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国际财经 > 正文

通胀之下:中国炒房团决战美国华尔街

通胀潮正在袭面而来。有趣的是,这一场通胀潮首先发作在原材料领域,已经把制造业主们洗得欲仙欲死。由于中国国家统计局的物价指数根本就不着调,从来都与现实世界不产生任何实际关联,所以我筛选了十种重要商品,实时追踪它们的价格变化,计算它们的价格平均变化幅度,是为老蛮版的物价指数。

2014年以来十种重要商品期末价格追踪(作者制表)

今年以来,截至到5月上旬,物价累计涨幅已经达到10%这种恐怖的程度(常识:年物价涨幅达到5%以上,就被视为通胀,7%以上,就是恶性通胀)。对中国来说,目前主要的物价涨幅还被控制在原材料领域,还没能有效的向终端消费品传递。但这种对终端消费品价格的压制,从来都不可能长期维持。制造业主单方面忍受原材料价格上涨,付出的代价,无非就是利润下降乃至是亏损。他们实在无法忍受的时候,要么就是关闭企业,造成供应减少,消费品价格随之上涨;要么就是直接涨价。总之,只要原材料的这种涨幅再持续一个季度(制造企业的订单基本是提前一个季度接单),那么终端消费品的物价也必然会随之迎来暴涨。

关键的是,本次全球通胀的起点是美国,美国那边终端消费物价已经控制不住了,4月份消费物价同比涨幅4.2%,环比涨幅0.9%,乃是美国本世纪以来的最大单月消费物价涨幅。这一轮的全球大通胀的起因,就是新上来的拜登政府奉行极端左派宗旨,一边在国内搞大封锁,同时疯狂印钱,几万亿几万亿美元的印钱;另一边则推行极端环保主义,逼迫生产企业付出高昂的环保成本,并疯狂打压美国国内的石油生产和运输,把油价直接拉翻倍了。左派治国,天怨人怒,把全球经济往深渊里带,这事真是不知道应该怎么评价。

好吧,言归正传,现在美国的终端消费物价已经开始暴涨,难道中国居然可以不跟着涨?对于现在经济全球化的程度来说,绝没有这样的道理。而且,最麻烦的是,目前来说中国还能控制住国内的食品价格,然而,全球食品价格其实都在剧烈上涨中,中国到底还能压住食品价格压多久,那真是一件不容乐观的事。

根据海关数据,中国最重要的食品进口品种,大豆,4月份的进口单价543美元/吨,较去年12月份的435美元/吨,价格涨幅已经达到了24.8%。中国每年的大豆进口量都高达1亿吨左右,它是食用油的重要原料,榨油之后的豆渣也是非常重要的饲料和工业原料。进口大豆价格暴涨,最终一定会在终端食品的价格上体现出来。在这个问题上,行政指令是没用的,无论多强硬的行政指令都没用。

美国大豆期货价格2020年3月以来的走势(网络图片)

美国大豆期货价格走势。这种走势是毫无办法的,全世界都要受影响,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脱离美国市场独立定价。

这还没完。由于美国极左政府奉行非常奇特的人道主义理念,即使对于极端恐怖分子,也要给人家发援助。川普时期停掉了对巴勒斯坦的每年数十亿美元的援助,所以巴勒斯坦老实了四年,中东局势一片大好,阿拉伯国家排着队跟以色列和解,签订和平协议。结果拜登一上任,立刻就恢复了对巴勒斯坦的现金资助。巴勒斯坦手里有了钱,当场就开始闹事,随随便便找了个以色列搞野蛮拆迁的借口,就开始往以色列扔火箭弹,一扔就是上千枚。以色列当然不会束手就戮,于是展开了精准反击,挨个点杀巴勒斯坦的军事指挥官。两边现在都打出了真火,中东的整体和平局面就此烟消云散。这场战争如果控制不住的话,那说不定,就是第三次世界大战的起点了。不过这事现在说起来还稍微有点嫌早,最麻烦的是,中东地区陷入动乱状态,受影响最深的,还是是油价。

