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东航陪睡事件逆转抓人 背后水有多深?

作者:
辟谣是官方惯常动作,警方不是去解决问题而是解决有问题的人,也是常态。但这种事一般不会那么简单,谁会冒着当然被抓的风险去造这个谣呢?而且面对的是一个势力强大的航空集团。背后是否还真另有内情?

近日大陆自媒体爆料,东方航空公司党员空姐在高层的授意下,性贿赂另一位高层。(微博截图)正体简体

总部在上海的中国东方航空公司几天前爆出性贿赂丑闻,剧中女角是有“劳模空姐”之称的党支书空姐倪高平,她是东航客舱部高级经理,被举报受上司教唆向更高层次的官员仇某进行性贿赂,并且有不堪入目的微信截图为证。该位上司被曝是东航江苏分公的党委书记、副总经理田洪,而仇某身份不明。

但涉案空姐否认事件并向警方报案声称受人诬害,东航则拒绝回应指控是否属实,同时通过各种关系施压,要求媒体人删帖。如今前后仅三天,上海警方就迅速通报称事件为编造,“造谣者”仇某已被刑拘。

中共央广网4月24日报导称,编造此消息者仇某已被民航警方刑拘。报导援引上海机场警方微博同天通报称,2021年4月21日,机场公安分局接到东航员工倪某报案称,有人编造传播关于其的谣言。经调查,仇某(男,42岁,自由职业者)通过朋友获取了倪某的微信头像等信息后,为博人眼球,向他人炫耀其所谓的“社会关系”,以使用自己的两部手机对发信息的方式,“故意编造了与倪某相关的不实信息,造成恶劣社会影响”。

警方通报说,犯罪嫌疑人仇某已被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尽管政府运作不透明,如果放到有网络自由和言论自由的国度,大众还能容易分辨是非曲直。但在中国不然,现在大陆网络严控,中共的网军又多,民意难以表达。笔者发现仍有网友在上述警方微博通报下边,表达一些可能很快被删除的质疑。

比如,“小短腿的哇”:“一切负面新闻都是不存在的,都是捏造的!”“egoist边缘人”:“新冠刚出现时,也有人说是造谣。”“Ms不落山”:“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了。”

在大陆媒体最初曝光此事的4月22日,据说最先披露事件的自媒体平台“今日质疑”负责人陈军,很快接到东航江苏分公司党工办一名叫寇灵楠的电话要求删帖,对方甚至威胁,会让他们在江苏经营传媒公司出现困难。而倪高平已于4月21日到上海机场公安分局虹桥机场派出所报案,声称有人捏造微信聊天内容对其进行诬害,云云。

辟是官方惯常动作,警方不是去解决问题而是解决有问题的人,也是常态。但这种事一般不会那么简单,谁会冒着当然被抓的风险去造这个谣呢?而且面对的是一个势力强大的航空集团。背后是否还真另有内情?

其实权色交易一直在中国官场存在,只是部分丑闻被举报才曝光,甚至曝光也不能动了涉事官员。比如《环时》总编胡锡进就是前例,其被身边副手举报涉婚外情和私生子,居然都能被中纪委证清白,相信是因为得到中共高层的出手帮助,毕竟胡是党国大红人。

加上随着官方对媒体、媒体人的管控持续升级,媒体亦难以揭露此等腐败现象的深层问题,当局的反腐已成空话。

这次上海机场警方出手把事件压下,并辟谣、抓爆料人,精于维稳的官方也肯定准备了一整套的处理方案,做到滴水不漏。相反,外界无法获得任何证实丑闻确有其事的证据。但我们还是可以延伸挖一下背后力量出手的玄机。

笔者认为,这波事件至少有两个敏感点,其一是疑似涉及东航和民航局高层,可能与腐败和内斗有关。至少,这桩丑闻对东航和民航局领导层的权位稳固都有冲击。

上海是江泽民的政治老巢,前上海市委书记韩正、以及刚病死不久的前上海市长杨雄都是江派的地方大员。江泽民之子江绵恒、江绵康在上海建有庞大的政治经济利益网络。

总部设在上海的中国东方航空集团公司(东航)主要枢纽机场包括上海的两大国际机场——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和上海虹桥国际机场等,江泽民之子江绵恒的诸多公开身份中,其中之一就是上海机场集团公司等单位的董事会成员。也曾有说法指,江绵恒和曾庆红的儿子曾伟还曾任过东航董事,不过这一点查不到任何官方信息。

东航董事长刘绍勇,生于1958年11月,河南人,2000年12月就任中国东方航空总经理。2002年10月,任中国民用航空总局副局长。2004年8月,任中国南方航空集团公司总经理。2004年11月,兼任中国南方航空董事长。2008年12月,任中国东方航空集团公司总经理、中国东方航空集团公司党组副书记、中国东方航空董事长。2016年12月任中国东方航空集团公司董事长、中国东方航空集团公司党组书记、中国东方航空董事长。

履历可见,刘绍勇在中国航空界可谓根基深。

虽然这样,但根据中央巡视组2015年10月的巡视通报称,东航集团存在利益输送、腐败等问题;四风问题仍然突出,有违规发放奖金补贴、公款吃喝玩乐、公款旅游。利用公司资源进行利益输送,有的领导成立关联公司进行同业经营。巡视组还收到了反映一些领导人员问题线索。

中国航空界因为拥有庞大的经济收益,还有大量美女资源,两者卷入利益输送的可能性都很大。与刘绍勇有密切交集(同为河南老乡,在南航多年上下级)的前中国南方航空集团公司党组副书记、总经理,中国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司献民,于2015年11月被查。而早年大陆媒体曾曝出南航对于与江派周永康、曾庆红密切关联的广东省副省长万庆良的出行格外“照顾”,不仅让其挑选最漂亮的空姐服务,飞机餐也准备比较“豪华”。万庆良考察南航时,也是司献民亲自陪同。

其二,事件中有党支书空姐,也有党委书记,而现在正当中共在全国大搞建党百年庆祝活动,这个丑闻似乎正对其胃口,网友戏称“东航空姐陪睡”是党建项目,这位党员空姐之前的党性极强的语录也被扒了出来。

故此,这次上海警方快速出手“解决”涉案人,一方面是因为会触及刘绍勇甚至是江绵恒一系的势力。另一方面就是上海当局害怕性丑闻在党庆期间扩散,惹中共最高层动怒,乌纱帽不保。

至于事件的真相,可能要待到这个混混的红朝垮塌,否则,天知道!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中文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425/1585179.html

言论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