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王友群:拜登下令查病毒源头 真相终将被揭开

作者:
大瘟疫从武汉爆发是公认的事实。中共隐瞒疫情,打压讲真话的医生,散布“未发现人传人”、“可防可控”等假消息,听任病毒携带者从武汉飞往世界各国,成为大瘟疫从武汉传遍世界的重要原因。中共非常清楚自己对大瘟疫全球扩散负有重大责任,一旦全球追责,将给中共沉重打击。因此,中共使出各种招数,竭力逃避对疫情源头的调查。

美国总统拜登下令情报部门90天内提交“中共病毒”起源报告

5月26日,美国总统拜登下令情报部门90天内向他提交中共病毒(COVID-19)起源的报告。

这是一段时间以来,许多国家的专家、学者、政要、民众、团体、组织,接连不断呼吁对“中共病毒”源头进行调查之后,美国总统作出的最新决定。

拜登下令追查病毒源头的原因

5月27日,CNN报导说,美国国务院当初有一个病毒起源调查小组做了大量调查工作。今年2-3月,拜登政府听取调查小组的简报后,决定中止调查。为什么现在拜登突然改主意了呢?我认为,除了上面提到的世界各国各阶层人士的强烈要求外,至少还有四个重要原因:

第一,死的人太多了。

至5月27日,从武汉蔓延全球的大瘟疫,已导致192个国家的1.69亿人感染,351万人死亡。其中,美国死亡60万,巴西死亡45万,印度死亡31万。这是第二次大战结束以来全世界遭遇的死亡人数最多的一场大灾难。

第二,变种病毒接连出现,可能会有更多人死亡。

目前发现的主要变种病毒有:英国变种、南非变种、巴西变种、印度变种。最近一段时间,印度死亡人数直线上升,其中多数感染印度变种病毒。世界卫生组织5月25日发布的报告显示,印度变种病毒已在全球54个国家和地区有报告。疫情在一些国家和地区仍呈高发状态。预计未来还有更多人死亡。

第三,大瘟疫导致重大经济损失。

去年10月12日,美国哈佛大学教授萨默斯等在《美国医学会杂志》发布的研究报告称,大瘟疫将给美国造成约16万亿美元的经济损失,相当于美国年度国内生产总值(GDP)的90%。去年10月13日,英国《卫报》的一篇报道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中共病毒”全球大流行,可能导致28万亿美元的生产损失。

第四,武汉病毒研究所已成病毒泄露的重大嫌疑。

“生物科学资源项目”创办人和《独立科学新闻》网站主编拉瑟姆说,从他们获得的一封信中得知,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员石正丽,向病毒学数据库证实,她搜集的BtGoV/4991和RaTG13来自同一个矿井的同一批蝙蝠粪便样品。这两种毒株是与新冠病毒关系最密切的序列,相似度分别为98.7%和96.2%。

拉瑟姆认为,“RaTG13在患病的矿工体内后来演变成了新冠病毒。而这种病毒在2019年从武汉病毒研究所逃逸了。”

5月23日《华尔街日报》发表的一份报告称,早在“中共病毒”(COVID-19)爆发前一个月,三名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同时病倒就医。这份报告提供了生病的研究人员数量、患病的时间,到医院就诊的细节。

2月18日,德国汉堡大学纳米科学家Roland Wiesendanger教授发布的研究报告认为,“目前的(瘟疫)大流行源于中国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实验室事故”。“许多直接迹象表明,新冠病毒(SARS-CoV-2)病原体来自实验室,武汉病毒研究所一位年轻研究员是第一位被感染的人。”

“她的名字叫黄艳玲,生于1988年10月20日。自2012年以来她一直是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工作人员,并在该研究所的网站上发表了至少六篇科学论文。自2019年底以来,她消失了,她的照片和个人资料,已从研究所的网站(以及她的个人网站)中删除。”

中共竭力逃避对疫情源头的调查

大瘟疫从武汉爆发是公认的事实。中共隐瞒疫情,打压讲真话的医生,散布“未发现人传人”、“可防可控”等假消息,听任病毒携带者从武汉飞往世界各国,成为大瘟疫从武汉传遍世界的重要原因。

