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收治神秘新冠(中共病毒)病患引报复?5,000难民大渡海

西班牙在非洲的海外自治城市休达(Cueta),17日傍晚突然无预警登陆数千非洲偷渡客。事前完全没有收到情报、也毫无预警的边防警力,完全无力于阻挡这批偷渡人龙的“登陆突袭”。截至17日晚间11点为止,休达市府预估已至少有5,000名非洲偷渡客非法入境。图/路透社

“西撒哈拉的主权战争,竟在西班牙引起新一波难民偷渡潮?”西班牙在非洲的海外自治城市休达(Cueta),17日傍晚突然无预警登陆数千非洲偷渡客,光是傍晚3小时内,就有超过5,000人游泳渡海,此一偷渡数字不仅刷新了西班牙单日最高纪录的250%;摩洛哥边境军警的不通报、不预警、不阻止,更让西国政府大为恼火,怀疑摩洛哥方面的消极态度是对马德里的“故意报复”——但摩西两国为何突然交恶?

关键的原因,则是西班牙秘密收诊的一名来自于西撒哈拉沙漠的“神秘COVID染疫VIP病患”。休达自治市是西班牙位于非洲大陆西北角的海外飞地。其座落于直布罗陀海峡东南端,除了海路之外,陆路各方都被摩洛哥领土所包围。该地自中世纪以来,就一直由西班牙统治,到了1956年摩洛哥独立后,西班牙虽然放弃了大部分的北非领地,但却坚持保留休达与麦里亚(Melilla)至今。

尽管针对休达与麦里亚的历史主权与“解殖返还”问题,摩洛哥与西班牙长年以来都有政治上的争执;但就经济互动而言,休达开放给摩洛哥的经贸人流仍十分密切。以麦里亚为例,常态就有3万5,000名摩洛哥移工“每日往返”到西班牙飞地工作,各种“跑单帮”的欧非带货贸易,亦是摩洛哥本地极其仰赖的重要经济命脉之一。

然而西班牙飞地的北非经济生活圈,从2020年3月起就已因“欧洲疫情严重”而遭到摩洛哥政府封锁中断。将近15个月的往来中断,不仅瘫痪了飞地贸易,也加剧了摩洛哥的经济衰退与大规模失业问题。

西班牙在非洲的海外自治城市休达(Cueta),17日傍晚突然无预警登陆数千非洲偷渡客,光是傍晚3小时内,就有超过5,000人游泳渡海,刷新了西班牙单日最高纪录的250%。图/路透

不过摩洛哥沿海的失业压力,虽然自今年2月以来接连引爆了劳工抗争,呼吁拉巴特当局“尽快解封西班牙”以缓解摩洛哥本地的劳工生存困境;但就边境状况而言,摩洛哥仍遵守着对欧盟与西班牙的“难民管控承诺”,无论是休达还是麦里亚,都没有因此出现“偷渡骤升”的问题——直到一星期前,边境的非法入境通报,突然急剧攀升。

过去一星期来,原本大致平静的休达与麦里亚,突然连续通报有“偷渡人潮”入境。这些非洲的偷渡客,除了趁隙翻过边境铁丝网外,大多都趁著退潮时间,直接从摩洛哥的边境海滩“游泳”或“徒步涉水走浅滩”进入西班牙飞地。但这段时间的偷渡攀升,一般只有30多人、最多只不到130人,不料周一傍晚越境人潮却“瞬间爆炸”。

西班牙《国家报》报导,从摩洛哥边境“游泳登陆”的偷渡客,从17日清晨就开始陆续出发。但数千人的“偷渡团主力”,却是在下午4点半到7点之间,趁著潮汐机会大举越境。一时间,休达沿岸犹如“海上高速公路”一般塞满了偷渡客,事前完全没有收到情报、也毫无预警的边防警力,完全无力于阻挡这批偷渡人龙的“登陆突袭”。

截至17日晚间11点为止,休达市府预估已至少有5,000名非洲偷渡客非法入境——此一数字,不仅创下了西班牙现代边境管控制史上的“单日最大量偷渡潮”:比起去年11月在加纳利群岛的单日2,000人取缔数字,更整整高出了2.5倍。

西班牙《国家报》报导,从摩洛哥边境“游泳登陆”的偷渡客,从17日清晨就开始陆续出发。但数千人的“偷渡团主力”,却是在下午4点半到7点之间,趁著潮汐机会大举越境。一时间,休达沿岸犹如“海上高速公路”一般塞满了偷渡客。图/欧新社

在游泳偷渡的跨海人潮中,约有3分之1是未成年男女;已知至少1人因体力不支,在海中溺毙,其馀成功登陆者少部分被紧急增援的西班牙警队“就地遣返”,数百人则被安置到临时检疫中心“防疫隔离”,但更多的逃散偷渡客却直接在滩头鸟兽散、遁入了休达工业区后就“下落不明”。

尽管当前的西班牙正在防疫解封、并配合疫苗施打而逐步进入“后疫情时期”,但短时间闯关入境的5,000名非洲偷渡客,却仍让休达自治政府极度紧张,除了全力抽调警察搜捕之外,更直接请求马德里中央政府派出军队与警察“紧急增援”。

但在西班牙上下为了逮人而焦头烂额的同时,马德里方面却愤怒地向媒体透露了对摩洛哥“故意释放难民闯关”的高度不满,并怀疑这场“大偷渡”闹剧,摆明就是拉巴特当局对于西班牙政府的“外交报复”。

“摩洛哥是故意的,他们就是想报复西班牙对西萨哈拉分离主义领袖的‘秘密诊治’!”

