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曙光915:中东乱局 惯坏哈马斯 驴党功不可没

作者:

许多人喜欢说以色列占领了巴勒斯坦的领土,作为侵略者的以色列还有理了不成?你们力挺以色列岂不是给侵略者张目?如果按照这种说法,与大唐几乎同时兴起的该教数十年间的攻城掠地最终建立阿拉伯帝国,是不是该地区的那些民族和国家,也可以说是阿拉伯人让他们灭国灭族?以色列人侵略残忍,那千年来被伊教荼灭的那些国家和民族呢?

这次冲突起源于耶路撒冷法院的一个判决。在第一次中东战争期间,一栋原本属于犹太人的房产(有房契)被约旦占领后将其霸占分给阿拉伯人居住。以色列人打回来后,并没有强行驱逐这些阿拉伯人,允许他们继续住,但他们要交房租给房主。

结果,这几家住户既不交房租,也不想搬走。我们住这么长时间了,不交房租还要赶走?还有没有天理了?其实,这种事将来必定会在欧洲发生,而最近法国退役将领的公开信表示法国内战在即,与这种因素关联很大。

众位一定要记住,以色列人对产权远比其他民族更加重视,毕竟两千年来没有祖国的以色列人,如果再没有产权概念,他们和奴隶就没有了区别。

然后,哈马斯和以色列内的阿拉伯人都不干了,要给信仰兄弟打抱不平。然后,冲突就这样爆发了。向以色列发射了2000多枚火箭弹的哈马斯,在头脑接连被斩首后,终于冷静了下来,请俄罗斯居中协调让以色列停火,以色列则回复称什么时候开始战争你说了算,什么时候结束则是我说了算。

光从哈马斯这个病急乱投医找的调停人,就知道其离被暴揍结束还远得很,因为战斗民族早在叙利亚被以色列打肿了碧莲,有什么资格来做调停人?要想停火,得跪求让你们感到可以向以色列搞一波的败家灯,而不是普帝。

其实,本轮冲突早在去年大选之后以色列就警告过,那就是败家灯上台会导致以色列和伊朗的战争。伊朗豢养的哈马斯这一波挑衅,遭到以色列的精准斩首报复,当然也是和伊朗开战的一种方式。而且有证据证明,哈马斯发射的射程高达100公里以上的火箭弹技术就来自伊朗。

5月12日,拜登与内塔尼亚胡通话时称“以色列有权利进行自卫。”白宫在第二天的声明中说,拜登“谴责哈马斯和其它恐怖组织发动火箭攻击,包括针对耶路撒冷和特拉维夫。”

其实这事儿本就是败家灯重启川普时代已经停止的给予巴勒斯坦的援助,外加重回伊核协议绥靖伊朗,让这俩狼狈为奸的货以为美帝对以色列的支持力度降低惹出来的。事实上,拜登对以色列的所谓支持,也仅仅是遵循以往美国政府的惯例,没有表现出特殊地方。如今,拜登在这场冲突的作用,是在哈马斯被斩草除根之前让以色列刀下留情,给其留下下次继续搞事儿的火种。当然,以以色列人的智慧,也不会让哈马斯死绝,否则以色列国内的左派也得岁月静好,这样搞不了几年,以色列就会变成欧洲。

美帝国务卿布林肯称“哈马斯这个恐怖组织不分青红皂白地发射火箭弹,以平民为目标,(相比之下)与以色列的自卫反击,以恐怖分子为目标,两者之间存在着根本的区别。”显然,布林肯对双方是非问题上的认知要更加清晰,也没有在双方孰是孰非问题上各打二十大板。

作为老牌政客,佩洛西在声明中也称:“以色列有权保护自己免受攻击,这种攻击的目的是散播恐怖,破坏和平。哈马斯加快暴力行动,只会有可能杀害更多平民,包括无辜的巴勒斯坦人。”左疯佩洛西的看法证明其并不糊涂,因为哈马斯的暴力行动,加上其根本不具备挑战以色列的军事实力,而且其躲在加沙这个人口稠密的城市,故意把妇女儿童平民推在前面,必然增加平民的伤亡。而且哈马斯发射的火箭弹,有一部分被以色列拦截,另一大部分却掉在加沙,这些毫无准头的火箭弹,谁说不会造成巴勒斯坦人的死亡?