石油价格此前的涨幅就不说了,再涨下去,其实谁都受不了。现在油价已经在65美元/桶的位置附近纠结了十周了,在全球大通胀的背景下,将油价压制了足足十周,这已经是欧佩克组织全面扩大产能的结果了。但是美国现在搞养虎为患这一套搞上了瘾,活生生的促成了巴以冲突,关键是拜登和他背后的左派群体又缺乏担当,没有危机应对能力,这事现在就算是失控了。如果巴以冲突扩大化,中东各国开始选边站队,参与到冲突之中来,甚至极端一点,只要有任何一个中东产油国参与到冲突之中,那油价首当其冲,当即就会冲上天。

这就是我们面临的全球大背景:美国的拜登极左政府,正在拼了老命的把全球经济往深渊里带,一会儿就闹出来一个幺蛾子。在这件事上,我希望我的读者们都能保持足够的判断力。这里,给你们一个最简单的判断标准:只要是拜登极左政府干出来的事,其决策必然是愚蠢的,其结果必然是对全球经济有害的,绝不会有例外!而对于现在从美国输入进来的大通胀,中国准备如何应对?

今年以来,中国无论是在财政上,还是金融上,其实都出现了明显的收缩迹象。下面给出的是2016年至今的全社会融资增量数据表,今年1-4月,社会融资增量12.12万亿,同比2020年同期的14.21万亿,萎缩了14.8%。

2016年以来中国社会融资增量变化情况(作者制表)

最主要的萎缩之处是两个:企业融资和政府融资。今年1-4月企业融资规模6.69万亿,较2020年同期的9.26万亿,大幅萎缩了2.57万亿;今年1-4月的政府融资则萎缩了0.98万亿(1.76万亿-2.74万亿)。这其实意味着中国金融系统今年不再像去年那样大规模借钱给现金流即将断裂的企业,另一方面,政府今年也已经不愿意再大规模借钱搞基建了。好在中国的居民还保持着高昂的买房热情,砸锅卖铁不吃不喝,也要坚持买房,越是通胀越要买房。所以居民融资出现了大幅上升,今年1-4月居民融资3.09万亿,较2020年同期的1.87万亿,大增了1.22万亿。

各位,这种企业融资与政府融资同时萎缩的情况,其实就是中国政府面对扑面而来的通胀潮最重要的应对措施了。然而,现在全球通胀之势正烈,中国进行资金收缩,其实只能说是聊胜于无,谈不上有什么太大的意义。商品定价早已全球化了,指望独善其身是不现实的。欧美现在深陷左派治国的陷阱,普遍水深火热,一波对治国一窍不通的蠢货在台上,除了大肆印钱之外,最擅长的就是大搞男女同厕运动。

我们现在这么冷眼一看,感觉简直就是2008年的镜像,完全逆转了过来。现在的中国,就是2008年时期的美国;而现在的美国,就是2008年的中国。2008年的美国被迫刺穿了地产泡沫,把底层财富血洗了一次。各位,你们必须意识到,这种血洗其实就是一次资产价格的重新定价过程,在这种全社会重大资产重新定价的过程中,是不会发生通胀的。而现在的美国,则一会儿三万亿一会儿两万亿的搞大投资大补帖计划,跟08年的中国一模一样。

就现在这种美国主动向全世界输出通胀,拉着全世界一起扑街的情况,想要把这波通胀潮遏制下来,唯有重来一次重大资产泡沫破灭,资产重新定价的过程。现在全世界两大资产泡沫,一个是美国的股市泡沫,另一个是中国的地产泡沫,刺穿任何一个,都可以当即遏制通胀的大蔓延。所以接下来,就是这两大泡沫的较量时间了,看谁更坚韧,更能抵抗通胀的冲击。也就是,在本质上,这就是中国的炒房团,决战美国的华尔街。

对这场莫名其妙就发生了的世纪大对决,老实说,笔者我是充满期待的。这事实在是太有趣了!在本月之前,根本就没人想到,通胀潮就这么迅速的扑面而来并发作到终端消费领域了。而符合逻辑的推演,也只能是中国的炒房团和美国的华尔街,来决一次生死。再想想中国老百姓今年至今都在热情洋溢的买房,我人生中第一次被老百姓的买房热情给感动了,觉得他们真的是“最可爱的人”。想必华尔街的有识之士,看到中国今年1-4月居民贷款增量同比增幅65.2%的数据,都会直接吓尿吧。所谓侠之大者,为国买房,古人诚不我欺也!

责任编辑: 李韵   来源:蛮族勇士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519/1594879.html

国际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