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中国流行“躺平”被指非暴力反抗 党媒带头开批

最近,“躺平主义”在中国流行起来。越来越多年轻人主动降低生活成本,尽量不工作或少工作,引起舆论关注。有人认为这是另类的“非暴力不合作”,而中共不会容忍这样的反抗。很快,党媒带头五毛跟进,中共又打起了“境外势力论”的旧牌。

2021年5月11日,中国北京上班高峰时间,一些民众正在过马路

在中国有些年轻人,他们不想继续充当有权有势者赚钱的工具,不愿意继续过勤勤恳恳却报酬凉薄的日子。他们开始主动降低自己的生活欲望,不买房、不买车、不结婚、不生娃、不追名逐利,甚至不消费,只维持生存最低标准,只做最低限度的工作,其馀的日子“躺平”,做自己想做的闲事。

“躺平主义”在年轻人的圈子里逐渐流行起来,现在已成为中国互联网上的流行词,得到很多年轻人的认同。他们还形成了许多“圈子”,相互讨论对“躺平主义”的认识,分享如何“躺平”得更舒服的经验。

从互联网上的讨论来看,许多年轻人对中国房价高企、生存空间狭窄、社会资源分配极大不公的现实感到绝望,他们发现,无论自己怎么努力攒钱、贷款买房、抢号买车、结婚生子,都无法让自己感到幸福,原来自己始终都不过是那些真正有权有势者的“肉鸡”,还一不小心就会成为被权贵们收割的“韭菜”。

“躺平主义”者发现,正常的努力和积累,完全无法抵消这个社会对自己的疯狂消耗,将来有了小孩又要重复自己的恐怖轮回,这样的所谓“奋斗人生”没有意义。他们还意识到,自己越努力,就越是在为那些有权有势的人“磨刀”,等同于助纣为虐。最常见的说法是,“你努力了,你的老板才更有资源压迫你”。

因此许多人认为,既然自己改变不了残酷不公的现实,那就干脆什么都不做。为了不再卷入令人筋疲力尽的社会现实,不再让自己的无价值人生被反复消耗,他们选择加入“躺平主义”的潮流。

有人说,“这是绷紧到极点后的自我松懈”;有人说,“不能站着,又不想跪着,那就躺下吧”;还有人说,“既然我拼尽全力也没有赢的机会,我干嘛还给你当陪玩”。

推特用户戴维在推文中写道:“躺平主义是中国年轻人对现实的抗议,也是最无声也最无奈的反抗。”

然而,躺平主义在中国的网络上刚刚热烈讨论了几天,中共党媒就开始带头发文进行批判了。例如,中共党媒《光明日报》5月20日刊文称,当今的一些年轻人“未富先躺”十分消极,这些“躺平族”对经济社会发展有诸多不利,要引起社会的警惕。

与此同时,中共“五毛”们立即在海外网络社交平台上带风向地发帖,宣扬“躺平主义”是境外势力的阴谋,要“警惕境外势力打茶饮牌”,影响了广大中国青年“自愿加班”等等。

推特账户@realEmperorPooh日前发帖称,“躺平主义”来源于上世纪80年代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在尼加拉瓜空投的《尼加拉瓜自由战士手册》,那本手册的内容就是鼓励民众“迟到、怠工、请病假旷工”,甚至丢弃生产工具或到警察局纵火。帖文更言之凿凿地说,“天天喊躺平的99.85%是领了CIA的任务”。

中国资深媒体人、现居德国的时事评论家、作家长平,日前在德国之声上发表了一篇评论文章,讨论中国当下出现的“躺平主义”潮流。

长平在文章中指出,当前在中国年轻人中流行的“躺平主义”其实不同于老一代人所说的“思想消极”、“不求上进”,它更具有主动选择和反抗行动的意义,因此被称为“中国年轻人的思想解放”,是一种对低水平竞争的现实社会无声和无奈的反抗。

文章进一步指出,即使是“躺平”,也是需要制度环境的保障才能实现的。首先,“从硬件上说,它需要有一定的社会福利,让躺下的人不那么容易饿死”;其次,还需要有真正的法治,“让城市官员不能动辄驱赶‘低端人口’”;第三,还需要更少歧视、更多尊重的社会文化,以及自我赋权、独立自主的观念意识。而在当今的中国,这些条件显然都不具备。

文章的结论是,年轻人感觉太累了而“躺平”休息一下是可以的。但是,“如果真的产生了反抗社会的效果,或者说让当局感觉到了反抗的意味,他们一定不会让它发生”。

责任编辑: 李华   来源:新唐人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522/1596359.html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