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苏晓康:习近平“转攻为守”

作者:
习近平须回头发掘毛泽东遗产,不是什么”上甘岭精神”,而是”一穷二白”、”自力更生”之类,还有计划经济、票证制度、粮食副食布匹定量等等,而这样的社会也须有相配文化,比如当时全中国唱得最频繁的一首歌,《文化大革命就是好》

2017年习近平十九大做报告三个半小时,宣布“大国崛起”,抛弃“韬光养晦”,他更改宪当皇帝;转眼到2020年秋,北京忽然重提“上甘岭精神”,我的解读是它要收缩抵抗了。恰在此时,“瘟疫东来”,杀了西方一个措手不及,不料没能颠覆美国,他只好回头再捡“韬光养晦”,多少也得装怂。这套伎俩,未知洋人看不看得懂?“上甘岭”那回,我在新书《瘟世间》里评了几句,这会儿正好贴出。】

2020年九月初,中国墙内疯传一段”中央北戴河会议的最新精神”,大力”宣传抗美援朝”、发扬”上甘岭精神”、备战备荒,像一篇小学生作文,然而六十年代”我们的黑白电影”单子里,也没《上甘岭》这部片子,而从电影里发掘”我党遗产”,是一个创举呢。但说这是”北戴河会议新精神”,你信吗?倘不在乎这些墙内词汇的隔世陈旧和荒诞可笑,其释放的信息,乃是习近平已从”大国崛起”战略转移为收缩抵抗。

然而更重要的是,他并未对此前抛弃”韬光养晦”、转而”大国崛起”的左倾盲动承担责任,有惊无险地扭转大战略,亦未见他找谁来做替罪羊。从耍横到装怂,不需付”学费”,这算”新极权”的一个特征?

但这不符合中共一贯性格和作风,即错误路线执行者必须负责下台,乃是此党”伟光正”的诀窍,也是毛泽东”战无不胜”的猫儿腻,否则该党会遭受巨大损失,早就挂掉了;否则从刘少奇林彪,把老毛累得贼死,把全国人民也折腾个溜够,不都白瞎了?

看来这次”北戴河”神秘不宣,应是政治局常委们接受习的”转舵”而不追究责任,任”小学生”继续瞎闹。但是,这一点或许恰是此党当下的”成熟”,因为西方大梦初醒、正兴师问罪,而海外”换人”呼声震天,此局势下”团结”才能共度危机,换习恰恰”要上帝国主义的当”。

这便意味着,该党自觉他们的”合法性”并未损失殆尽,仍可继续为”习极权”支付代价;而国内百姓亦未觉得”换制”有那么要紧,或反正也换不了,就让习”下一盘很大的棋”吧。

一般的说法,是习不仅颟顸,也深通权术,乃中共三十年未见的狠主,直逼老毛。其实,六四屠杀以降,”合法性”成疑,该党若不走普世价值道路,只有相反走集权道路,而且必须越来越极端,俗话说,螺丝越拧越紧,松一扣就滑丝了,所以该党的前景,就是呼唤强硬独裁者,而牺牲社会发展和大众利益,且必须走到与西方和国际社会死磕的那一步,这是屠杀已经预设的前景,西方耗三十年从生意吃亏上才看到这一步。

习近平须回头发掘毛泽东遗产,不是什么”上甘岭精神”,而是”一穷二白”、”自力更生”之类,还有计划经济、票证制度、粮食副食布匹定量等等,而这样的社会也须有相配文化,比如当时全中国唱得最频繁的一首歌,《文化大革命就是好》,被人把歌词改成这样: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嘿,九十号!九十号呀,九十号,九十号!

