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国际财经 > 正文

通胀之势猛如虎 祸不单行股楼危

今年以来,全球商品及食品价格持续飙升之馀,近日干散货运费更创出逾10年新高,再加上电子产品必需的芯片短缺,预示百物腾贵时代快重临,潜在的通胀风险绝非如美国联储局主席鲍威尔轻描淡写般温和。

综观眼前通胀急升温至少有两大原因。首先,去年全球爆发疫情以来,不少企业都缩减产能,直至如今多地已启动接种疫苗,经济逐步复常,需求略有回升,惟已停止的产能不能一下子恢复,且疫情反复,企业在增加资本开支方面态度审慎,造成供不应求挥之不去。再者,不少地区因提升环保水平而限制污染,变相压缩了供应能力,近月水泥、铝、钢等建材和大宗商品价格飙升不无原因。

其次是去年中美科技战激化,打乱了全球供应链,多个产业面临芯片短缺,尤其汽车业,再加上经历今次“芯片荒”,各国的应对方法不是“全球化”合作量产,而是列为“国安问题”,试问各家自扫门前雪,短期内怎能解决?额外成本最终必然转嫁至终端产品,消费者只有“硬食”!

奇怪的是,即使事实摆在眼前,鲍威尔依然一再强调通胀可控,完全无视拜登政府落重药刺激经济的副作用。相比之下,与美国接壤的加拿大则诚实得多,央行近日已披露了今年内减少买债的时间表,并预计明年加息。不少新兴经济体近月更率先行动,以加息对抗实质通胀升温。过去以审慎见称的鲍威尔,无可能毫不警惕,以当今地缘局势来看,难免予人猜想故意“水淹”全球是其经济战的战术,目的在于未来一次突袭,一网成擒。

说到底,美国长期的超低利率及买债计划,将迫使物价上升,而疫后复苏和全球经贸战等因素,就成为再通胀重临的催化剂,由于经济反弹幅度跟不上,恐形成“滞胀”,1970年代“股债双杀”就是例子,影响着全球无数企业和家庭。技能水平不高的基层,薪金将愈来愈不见使,日子更难过,因基本物资往往是最先加价;即使是有钱人,由于包括股楼等资产价格早已充满泡沫,一旦通胀远超预期,激化加息速度,资产价格将快速收缩,随时上演斗快沽货的“人踩人”悲剧。

据目前市场推算,大众最快今年9月就会明显感受到“万物齐涨”。若果说2020年金融市场不寻常地大升,今年剧本又会否刚好相反?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东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423/1584199.html

国际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