在游泳偷渡的跨海人潮中,约有3分之1是未成年男女;已知至少1人因体力不支,在海中溺毙,其馀成功登陆者少部分被紧急增援的西班牙警队“就地遣返”,数百人则被安置到临时检疫中心“防疫隔离”,但更多的逃散偷渡客却直接在滩头鸟兽散、遁入了休达工业区后就“下落不明”。图/路透社

短时间闯关入境的5,000名非洲偷渡客,让休达自治政府极度紧张,除了全力抽调警察搜捕之外,更直接请求马德里中央政府派出军队与警察“紧急增援”。图/路透社

图/欧新社

西班牙与摩洛哥的外交翻脸,始于今年4月下旬。当时,摩洛哥媒体突然发出独家报导,指控西班牙政府“恶意介入摩洛哥内政”,涉嫌秘密收治染上COVID-19的“西撒哈拉叛军领袖”布拉希.加利(Brahim Ghali)。

现年71岁的加利,是西撒哈拉独立武装“波利萨里奥阵线”的秘书长,也是“撒哈拉威阿拉伯民主共和国”的总统——自认西撒哈拉是主权独立的波利萨里奥阵线,自1970年代末期就一直寻求“独立建国”;但邻近的摩洛哥与茅利塔尼亚却同时主张拥有西撒哈拉的统治主权。

三方因此爆发了超过15年的“沙漠混战”,一直到1991年才接受联合国的调解停火,但西撒的独立自决公投却一直停滞不前,摩洛哥王国也始终没有完全放弃对西撒哈拉的主权立场。

波利萨里奥阵线与摩洛哥的“休战对峙”,一直持续到2020年12月——摩洛哥王国突然以“波阵恐攻袭击摩洛哥建筑工人”为由,重新发动了沙漠战争;同一时间,时任美国总统川普也在女婿库许纳的安排下,出人意表地承认“摩洛哥拥有统治西撒的合法主权”——一时间的国际大乱虽让摩洛哥得以趁势进击,但全球疫情中无人知晓的沙漠战争却自此蔓延开来。

在西撒哈拉冲突持续进行的同时,长期扶植波阵、意图以之制衡摩洛哥的“背后靠山”阿尔及利亚,也持续支持着撒哈拉威独立运动,甚至权力庇护著波阵71岁的领导人加利。不料,今年春天,加利却染上了COVID-19,病况据说达到重症,因此阿尔及利亚情报机关这才秘密安排他“出国急救”。

现年71岁的加利,是西撒哈拉独立武装“波利萨里奥阵线”的秘书长,也是“撒哈拉威阿拉伯民主共和国”的总统。图/路透社

重症的加利,据传是在4月21日经阿尔及利亚安排,持“阿国假护照”入境西班牙北部的拉里奥哈省就医——由于该员身份敏感、染疫重症,疫情当头西班牙又有严格的出入境管制,一般的阿尔及利亚公民根本不可能在此种状况下入境就医,因此全案的特殊收治,也明显得到了西班牙国安单位与外交部的“最高层级认可”。

然而加利以假身份潜入西班牙就医的消息,却被摩洛哥间谍网路所知悉——3天之内,“西班牙偷收西撒叛军首脑”的新闻,就在各大媒体传开;摩洛哥中央政府更于4月25日急召西班牙大使,除了表达最强烈的抗议外,更威胁马德里当局:

“若继续干预摩洛哥平乱...我国必将祭出最强硬的‘报复’。”

正也因此,5月17日的“休达大偷渡事件”,才会被西班牙舆论认定为“摩洛哥摆明是故意搞鬼”。

去年西撒战争。图/法新社

西班牙内政部与外交部私下对本国媒体抱怨:在休达大偷渡之前,摩洛哥的边境城市费尼迪克就已塞满了“越境难民团”,但摩洛哥内政部与边境警察事前不仅完全没有通报西班牙;扣押线报的同时,摩洛哥警察更是“极度消极”,完全没有阻止偷渡客渡海出境的打算,反而袖手旁观、默默地鼓励数千难民“游泳入休达”。

摩洛哥政府的故意态度,让西班牙舆论很是恼火,因为收治波阵领袖是一回事,人还不一定真的能治得好,且西班牙也有其人道理由与外交压力;然而在疫情当头的状况之下,摩洛哥明明就收了西班牙与欧盟拨给的“反偷渡安置补助预算”,怎么胆敢说摆烂就摆烂,意图将“难民武器化”作为对一级盟邦的外交报复?

但对此,摩洛哥政府则矢口否认,除了严肃否认“反偷渡不力”的责任之外,还若无其事地表示自己也不清楚这数千偷渡客是从何而来?仅强调后续的遣返作业与边境管控,摩洛哥仍会保持着外交合作的善意,但后续还会不会有更多难民被“故意放行”?摩洛哥对染疫重症中的加利,又有何诉求?在边境大乱的偷渡风波中,也让这场外交阴谋显得格外现实而无情。

图/欧新社

责任编辑: 李韵   来源:转角国际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522/1596111.html

国际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