对以色列的支持,共和党毫不含糊,共和党联邦众议员吉梅内斯称他和至少50名众议院共和党人正在共同提出一项决议,谴责“哈马斯的恐怖主义行为”,并支持以色列有权保护自己免受火箭弹袭击。

相比而言,佩洛西虽然力挺以色列,但绝不敢号召如此多的驴党众议员来谴责哈马斯。因为如此一来,势必让驴党内讧。为毛?根据早先的民调,驴党的支持者包括政客,力挺巴勒斯坦的居多。而且,哪怕在互联网高度发达,哈马斯躲在平民区向以色列发射火箭弹,把妇女儿童当挡箭牌,展示这种赤果果的恐怖主义行径之际,依然不能改变诸多驴党人的态度。

AOC的恩师,老左参议员桑德斯在推特上写道,“我们再次看到,与政府结盟的右翼极端分子在耶路撒冷的不负责任的行为,如何迅速升级为破坏性的战争。以色列儿童不应该像今晚许多人那样,恐惧的在防空洞里过夜。巴勒斯坦儿童也不应该像许多人那样,在占领区的持续暴力和压迫下成长。”

这位老左的态度是对冲突双方各打二十大板,和哈马斯的不分青红皂白乱射火箭弹差不多,至于所谓右翼极端分子,显然指内塔尼亚胡。不过比起来较为持重的老朽桑德斯,在驴党颇具影响力,更加年轻的众议院四大辣子鸡就可没那么客气了。

AOC痛斥拜登对以色列的支持,她说:“拜登只是指责哈马斯的行动,说这些行动应受到谴责,却拒绝承认巴勒斯坦人的权利,从而强化了巴勒斯坦人煽动这种暴力循环的错误观念。”“这不是中立的语言。它站在了某一方,即(以色列)占领的一方。”

这货的说法代表二战后祸害世界的那种左派流行的观点,她除了渲染一些民族独立的煽情玩意儿,对躲在妇女儿童后面这种明显违背现代文明价值观的哈马斯毫无指摘。其实,拜登非但没有拒绝承认巴勒斯坦人的权利,事实上,正是因为拜登开始给巴勒斯坦送上大笔美元,让哈马斯觉得败家灯时代不比川普时代,可以趁机对以色列搞一下,结果之前几千枚火箭弹打不死一个人的情况在伊朗火箭技术的加持下生变,造成了数名以色列人的死亡,而死亡名单上的哈马斯头头自然也急剧攀升。这些头头如果真要鬼魂索命,完全可以去找败家灯。

索马里裔,靠着和亲哥哥假结婚骗到美国国籍的明尼苏达州联邦众议员奥马尔指责以色列是“恐怖主义”。“以色列空袭、杀害加沙的平民是一种恐怖主义行为。巴勒斯坦人应该得到保护。与以色列不同,铁穹等导弹防御计划并不是为了保护巴勒斯坦平民的。在开斋节这一周不谴责这些袭击是不合情理的。”

奥马尔就是那个把911说成是一些人做了一些事的家伙,她能对美国人自己的浩劫轻描淡写,更何况区区以色列。而对川普下令斩首苏莱曼尼,这货也如丧考妣。总之,这些家伙对恐怖分子的定义和世界标准不一样,基地组织苏莱曼尼在她而言,都是大英雄。

作为巴勒斯坦裔,川普任内妄想到加沙煽动巴勒斯坦人向以色列暴力相向,因而被川普呼吁以色列拒绝其进入加沙的密歇根州联邦众议员特莱布在推特上写道:“当我第一次和我的姐妹在阿克萨清真寺祈祷时,我才7岁。它是穆斯林的一个圣地。这相当于攻击基督教徒的圣墓教堂,或犹太人的圣殿山。以色列在斋月期间攻击它。美国总统的愤怒在哪里?”

2019年,以色列禁止特来布与奥马尔进入以色列。

这厮被以色列驻美大使埃丹痛斥道:“女议员特莱布,你也许应该睁开眼睛看看整个事件。伊斯兰教第三大圣地,正被用来囤积莫洛托夫鸡尾酒(燃烧瓶)和石块,这些石块被投向警察和在圣殿山下的西墙祷告的犹太信徒。”

“女议员,你的推特不是在呼吁和平与平静,而是在煽动紧张局势,”“也许你没有意识到,你的话鼓励了哈马斯等恐怖组织向平民发射火箭,并对犹太人发动攻击。”

虽然驴党在对付川普和共和党上,如今是让人恐惧的一票不跑的高度团结,但是在是否支持以色列问题上,还不至于共进退。的确,美国还不是朝鲜伊朗,政客有不同的观点非常正常,但从这些驴党政客对巴以冲突的态度,其实能看到如今的驴党为什么走到左疯的地步,也能望见这几十年来美国政治是如何的堕落。也正是因为这种堕落,惯出来了无数大大小小的哈马斯。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移光幻影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516/1593603.html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