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中共官员隐秘的名贵特产腐败:种类繁多 形成产业链

在众多名贵特产中,茅台酒尤其显眼。

今日(4月18日)陆媒披露了中共官员隐秘的名贵特产腐败,涉及的特产五花八门、种类繁多,有的官员自用,有的转送或倒卖,甚至还形成了产业链。

陆媒《中新网》今日报导,许多名贵特产因其稀缺性和高品质受到市场追捧,因而成为行贿受贿、政商勾结的工具。

这些名贵特产通常包括高档烟酒、珍稀药材、天价茶叶、名贵木材、珠宝玉石、名瓷名画等。

在众多名贵特产中,茅台酒尤其显眼,很多官员对茅台情有独钟。2020年10月28日,《中国纪检监察报》刊文披露,乌鲁木齐市原副市长李伟认为自己处处高人一等,在接受老板宴请吃喝时,他在酒桌上刻意把人分三等,对应的酒也分三档——自己喝15年的“茅台”,老板喝“水井坊”,下属喝本地产的“三道坝”。

甘肃省一位原媒体人称,该省省委原书记王三运喝酒只认茅台,武威市委原书记火荣贵最喜欢50ml装的“小茅台”。

2015年某日,火荣贵去武威市民勤县视察,当地官员中午设宴时,准备了娃娃鱼和一些名酒,但火荣贵发现没有“小茅台”,勃然大怒。当地惊慌失措的官员一边向火荣贵道歉,同时立即联系人从兰州调货,大约3个小时后就送到了。而正常速度下,从兰州到民勤县开车要接近5个小时。

敦煌市委原书记詹顺舟则“嗜玉如命”。《中国纪检监察报》刊文称,詹顺舟有两大爱好。一好玉石,他自诩是懂玉的行家,商人老板和干部送来的玉他先自己鉴定,认为好的才收,不好的就当场退回去,让对方重新购买,或者明示到他指定的店铺去买,最后的结果是,购玉的钱辗转腾挪进了他的口袋。二好打麻将,老板们争相陪着打牌,当然詹顺舟“只赢不输”。他有时会一晚上安排两个甚至几个麻将场,把这个桌子上的钱扫光后,赶到另一个场子接着“捞金”。

广东纪委原副书记、省监察厅原厅长钟世坚特别喜欢虫草,家中有满满一面橱柜存放虫草。

中纪委人员称,“我们从他家里检查的时候,光虫草就重达200多斤。好多现金是成捆的,从来没打开过,就是从收了就放在那儿,一扎一扎的,印章有90年代的。”此外,还有别人送来的上千瓶酒,就放在他的家里。

报导披露,一些看似不起眼的茶叶等土特产,也隐藏着一定的秘密。很多茶企给政府官员送“礼品茶”,有些政府部门也会与一些茶企合作,定制一款“礼品茶”。这种茶不是哪个茶企都能做,还要看茶企的名气是不是大,茶本身是否属于有一定知名度的好茶等。在采购过程中,常常会出现回扣现象。如,采购时1000元/斤的茶,写成2000元/斤等。

有的官员给领导送茶时,甚至以“吨”为单位。临沧市委原书记李小平于2011年至2013年间,先后送给时任中共云南省委书记白恩培夫妇价值人民币44万余元的普洱茶4吨及价值人民币16万余元的临沧茶1吨,以感谢他在其职务升迁过程中给予的关照。而这些茶李小平并非自掏腰包,2011年至2012年期间,李小平先后安排秘书以政府接待用茶的名义采购3吨当年的古树茶制作成茶饼后送到白恩培家。

不仅仅是茶叶,很多看似不起眼的农产品、土特产,也会成为给领导送礼的工具。一位学者举例称,山东大葱,知名度很高,这种农产品会从区里运到市里,从市里运到省里,然后从省里一卡车一卡运到北京,送到一些国家部委。

为了增加隐蔽性,中共的官员们也挖空心思,采用多种不同的方式。如有的东西看上去很普通,但可能价格昂贵,外行人也很难看出其价值;有的商家给其打上“品鉴”“非卖品”之类,不直接标价。很多人送礼时,会通过建议“官员亲自品鉴”等形式,暗示官员价格,官员也会心领神会。

一些名贵特产等进入官员手中后有的自己留用或欣赏;有的将受贿物品当成行贿物品再次“转赠出手”;还有的将这类物品转手倒卖,甚至形成了产业链。

一位知情者举例称,比如某行贿者想找一位官员办事,就会问领导喜欢喝什么茶。官员称某家茶店不错,然后行贿者心领神会,就与该官员到某茶店喝茶,进而买茶。“这时行贿者不在乎多少价位,茶店说多少就是多少。官员拿到这部分茶后,再折扣后退还茶店”。

还有茶企老板称:“我去看望一个重要的官员,直接给钱或金银首饰等他又不敢收,我就给他很贵的茶,并暗示他价格,他可以自己收藏或放到市场上交易。”

市上也因而出现了一些高档礼品回收的门店,广东省一位处级官员称:“这类店铺对一些官员渠道来的礼品也比较信任,有些甚至会和某些官员建立长期的合作关系”。

一些官员甚至做起了名贵特产的老板,并将产品卖到自己的工作单位等。云南省纪委监委官网曾通报,临沧市双江县林业局原局长杨明华与同学合伙做茶叶生意、开发礼品茶,并利用职务便利,将茶叶卖给县林业局共计167.97万元,卖给与其行使职权有关的涉林企业老板共计95万元。

报导说,一些掌握名贵特产和特殊资源经营审批权的人,更是被“围猎”的重要目标。贵州茅台集团原董事长袁仁国办公室外的走廊,曾经每天门庭若市。

袁仁国把茅台经营权作为搞政治攀附、捞政治资本的工具,为甘肃省委原书记王三运,贵州省原副省长王晓光等人及其亲属办理茅台酒经营权并增加配额指标。王晓光通过袁仁国等人先后为家人和他的亲属获取了4家茅台酒特许专卖店经营权。7年来,4家专卖店共获得131.48吨的茅台酒定额指标,获利4000多万元。自2004年以来,仅袁仁国妻子和儿女经营茅台酒就获利2.3亿余元。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希望之声记者杨正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418/1582658.html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