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深圳300米赛格大楼晃动 摇出中国超高楼野蛮生长现况

2021年5月18日,深圳华强北第一高楼赛格广场大厦发生振动引全网围观,目前原因仍待调查,但这一晃,也引发外界对超高层建筑安全的关注。中国是全球拥有高层建筑物最多的国家,但官方在2020年严格限制各地盲目建设“摩天楼”,这为中国的超高层建筑带来了什么样的影响?

工作人员对赛格大厦检测。

在官方祭出摩天大楼限高令之后,一座超300米高大楼仍莫名晃动好几天,留下一堆未解的问号。

2021年5月18日,深圳华强北第一高楼赛格广场大厦发生振动引全网围观,目前原因仍待调查,但这一晃,也引发外界对超高层建筑安全的关注。中国是全球拥有高层建筑物最多的国家,但官方在2020年严格限制各地盲目建设“摩天楼”,这为中国的超高层建筑带来了什么样的影响?

大厦上下震颤股价应声掉

楼高75层的深圳华强北路赛格大楼自18日起连三天出现晃动,吓坏了多位深圳赛格大厦商户,上千民众狂奔逃离。相关视频上网流传仅一天,19日.20日又接连晃了两天,大楼管理处再次安排楼内人员应急疏散及撤离。

事后经多家专业机构对赛格大厦的振动、倾斜、沉降等情况进行实时监测后认为,该三项指针均远远小于规范允许值,专家一致认为赛格大厦没有倾斜。大厦主体结构及周边环境也未发现涉及安全异常。20日专家组监测各项检测数据也正常,并称大厦主体结构安全。

不过到了21日,封面新闻报导,根据赛格大厦商户处获得的一份落款为深圳赛格集团有限公司的通知显示,为确保赛格大厦检测工作顺利进行,不受外界干扰,赛格集团决定自21日零时起,暂停所有业主、商户、租户进出赛格大厦写字楼和电子市场,待检测工作完成后再开放。

楼高75层的深圳地标性建筑“赛格大厦”突发剧烈晃动,吸引大批民众围观。

赛格大楼晃动的原因仍待调查,但网络上出现多种相关猜测和分析。例如有资深工程师称,很可能是刮风下雨引起共振,导致大楼晃动。一份广东省应急管理厅的文档提到,专家研判是风、地铁运行及温度三方面因素造成,文档中还称赛格大厦因建设时间早,并未安装阻尼器。

中新经纬报导,阻尼指的是力的衰减和能量的耗散,有缓冲的意思。阻尼器则被认为是“定楼神器”,设置于超高层建筑之中,当强风来袭,它可以削减晃动,帮助超高层建筑保持楼体稳定和安全。

网上还有人爆料称,赛格大楼在六、七年前台风时也晃动过,之后恢复正常。也有人根据赛格广场内有许多出售比特币等加密货币矿机的商家,推测是矿机运行导致楼梯共振。不过有业内人士直言,这只是“段子”。

民众拔腿狂奔。(视频截屏)

振动的除了赛格广场,还有深赛格的股价。19日,深赛格股价低开低走,跌幅一度达7%,截至收盘,收跌4.88%,公司总市值近60亿元人民币。

公开数据显示,赛格广场由深圳赛格集团投资兴建,于1999年完工,总高355.8米,总建筑层79层,地上75层,地下4层,总建筑面积达17万平方米。落成时是深圳第二高楼,后来和高度约384米的地王大厦并列深圳摩天楼的双子星。直到2011年,441.8米的京基100大厦建成,赛格广场退居第三。

报导说,随着经济发展、人口不断聚集,土地资源相对稀缺的深圳,开始不断向“上”生长,高约600米的平安金融中心(现为深圳第一高楼)、春笋大厦等超高层建筑近年相继完工激活。据世界高层建筑与都市人居学会(CTBUH)统计,深圳市150米以上的建筑达297座,仅次于香港的482座,位居全球城市榜第二位。

其中,深圳200米以上建筑达104座,300米以上达14座。但深圳的海拔仍在不断升高,例如在建的龙岗大运中心世茂深港国际中心,曾传出建设高度将达约700米;华润湖贝塔最初的设计高度一度传出达830米,后来又降至500米。

