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武汉疫情下 一群未确诊者绝望

2020年5月15日,在疫情爆发最严重的中国湖北省武汉市,身穿防护服的医务人员在小区内进行核酸检测。

从2019年12月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在武汉开始扩散,至今已一年多,在这期间出现了一批核酸检测阴性、没有被确诊的武汉肺炎(中共病毒)患者,他们长期被病痛折磨,到了绝望的边缘。

而在其他人或者医生眼里却被当作是焦虑症,有的甚至被怀疑是精神病人。他们所经历的痛苦,只有他们感受类似的一群人才可以相互理解。

在大陆的社交平台知乎里,有很多人发帖称自己有和武汉肺炎轻型患者类似的症状,干咳、痰多、乏力、身体游走性疼痛、腹泻、腹胀、胸闷、发烧、肌肉萎缩、传染等症状,大多发病于武汉疫情爆发的去年一二月份;或在武汉,或在湖北以外,没有武汉接触史,因症状轻,在发病早期做不上核酸检测,后来做核酸检测时抗体都是阴性。他们目前成立了自己的微信群,互相交流着治疗经验。

一位海南海口市的患者李军(化名)向大纪元记者透露,“这样的群体全国有多少不知道,我在两个群里面,一百多号人,只有一两个确诊的,都是年轻人,都是从知乎上认识的。你去百度上面搜索‘胸闷’‘低烧’,你会发现几乎都是2020年年初的。我一看他们的症状,我就知道是什么情况。”

他们希望自己被正式确诊武汉肺炎,这样会得到正式的治疗,而不是有病乱投医。

武汉转机后发病卖房治病一年有余

李军在海口市一家公司上班,可谓年轻有为,有着20万元的丰厚年收入,家里还有个可爱的四岁女儿,与妻子一起过着幸福的生活,规划着未来发展。但是,2019年12月下旬出差时他从武汉的转机,变成了他的一场恶梦。

出差回来二十多天以后,2020年1月20日他开始嗓子痛,从第二天开始连续发高烧5天,打针吃药都没有效果。

“从小到大都没有见过,打针没效果,吃药没效果,没有这样地病过的。之后我就干咳,咳的那种症状是没有出现过的,它是从肺的底部干咳,像打鼓那样咣咣咣那种咳,又腹泻。”李军感觉不对劲,当时正赶上大年三十(1月24日),他们一家在乡下过年,他立刻决定与妻子回海口市。

回海口以后,他到医院去检查,他要求做核酸检测,但是医生以超过14天、没有武汉接触史不需要核酸检查为由,只给了他一些药。

发烧五天后退烧了,他以为自己的病好了,随之他又出现半夜起来喘不上气、大汗淋漓的症状,严重时一晚上要换三次衣服,他要跑到窗前打开窗户呼吸。

李军说:“然后从那以后,我的身体各个奇怪的症状就出现了。我喝水吃饭能感觉到我嘴巴里有铁锈的味道,这种症状大概持续了半个月。然后我感觉不到渴,因为我这个人很爱喝水,但是我感觉不到渴。我也感觉不到温度,像我身体已经低烧,我感觉不到。然后从那以后每天晚上都冒汗,这个症状几乎所有人都有的,我一个晚上要换三件衣服,每天晚上冒汗。”

更为糟糕的是,他的妻子与孩子也出现症状。他妻子在他高烧五天后也开始高烧,连续烧了九天,他活泼好动的女儿出现干咳,天天喊累,不愿意动,躺在床上。

此时,他在网上看到关于武汉医生李文亮的报导,李文亮确诊武汉肺炎后也出现了每天晚上冒汗的症状。“当时我就第一次觉得我是中招了。”李军说。

2月6日,距离他发病已过半个月,在他强烈的要求下医院给他做了第一次核酸检测,检测结果是阴性。他也给海南省疾控中心讲述了他们一家的情况,但是未获得重视。

3月份开始,他又出现全身关节痛的症状,“痛得我上下楼梯……我家住二楼,上不了楼梯,也下不了楼梯,就是止痛药给你吃,也没效果”。

再之后是咳嗽加重,一直咳嗽。期间他做了肺部的CT,双肺有多发纤维条索影,期间也咳血咳痰两次。后来他也做过肺泡DNA检查,一切正常,医生告诉他各方面没事,肺部也没有问题,只是有一点点肺气肿,但是不至于这么难受。

李军是一个症状消失后,又有另一个症状出现。他的妻子也出现与他类似的症状,至今他们两人的症状也是此起彼伏。从去年至今他们一家住院四次,每次住院都是十五至二十天,孩子因无人照顾必须得跟他们一起住院,现在他们一家三口在海南肿瘤医院住院。他表示,现在他的症状就是胸闷,胸部扩肌的肌肉在萎缩。

他的妻子症状与他差不多,“我老婆腹胀腹痛还有,就是憋气,她小症状还有,比我多。”

