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对比 > 正文

“保守派”人士也跪了!支持陪审团裁定肖文警官罪名

—支持陪审团裁定肖文警官三项罪名成立,“保守派”人士也跪了!

作者:
够了!这些自称保守派的教会领袖、媒体人、政客哪里还有一点点保守派的味道?他们慑于疯狂的左派势力的淫威,为了保住自己的饭碗,干干脆脆地放弃了保守派立场。我们相信,还有更多的假保守派会露出真面目。我们不禁为美国而悲哀。

正如《北美保守评论》多次指出的:尸检报告证明,去年5月25日,惯犯、犯罪嫌疑人乔治·弗罗伊德是死于体内4倍于致死剂量的多种毒品;警官德里克·肖文对弗罗伊德的现场处置完全符合警方的处置规范,他是无罪的。民主党政客刻意煽动暴乱,并指使人以黑社会的肮脏手段恐吓威胁陪审员,目的是为了以恐怖主义劫持审判,从而达到彻底摧毁美国司法的公正,使司法沦为民主党看家护院的家丁。明尼苏达州亨尼平法院4月20日对肖文警官的有罪裁决是非法的、无效的。

令人震惊的是,一大批美国的“保守派”人士——福音派教会领袖和政客,居然争先恐后地跳出来,为上述裁决大唱赞歌。

1)葛培理基金会主席、葛培理牧师的长子葛福临牧师。他在当日下午发出的推文中称:“判决结果出来了,德里克·肖文被认定在#乔治·弗洛伊德之死的所有指控中有罪。我们的法律制度发挥了作用,正义得到了伸张。我希望所有美国人和我们的执法部门都能从中学习,并希望我们成为一个更好的国家。”

——简直是一派胡言,颠倒是非!一个十恶不赦的罪犯成了国家的英雄,一个除暴安良的正直的警官成了罪犯——这就是葛福临嘴里说的“正义”?不要再自欺欺人地自称是“神的仆人”了,到那天,主耶稣一定会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太7:23)

2)美南浸信会主席、北卡罗莱纳州达勒姆高峰教会(The Summit Church in Durham, N.C.)牧师J.D.格里尔(J.D. Greear)说:“对有色人种来说,今天的判决与法律公正和平等对待的长期问题有关,就像我们一年前在这一事件之后所说的,当我们的兄弟姐妹、朋友和/或我们试图说服耶稣爱的人受到不必要的虐待、虐待或杀害时,我们不能保持沉默。我为我们的领导人祈祷,感谢他们为此所做的努力。”

——他的话等于确认美国司法制度对黑人执行制度性系统性种族歧视,这完全不是事实。弗罗伊德受到了不必要的虐待吗?难道警官逮捕、制服一个刚刚使用了假币、因吸食毒品而神情恍惚又强力拒捕的犯罪嫌疑人有错吗?你感谢“领导人”“为此所做的努力”,是不是感谢他们肆意干预司法的恶行?

3)美南浸信会第一副主席将美南浸信会全国非裔美国人联谊会主席、弗吉尼亚州费尔法克斯站安提阿浸信会教堂(Antioch Baptist Church in Fairfax Station)的牧师马歇尔·奥斯贝里(Marshal Ausberry)说:“乔治·弗洛伊德的死给非裔美国人每天都要承受的历史创伤增添了又一个可怕的记忆。虽然我们不知道德里克·肖文的动机,但他的行为导致了不必要和无谓的死亡。我为德里克·肖万和他的家人祈祷,因为他们也要忍受他的行为所带来的后果。”“我为乔治·弗洛伊德的家人祈祷,他们为失去亲人而悲痛,上帝赐予他们和平。我祈祷正义的伸张将帮助他们和他们的社区愈合创伤。我希望乔治·弗洛伊德之死能在全国范围内带来警察改革。有许多优秀和尽职的执法人员——我们不能用德里克·肖文的行动玷污他们所有人。但当执法人员越过蓝线时,他们需要受到迅速的审判。”

——蓝线在哪里?肖文警官越过了哪条蓝线?

