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躺平的韭菜不好割

“躺平”这个词的存在端的是年深月久,但今年热起来却非无的放矢。是它选择了一个时代,比如去年是“内卷”。只不过内卷过于含蓄,没有“躺平”暗示的猛烈,实则非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内卷意在蛋糕不够分,而躺平则是分不到的人干脆撂了挑子:老子不干了。

“躺平”这个词的存在端的是年深月久,但今年热起来却非无的放矢。是它选择了一个时代,比如去年是“内卷”。只不过内卷过于含蓄,没有“躺平”暗示的猛烈,实则非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内卷意在蛋糕不够分,而躺平则是分不到的人干脆撂了挑子:老子不干了。

反正我不会谴责躺平族,本身就是“道不行”,与人无关。躺平族就算不躺平,也分不到蛋糕。与其如此,采菊东篱下的田园浪漫,也不失为一种选择。

于是负责打鸡血的人开始工作了,当然这并非鸡娃,远达不到那个“善”度。他只会说:你活在最好的时代,中国年轻人,是世界上最早买房的群体。你去看看日本人多大岁数才还完房贷,难道我们现在指望的是房价很低?女朋友一追就成功?房子带来了痛苦,在得到房子的一瞬间,也带来了幸福。

这话谁说的我便不透露了,反正你一查就能查到。至于是不是幸福,我也没法评价,毕竟苦于这幸福迟迟不来者众多,一顿饭吃掉这种幸福N次方的亦不在少数。蛋糕有限,成功学传播遇到阻碍很正常。先富并没有带动后富,先富忙着在分蛋糕,割韭菜

如果你问我“为什么骂躺平的声音越来越多了”,我想以上就是原因。并且,韭菜看不到希望时,选择了放弃和躺平,那已经是最和谐的形式。

当然,中国人一向被认为勤奋,中国成了世界工厂。可是接下来呢?2012年南都报“珠三角一年被机器断手指4万只”。打工诗人郑小琼写道,珠江三角洲有4万根以上的断指,我常想,如果把他们摆成一条直线,会有多长?而我笔下的文字,却不能将任何一根断指连接起来。

郑小琼不可能得到答案,这答案太过行尸走肉,也不好。我们应该谈点好的,比如这些人创造的价值,高楼大厦、霓虹闪烁、现代化设施,如果在这些东西上能够刻下名字的话。

其实刻下名字也没用,那并不代表你也有份,高楼大厦是别人的,与你只有一毛钱关系。而那一毛钱,早先已经给过你。是的,你有断指和一毛钱。

若不嫌乏味读到这了,我觉得你应该放过那些选择躺平的人,更不与他们强调一个个谎言,说什么奋兴才有机会。这么宣传也不是不行,至少要把概率图放在上面。事实上,无数穷人不惜代价地劳苦和忍耐,最多也就是升级下草料和马厩,好生出下一代牛马继续奋兴的老路。

至于躺平的人自己,也不能为了躺平而躺平,更不必信了所谓的“躺平便是死去”。人的思维天然固态,加上外在又一引导,宕机来的更快。没有谁规定,躺平之后不能奋起。你今天选择躺平,那么明天自然可以再坐起来,倘若有人以此嘲笑你变化无端,蠢蛋岂知英雄来自于人民。蹲下所为,便是跃起。安睡带来的除了黑夜,还有天明。

不好意思,开了个玩笑说地大家可能有些激动。这不是躺平,而是蛰伏,有猛兽伺机而动之嫌。不过孔子为何要乘船浮于海,那是因为邦无道。邦无道哪来机会给你再荣归故里?

躺平就是躺下,告诉苍天,我认输。是内卷榨干最后一丝希望后的失望,是破罐子破摔,是与其役役于成功,不如安息于躺平。

可没想到的是,躺平的人越来越多,着急的人也越来越多。

责任编辑: 秦瑞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522/1596286.html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