去年六月他为了治病,把房子卖了,现在完全在靠卖房的积蓄进行治病,至今医药费已花了四十多万元。“我非常绝望,花了不少钱,这种状态也不能工作,老婆也不工作,说起来觉得自己特别惨。”

“我身体就是难受,难道不要去医院住院治疗吗?在家又生不如死那种,让你很绝望的那种,然后只要去医院找到一种安慰而已,但是打针打得也没效果。”李军说。

“所以我们很清楚,我们非常想确诊,能得到国家相关的药,如果我们一齐徘徊在外面,打这些普通的抗生素真的没用,现在我就是很绝望。”

此群体集中于武汉当时也被强制隔离

李军还透露,像他们疑似武汉肺炎患者大约40%集中于武汉,但他也相信全国有很多人是这种情况。

刘华(化名)是武汉人,她在武汉封城的第一天2020年1月23日就出现类似感冒的症状。

这次感冒与平时不同,出现一些奇怪的现象,吃药也不好使。

“从那天开始,那个感觉与平常不同,早上还有点低烧,到下午就突然一下好像胸部那里被电击了一样,有一点发凉的感觉,透遍全身,像被电流过了一遍,从胸部向四周扩散。然后有点拉肚子,但又不严重,只拉一次,吃了消炎药,就把这个拉肚子好像压住了。结果这就不好了,不该吃消炎药,然后就发烧。”刘华表示,她一直烧到六月份。

在她发病的第二天她去医院做核酸检测,是阴性,也做了CT,肺部没有异常。之后是半个月后她与社区联系,再次检测,做CT发现肺部有结节,她被当作疑似患者进行了14天的隔离。

刘华表示,她隔离结束后,她的家里人也被强制去宾馆隔离,搞得她与家里人的关系紧张,认为她是小题大作。

直到现在,刘华身体也都出现过与其他人同样的症状,低烧、胸闷、咳嗽、有痰、心律不齐等等。不过她与其他人相比,或许更乐观一些,她主张中药调理,不要随便乱吃药,调节自己的情绪,避免被当成抑郁症病人。

她也向记者证实,在武汉甚至全国各地有很多像她这样的没有确诊的疑似患者。她透露,当时武汉有一名医生,组织了一个群,都是与刘华相同类似症状的人,同一时期患病,这位医生把他们归类到一起进行数字调研,群的人数多时达到500人,后来她感觉在那里搞得自己精神太紧张,因此退出了该群。

被当成焦虑症甚至精神病人生不如死

他们这群人经常被医生以及周边的人当成焦虑症患者,有的甚至被当成精神病人,他们说自己难受、有传染性,没有人相信。

李军表示,“医生说(我是)焦虑症。焦虑症会咳嗽吗,拍CT胸部会有炎症吗?”

“真的太痛苦了,我每天都生不如死。”这是大连一位美甲师李燕(化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的第一句话。

她是在去年12月份大连疫情爆发时期感染的,她当时与疫情隔离区的人有接触,之后她出现乏力、肌肉酸疼、喉咙有异物感、发热、胸闷气短、心律不齐、嗓子有痰等症状,一直持续至今,各种症状此起彼伏。

她也做过核酸检测,全部都是阴性,她感觉自己肯定是中招了,害怕有传染性,她就自我隔离。“我自己差不多自我隔离了两个月,几乎没接触过别人,后来身体各种症状出现。隔离期满我又去检测了一次,医生把我当焦虑症。”

她现在因病无法工作,“家人不相信,我们这些人都被家里当神经病,但是身体不舒服的感知只有自己知道。没人为我们发声,我每天都想去死,也许我只能活到27岁了。”

河北杞县的周玉(化名)是一饭店服务员,她到现在也不清楚是怎么染病的,最初只是嗓子感觉不舒服。

“就是喉咙有点痒,有点痰,很轻微症状,后来网上咨询,就买的连花清瘟吃的,一吃就有效,吃了两盒就差不多好了。”

但是到了(2020年)五月、七月,她的病症加重,出现喉咙干痒疼,咳嗽,低烧,乏力,肌肉酸痛等。10月份她还做了肺部CT,有炎症。期间她也因病情严重住院治疗。

她最未料到的是,她的儿女和母亲也出现了跟她相同的症状,她才知道自己可以传染。

她还表示,期间她也做了许多次的核酸检测,全部都是阴性,她始终认为自己是感染武汉肺炎,但是医生们都不承认,她也拿不出什么证据。

“我上报,去医院找医生,她们都认为我是神经病。他们说你核酸也做了,血也不显示,就肺上有点轻微的慢性炎症。他就让我看心理科。”

周玉目前是身体免疫力下降,三五天就感冒一次,身体非常虚弱,输液、吃普通的药都没有用。

因为自己的病给她带来了很大的精神压力,让她快撑不下去了。“我一个小老百姓,人家也不相信我啊,但是微博你也看了,各地都有这种情况。”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526/1597815.html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