全球超4成高楼都在中国

不只深圳,中国许多大城市也不断涌现摩天大楼。报导引述CTBUH发布的“2020高层建筑年度回顾”显示,2020年全球建成了106座200米及以上高度的建筑,其中中国就完成56座,占比超一半。中国150米以上的建筑达到2395座,200米以上建筑达823座,300米以上达95座,三项指针均保持全球第一。

超高楼野蛮生长祭限高令

但随着建筑越来越高,外界的反思也开始增加。

近年在企业、政府等相关方出于各自的考量下,产生了修建超高层建筑的冲动,但在遍布各个城市一栋栋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背后,居高不下的建设成本和运营、维护成本,不见得理想的租金与售价的回报,以及面临着消防安全等不可预知的特殊情况挑战等面向,却有意无意地被忽略着。

报导引述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宋晔皓表示,在寸土寸金的区域修建超高层建筑,可以缓解用地紧张,但对很多土地开发强度没有那么大的城市与区域而言,是没有必要修建超高层的。

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原院长李晓江撰文称,高层住宅是高消耗、高成本、高碳排的建筑形态。在建造环节,高层住宅需要消耗更多的建材,由于交通、消防和结构造成较低的建筑实际使用面积率;在运行和维护环节,电梯、保温、照明的能耗更高,设备更新的难度更大;在拆除环节,其成本、难度和废物产出量也很高。

从全生命周期的绿色低碳效应和财务成本分析,高层住宅是高消耗、高碳排放,高建造、高使用与维护成本高的建筑形态。研究表明,与多层住宅相比,高层住宅的建设成本要高出50%到100%。

俯瞰深圳市福田区的赛格大厦。

抗震消防审查应与城市匹配

住建部、国家发改委在2020年4月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与建筑风貌管理的通知”,严格限制各地盲目规划建设超高层“摩天楼”,一般不得新建500米以上建筑,各地因特殊情况确需建设的,应进行消防、抗震、节能等专项论证和严格审查,审查通过后还需上报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复核,未通过论证、审查或复核的不得建设。

这项通知被认为是官方为抑制各地对修建高层建筑物的狂热而下达。通知还称,要按照“建筑设计防火规范”,严格限制新建250米以上建筑,确需建设的,由省级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门会同有关部门结合消防等专题论证进行建筑方案审查,并报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备案。

各地新建100米以上建筑应充分论证、集中布局,严格运行超限高层建筑工程抗震设防审批制度,与城市规模、空间尺度相适宜,与消防救援能力相匹配。中小城市要严格控制新建超高层建筑,县城住宅要以多层为主。

赛格大厦在出现晃动后,电子市场关闭。(中新社)

对于该政策的影响,报导引述CTBUH指出,2018年至2019年间,中国200米以上建筑从92座减少到57座,产量已出现较大幅度地下降。若结合十年来达到的峰值,2016年发布针对“过大、异种和怪诞”建筑物的政策,以及地方政府出台的限高措施和遏制债务支出的协同努力等来看,中国超高层建筑建设的进程可能因此减缓。

事实上,过去两年已有多个规划中的超高层建筑被“削高”。报导说,中海地产曾计划在成都修建一座677米的超高层建筑,但今年5月在北京通过超限审查,最终建筑高度为488.9米。宝能集团在沈阳打造的宝能GFC,计划是兴建568米的东北第一高楼,但在2020年4月底被降至500米。

深圳赛格大厦摇晃原因仍待核查。

今年3月底,住建部又发布了“关于加强县城绿色低碳建设的通知(征求意见稿)”,限制县城居住建筑高度。县城新建住宅以6层为主,6层及以下住宅占比应不低于75%。县城新建住宅最高不超过18层。确需建设18层以上居住建筑的,应严格充分论证,并加强消防应急、市政配套设施等建设。

至于效果如何,报导引述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认为,这类政策能约束高层建筑的开发,而县城绿色生态、基础设施建设和住宅建筑规划等也应进行更好地协调。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世界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525/1597086.html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