烟号票,酒号票,豆瓣儿豆粉全要票。

肥皂一月买半块,火柴两盒慢慢烧。

妈妈记,娃娃抄,号票不能搞混了。

说到这儿,倒想起一个人来,跟习争储落败的薄熙来,最能玩这套把戏。2007年”十七”大后,他上任重庆市委书记,从外地空降过来,把自己的亲信王立军从大连调来做公安局长,构陷炼狱、酷刑”治官”,重手荡平地方势力,称之为”打黑”,以民粹手段博得民众拥护,颇得毛泽东”文革”诀窍;”打黑”之后是”唱红”,2009年秋,中国最抢眼的事情,不是北京秦俑方阵式的胡锦涛阅兵典礼,而是重庆的”唱红”,嘉陵江畔传来高亢的”革命歌声”——红旗、红歌、红标语,组成”红海洋”,是被人遗忘了的一个旧景观,乃造势煽动,一种前现代的巫术,假如我们回到”文革语境”,便知道薄熙来是在搞”党内路线斗争”——他对治理中国,跟江泽民、胡锦涛有不同的思路,特别是他”善于”继承和发展毛泽东传统,正以更有效的新术,谋取最高权力。

舆论皆称美国”灭共”,会把中共逼回毛时代,而邓的”韬光养晦”已经露馅,那”光”既蛮又蠢无法再”韬”得回去了。玩毛术,习不幸未经文革锤炼,那时他还小,”打过老师”的大哥哥大姐姐们有经验,可这三十年都贪腐了,据说都对他咬牙切齿。我们不知道,如今在牢里的薄二哥,心里会不会嘀咕:瞧,我在重庆都替你预演过了,要让我来玩,指定比你玩得更花哨更娴熟;而曾庆红会不会暗暗叫悔:早知有今日,当初留下薄熙来多好……。

无论是川普的”贸易战”,还是习近平的”细菌战”,或者两者兼顾,将中国逼回闭关锁国,漂亮的说法叫”内循环”,按老话儿说,那叫”洋务运动”闭幕了,回首三十年师夷,邓小平不过学了一回李鸿章而已,没什么”总设计”可言,然而的确令人感慨:中国起飞,黄金万两,贫富崩裂,山河破碎。如今鸣锣收鼓,缩回去”循环”雾霾和污水吗?

习近平”转攻为守”,除了大力宣传抗美援朝、”上甘岭精神”,备战备荒,做好粮食及能源储备之外,似乎应还有个”花木兰精神”吧,还有诸如:

——启动国家经济双循环体系;

——大力宣传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精神,以举国之力实现高科技及高端制造业突破;

——将国防开支提高到占GDP4%以上;

——突破美国构建的第一、第二岛链,实现对美国战略突围;

——大力发展核武器,真正以强大的核威慑震慑美国的疯狂,等等。

这些都颇有这个独裁者的风格,色厉内荏,然而更大的信号是,”中国崛起”告吹。

六年前,即2014年,我跟法广安德烈有个访谈《野蛮的崛起》,安德烈问:今天中国的崛起,是一种什么性质?

我说,中国经济尤其是近二十年的“掠夺式”的资源耗竭型的发展,使它的资源匮乏非常严重。今天中国对外的发展,纯属资源争夺上的扩张。但是如果不是因为二十五前的六四屠杀,中国完全可以走另外一条更加合理的、消耗更低的发展道路。

核心问题是,邓小平要用经济发展来挽回六四所造成的合法性缺失问题。如果没有这样一个政治危机,中国政府完全可以很合理地安排经济发展,不必走现在这种让中国资源全部耗尽,土地、水源、空气通通污染的发展道路;同时,又在分配上造成了非常严重的不公平,极小部分人拿走了中国90%的财富,其他十几亿人只占百分之几的财富,我们还付出了环境的代价。胡平对此有一个极神似的概括:“枪声一响,变偷为抢”。

反过来说,不偷不抢的话,中国可以笃笃定定的走一条资源低消耗的发展路径,也犯不着到海外去抢资源。今天的经济发展道路造成中国两个丧失:中华民族的生存家园没有了,还有这些年的封闭造成了非常严重的精神荒漠,中国人失去了心灵的家园。所以我可以讲,中国十亿人今天在心灵上也是在流亡。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脸书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425/1585251.html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