时,是引发经济危机的罪魁祸首。

通胀让人们对未来丧失信心,变得目光短浅,消极情绪蔓延;使那些靠近权力的人进一步掠夺无权无势的人。所以,通胀伤害人的心灵,摧毁社会道德,贻害无穷。

拜登这一系列倒行逆施的政策措施,真的像一套“组合拳”。如果说美国这个“灯塔”本来就已经黯淡无光,他就是那个让它彻底熄灭的人;如果说美国这个病人本来就已经奄奄一息,他就是那个拔掉氧气管的人。这种搞法,让人怀疑,他可能跟美国人有仇。

这是一个对经济一无所知的人,从来不知道手段与目的之间的因果关系。犯这种错误的人一般有两种:第一,精神病患者。精神病患者并不是不行动,而是说,他对因果关系的认识和常人不同。例如他会从一个角落地突然窜出来大吼一声,把人吓个半死,但是在他看来,那是对你表达喜爱。正常人不会这样表达喜爱,所以他是个精神病。

第二,知识欠缺导致的逻辑思维混乱。一种是自己永远不学习,是达克定律中描述的无知无畏者。一种是过去学过但是忘得一干二净死活回想不起来。它的学术名称叫阿尔兹海默症,俗称老年痴呆。

川普执政的时候,为拜登取了个绰号“瞌睡虫乔”,看来是实至名归。“一个人的名字可能取错,但绰号是不会错的”。以“经济学医生”的观点看,他已被确诊为老年痴呆加精神病患者。

这是戏谑之语。实际上现在谁也不敢说他是“瞌睡虫乔”了,他就是一个“干预狂魔”,一个民主党意识形态和政策举措的忠实代言人。说他患病,已经是出于最大的善意,他实际上就是美国政客中坏人的典型代表。

中国崇美的人很多,反美的人也很多。崇和反,不是不可以,但是首先要搞清楚,崇什么?反什么?

有些人盲目崇拜,说美国有自我修复和纠错机制。过去我也这样认为,现在知道这种认识多么肤浅和缺乏历史意识。美国已建国245年,如果稍微客观一点,去读读美国宪法以及它的建国先贤的自由理想,就会知道,245年的历史,就是自由不断被蚕食、宪法被一步步被违背的过程。修复和纠错,倒也不是说没有,但总的趋势是,车子已经越来越烂,修修补补一下,不倒就一直往前推,反正我也最多就这四年或者八年,最好不好在我手里散架就行了。再说了,“长远看来,我们都死了”!

所以,要学,就学1920年代以前的美国,除了邪恶的南北战争和美联储,那时的美国总体算得上一个自由的灯塔。千万别学现在的美国、20世纪以后的美国,它已被福利政策——归根结底是联邦政府的权力扩张,折磨得面目全非,已经是一个熄灭的灯塔。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观念的后浪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417/1582080.html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