中共非常清楚自己对大瘟疫全球扩散负有重大责任,一旦全球追责,将给中共沉重打击。因此,中共使出各种招数,竭力逃避对疫情源头的调查。

第一,阻碍美国科学家前往武汉。

去年瘟疫爆发初,美国政府多次提出派专家前往武汉,协助开展防治工作,却遭中共当局一再拒绝。

第二,拖延世卫组织专家到武汉调近一年。

武汉是此次瘟疫最早爆发的地点。无论是为了中国人民的生命安全,还是为了世界人民的生命安全,中共理应在第一时间,主动邀请世卫专家到武汉开展病毒溯源工作。但是,中共不仅没有这样做,而且在去年5月世界卫生大会决定开展病毒溯源调查之后,一拖再拖,一直拖到今年1月,才同意世卫专家去武汉。

世卫专家到武汉后,听到、看到的,都是中共允许他们听到、看到的。而且这些世卫专家中,有一些人过去与中共有合作关系。世卫专家的调查结论是:病毒很可能在蝙蝠体内产生,随后通过中间动物宿主传给人类。中间动物宿主是谁?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传给什么人?都不清楚。报告特别指出,实验室泄露“极不可能”。

第三,阻碍世卫组织专家获取原始数据。

3月30日,在世卫专家调查报告发布会上,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说:“专家组表示,最初被发现的病例从2019年12月8日起出现症状,但要了解最早的一批病例,科学家需要全面获取至少从2019年9月开始的、包括生物学样本在内的数据”。但是,“在我与专家组的交谈中,他们表达了在获取原始数据方面遇到的困难”。尽管报告称实验室泄露“极不可能”,谭德塞仍表示,“实验室泄露的假定也不能排除”,因为“我们还没有找到病毒的来源。”

第四,对提出独立调查的澳大利亚进行报复。

自从去年4月19日澳大利亚外长提出应对“中共病毒”源头进行独立调查后,中共对澳大利亚发起一轮又一轮报复。比如,对澳洲大麦征收80%以上的高关税;对澳洲葡萄酒征收107.1%至212.1%的高关税;将澳洲六家牛肉厂列入口黑名单;禁止进口澳洲煤炭、龙虾、木材、棉花等;甚至禁止73艘装载800万吨优质煤的运煤船在中国港口卸货;警告中国留学人员审慎选择赴澳或返澳学习;无限期暂停中澳战略经济对话机制等。

第五,向美国和其他国家到处甩锅。

去年3月12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发推文:“零号病人是什么时候在美国出现的?有多少人被感染?医院的名字是什么?可能是美军把疫情带到了武汉。美国要透明!要公开数据!美国欠我们一个解释!”之后,“甩锅”大战轮番上演,分别向意大利、西班牙、德国、法国、印度、孟加拉、澳洲、意大利、俄罗斯、希腊、捷克等许多国家“甩锅”。

第六,战狼外交官四面出击。

3月18日,拜登新府上台后举行的首轮中美对话会上,中共政治局委员、外事办主任杨洁篪,在全世界面前把美国痛骂了一遍,声称美国“没有资格居高临下同中国说话”,“中国人不吃这一套”,“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不承认美国所倡导的普世价值,不承认美国的意见可以代表国际舆论,不承认少数人制定的规则将成为国际秩序的基础”。继杨洁篪之后,中共外交官在全世界到处开骂。重要原因之一,是为了转移国际社会对“中共病毒”扩散的溯源与追责。

真相终将大白于天下

中国有句老话:“要得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到今天,关于病毒源头,越来越多的真相被揭露出来。《华尔街日报》直接谈到:疫情爆发前一个月,三名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同时病倒就医。

德国汉堡大学纳米科学家Roland Wiesendanger教授发布的研究报告,指名道姓提到了黄燕玲是零号病人。

去年3月15日,我在大纪元发表《王沪宁敢让黄燕玲上央视露面吗?》。至今一年零两个多月过去了,中共宣传机器的总管、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沪宁,一直没有安排黄燕玲上央视,给全世界人民释疑。

尽管中共的高压和欺骗可以掩盖事相于一时,但是,我相信,无论是《华尔街日报》提到的三个人,还是黄燕玲,终将有了解他们真实信息的人,把真相公诸于众。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中文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528/1598579.html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