4)美南浸信会执行委员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罗尼·弗罗伊德(Ronnie Floyd)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他说:“我们非常感谢我们的执法人员每天冒着生命危险以各种方式保护我们,但当任何滥用权力的行为伤害了他们想要保护的人时,我们也感到难过。”“当这种情况发生时——就像陪审团在本案中所决定的那样——正义必须得到伸张。”他还没有忘记拉上主耶稣基督来为他的混淆是非背书:“作为一个国家,我们前进的道路应该是这样铺就的:我们站在一起,一起哀悼,致力于真理,并决心在我们的和平之主基督的精神下共同前进。”

——什么是真理?真理就是真相,肆意掩盖、歪曲真相,就是“作假见证陷害人”,直接违背了“十诫”,主耶稣当然是和平之主,但祂更是公义圣洁的神,祂断不会以有罪为无罪,祂必为人的悖谬大发烈怒,就像祂在圣殿“赶出殿里做买卖的人,推倒兑换银钱之人的桌子和卖鸽子之人的凳子”(可11:15)一样。

5)佐治亚州迪凯特的格林森林社区浸信会教堂(Greenforest Community Baptist Church in Decatur)的牧师埃默里·贝里(Emory Berry)、明尼苏达-威斯康辛浸信会的执行主任里欧·恩德尔(Leo Endel)也称赞了这个裁决。

(2-5参阅Baptist Press:“Southern Baptist leaders react to Chauvin verdict”)

6)《福克斯新闻》主持人、前法官、检察官珍妮·皮尔罗(Jeanine Pirro)前几天刚刚在《福克斯新闻》的“五人行”节目中为上月在芝加哥小村小区击毙持枪少年亚当·托雷多的警察辩护,20日却似乎变了一个人。她居然会认为击毙一个持枪少年不是谋杀(我们同意),但是按照警方的规范制服一个罪犯的过程却是谋杀!——究竟是学会了左派惯用的双重标准,还是真的精神错乱?(参阅The Slatest: Why Conservative Media Is Celebrating the Chauvin Verdict)

7)南卡罗来纳州的林赛·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参议员说:“这是陪审团的决定……我认为他们可以就他是否得到公平审判提出上诉,但我告诉大家,这就是系统的运作方式。我接受陪审团的裁决,由法院决定。”

——反正可以上诉,所以下级法院就可以罔顾事实,胡乱判案。这就是这名资深“保守派”参议员的逻辑!

8)参议院共和党大会副主席、来自爱荷华州的参议员议员乔尼·恩斯特(Joni Ernst)说:“我认为陪审团完成了它的工作,我会——当然,我没有关注审判的所有部分,但我会说,鉴于他们收到的信息,他们完成了他们的工作,我想我是同意的,所以……”

——不用关注事实真相,只要审判就行。

9)佛罗里达州的里克·斯科特(Rick Scott)参议员在给《内幕人士》的一份声明中说:“我们很幸运地生活在一个拥有强大的司法系统的国家,这个系统会追究坏人的责任。发生在乔治·弗洛伊德身上的事情是悲惨的,我对弗洛伊德的家人深表同情。”

10)南卡罗来纳州参议员蒂姆·斯科特(Tim Scott)说:“我认为我们的司法系统越来越公正,我很感谢这个判决,当然也认为这是谋杀,所以这最后,我的第一个想法或不久之后,相信这加强了一个事实,虽然我们都可能需要增长我们对系统的部分信心。”“事情的真相是,这加强了一个承诺,即我们可以有信心,司法系统正在变得更加公正。”

11)密苏里州参议员乔什·霍利(Josh Hawley)说,他倾向于“相信陪审团的判断”。霍利说:“因此,我完全期待这个陪审团显然审议了好几个小时,对它进行了深思熟虑。”他补充说,如果肖文不喜欢这个判决,他可以上诉。

——霍利的表态让我们大跌眼镜!

12)阿拉巴马州的参议员汤米·图伯维尔(Tommy Tuberville)说,他很高兴“我们就这样经历了。我没能看到审判。我理解他们在审判中有一些非常艰难的时刻,但你知道在一天结束的时候,陪审团说有罪。”图伯维尔补充说,他希望“我们能在明尼阿波利斯回到正常的状态,让每个人都能稍微放松一下。这是个艰难的局面。但我们确实需要保护我们的警察,我们需要保护公民,我认为这将是一个标志,说’嘿,大家做好你们的工作’,双方都是如此。”

(7-12参阅Insider:GOP lawmakers react to Derek Chauvin’s guilty verdict:‘I think the jury did its job’)

够了!这些自称保守派的教会领袖、媒体人、政客哪里还有一点点保守派的味道?他们慑于疯狂的左派势力的淫威,为了保住自己的饭碗,干干脆脆地放弃了保守派立场。我们相信,还有更多的假保守派会露出真面目。我们不禁为美国而悲哀。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北美保守评论》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424/1584817.html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