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文集 > 正文

范畴:给中南海的最后告诫

作者:

这是一篇从世界和平角度看台湾地位的文章。或许中南海70年来,即使在最内部、最私密的谈话中,都从来没从世界的角度检视过台湾的角色。如果连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习近平都从未想到台湾可能有今天这样一种撬动中共生死的角色,那么听命于他们的小圈子的人就更不可能了。

即使如此,这篇文章还是得写,因为诺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中,总有一些对世界大势具有现实感知的人,他们也许不在当前的权力最核心,但是有朝一日当他们在历史的机遇下成为核心人物时,他们就会需要一个闻所未闻的另类解决方案。总而言之一句话:中南海对台湾地位的思考,迟早需要开一个天大的脑洞,如果自己不开,世界就会强迫它开。

之所以称为“最后告诫”,因为当下还有机会,事态一闪即过,过了这村恐怕就没这店了。

这个大脑洞,必须先谈大势,再聚焦于台湾。大势可以浓缩简述如下:人类整个文明,正处于数千年来未有的范式转移(Paradigm Shift),比起这次,过去什么工业革命、资本主义、列宁马克思主义……凡是你说得出来的人类秩序型态,50年之后、甚至仅仅20年之后,都只会是历史陈迹。

中南海,或者说中国共产党,今天脑海中的“持续一党专政”、“中国GDP世界第一”、“称霸天下”、“统一中国”,即使一时实现了,也不过是建筑在浮沙上的城堡,浪头一来,地基就消失了。别误会了,同样的话,应用在美国身上也一样,这里谈的是整体人类的事,美国也在内。但是,欧美容许谈论、思考这个大势,而在中国不允许思考这件事,因而危险是在中国这一方、时间不在中国这一边。一旦范式颠覆了,首当其冲的就是金字塔权力结构体的中国。虽然到时各国都会输,但是,先输者为寇,后输者为王。

导致范式颠覆的大趋势,至少包括以下三方面:一、人类秩序的“集权中心化”与“分权去中心化”之争;二、全球主义与国家自主之争;三、始自1648年的“西发利亚绝对主权体制”,与“后西发利亚相对主权思维”之争。

地球秩序的范式颠覆,其实早已进行了好一阵子。美国的联邦分权体制,就是对古老欧洲的绝对主权的反弹式创新;欧盟的27国跨主权体制,也是对绝对主权概念的反省。二战后跨国企业的兴起,乃至于国际金融的打通、航空航海公法的制定、会计原则的趋同,全都指向一件事:任何死抱着“绝对主权”意识形态面对世界的国家,都是违反历史潮流的(何况一个单单用“自古以来”一句话就能违反公约的单一政党)。

2020年美国大选中的乱象,告诉人类的信息是:连美国这样一个联邦分权体制,其传统的分权机制都已经跟不上新世代对“权力去中心化”的要求了。欧盟的内部不协调,透露的也是盟内国家对“权力去中心化”的还不适应。

凡坚持集权都自取灭亡

近年来各国新世代对“全球主义”(Globalism)的反弹,不满的并不是跨国的现象本身,反而是对“以跨国之名、行集权之实”的企业或机构之憎恶。想想看,为什么麦当劳、星巴克、宜家家俱等具有“在地”性质的跨国企业并未引起所在国的忧心,而如脸书、微软、谷歌这样的跨国企业却会普遍引起各国的担忧呢?难道不是因为它们的“数据集权”本质吗?再进一步说,同样是科技跨国巨头的苹果公司,为何能凭著一招“保障数据隐私权”就行遍天下而未遭敌意呢?

以上现象和案例,都点明了人类下一波文明的铁律:凡是坚持“集权”和“中心化”的国家、机构、文化,都是在自取灭亡。而“绝对主权”正是集其大成、样板中之样板。

中南海,正在对号入座!如果不是“绝对主权”的概念作祟,北京会在整个南海地区遭到如许的抵制吗?如果不是“自古以来”的可笑说词,台湾在国际上的独立地位会日益高涨吗?如果不是“绝对集权”的毛病,今天需要花上远超过军费的社会维稳成本吗?如果没有“集权统治技术输出”之意图,华为这家公司会被归类为军工企业吗?

早在2015年,作者就在《与习近平聊聊台湾和中国》这本书中,警示过中南海,若想要解套,唯一之道就是顺应人类潮流、放下“绝对主权”这个概念,从世界和平角度接受台湾的中性化(neutralization)国际地位,然后一切其他才可能海阔天空。

6年来,一连串的“绝对主权”作为,从南海到香港,从全党一言堂到全民管理新疆化,从战狼外交到武吓台湾,在在显示中南海打算一条道走到黑。中国共产党9800万党员,竟无1人是男儿?中南海避免“慈禧时刻”、改弦易辙的机会窗口仅馀2年,勿谓言之不预也。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503/1588305.html

文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