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长征5B火箭为何不采用受控坠落设计而不避危险

—从长征5B火箭失控坠落谈中共“科技威胁”

作者:
中共的发展科技,不仅手段邪恶,而且目标更邪——控制人类、控制世界。如果中共能够因此建立“科技霸权”,那对世界实在是个无可比拟的灾难。

王赫:从长征5B火箭失控坠落谈中共“科技威胁” 去年5月5日,长征5B火箭发射了一个类似“龙飞船2号”(SpaceX Crew Dragon)的载人舱进行测试。该火箭在返回时失控。(PSTR/AFP via Getty Images) 正体 简体

4月29日,长征5B运载火箭的第二次发射,将中国空间站工程首个航天器天和核心舱成功送入预定轨道,中共得意忘形。交响乐团露天演奏,背后的火箭升空,新华网形容是“激动人心的时刻”;习近平第一时间发来贺电;中央政法委微博也于5月1日发文“中国点火VS印度点火”,用中国火箭发射成功对比印度疫情海啸火葬大量尸体,引起印度驻华大使馆抗议。

高潮还在后面。由于长征5B火箭 设计问题,其重达21吨的核心火箭段被发现“失控坠落 ”,目前正在太空中“翻滚”,很难确定其何时何地坠落(欧洲航天局估计是在5月8日至5月10日,北纬41度到南纬41度——即北至纽约、马德里和北京,南至智利南部和新西兰惠灵顿之间)。

这引发广泛担忧。例如,5月4日,美军太空司令部在回复媒体查询时表示,位于加州的第18太空控制中队(其为全球太空探测机构提供一线的太空保护和预警),从当日起将每天更新公布这个失控中共火箭残骸在太空的方位;6日,美国国防部长表示,尚无计划击落这枚火箭;7日,美韩军方讨论了如何应对中共火箭残骸坠入地球的问题,日德军方也派人参加。

然而,面对国际关注,中共先是含糊其辞和推诿,继而淡化风险。5月7日,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称火箭的绝大部分器件将在再入过程中烧蚀销毁,“对航空活动及地面造成危害的概率极低。”对于记者问到“你能否保证此次坠落不会造成损害?中方认为火箭将在哪里坠毁?”,汪文斌没有回答,而是称“相关主管部门将及时对外通报情况”。而中共航天局至今未向外界确认,长征5B火箭 到底是受控还是将失控坠落 。此外,诸如《环球时报》等中共喉舌睁眼说瞎话,污蔑国际关注只不过是西方人关于 “来自中国的太空威胁”的炒作。

中共的回避和诡辩毕竟无法掩盖事实。而长征5B火箭的失控坠落,又完全是人为问题。大家知道,长征 5B 是少见的一级入轨火箭(如果加上四枚助推器的话也可以算作“一级半构型”火箭),成功发射后其芯一级会短暂地进入一条近地轨道,绕地球飞行好几天,最终因为地球上层大气耗散的影响,轨道逐渐降低,最后坠落在地球上的某个地方。 之所以说是“某个地方”,这是因为地球上层大气的密度分布会受到当地重力、季节、温度、太阳活动等等一系列的影响,而芯一级的轨道降低速率还会受到其大小、形状、姿态等的影响。因此,要想提前好多个轨道周期精确预测其自由坠毁位置,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当然,消除坠落隐患的方法也是有的。就是在火箭(或航天器)快要落入大气层之前,通过人工控制引擎点火的方法,让其坠落在南太平洋的“航天器坟场”中。曾经受控坠落在此处的航天器包括了已退役的和平号空间站和六个礼炮计划的空间站。1971年至2016年期间,该地区处置了超过263架航天器。

但是,显然,长征5B火箭没有受控坠落设计;也就是说,中共根本就没考虑如何消除火箭坠落隐患问题。

一个有力的证据是,2020年5月5日,长征5B运载火箭首次发射 升空,于11日在美国东部的大西洋上空脱离近地轨道,开始失控绕地飞行并坠落,北京时间5月12日23:33,其巨型残骸——自1991年苏联39吨重的“礼炮-7”号飞船之后最大型的人造天体,长度达到30米、直径为5米,这种规模的人造天体让哈佛大学史密森天体物理学中心的天文学家McDowell直呼:“我从未见过如此大的人造天体经过这么多重要城市的上空……”——在绕地102圈的飞行后,一些残骸如雨点般落在了西非国家科特迪瓦境内,毁坏了数个村庄的多栋房屋住所,幸无人员伤亡。该碎片是1979年美国太空实验室Skylab坠落地面以来的最大的一块。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当时称其“非常危险”。

从长征5B当前两次发射情况来看,它一直存在着失控坠落问题,隐患巨大。而且,根据中共载人航天工程“三步走”发展战略,计划于2022年前后完成空间站在轨建造,发射长征5B火箭还将多次,其对世界的威胁、危害问题就不容回避了。

事实上,火箭(或航空器)的受控坠落设计在技术上已经成熟了,可中共为什么就不采用呢?表面上或许是急功近利或“节约成本”,其实质则是赶超美国的好大喜功、对科技道德底线的无视和对生命的蔑视。

当然,中共这方面的表现绝不仅限于长征5B火箭。我们且不说当前正在肆虐全球的大瘟疫,其真正的来源是什么,武汉病毒研究所能逃得脱干系吗?就拿器官移植来说,中共争当器官移植第一大国,连“这个星球前所未有的邪恶”——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情都干得出来,还有什么它不敢干的?

中共的发展科技,不仅手段邪恶,而且目标更邪——控制人类、控制世界。如果中共能够因此建立“科技霸权”,那对世界实在是个无可比拟的灾难。

因此,对于中共的科技野心,世界必须高度警惕,要有应对手段。毕竟,当今中共渴求的科技霸权,并非不能被遏制。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中文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509/1590846.html

惊人之语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