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蔡霞:纪念六四事件及其相关思考

作者:
那时我在江苏省苏州市的一个党校当老师,对北京的情况不清楚,只能每天盯着电视看,每天与同事、与中共基层GB相互交换消息、讨论广场情况。情况一天天严重、我们都不知道这将如何结束,万万想不到数十万大军进北京,真枪实弹地向市民开枪、向学生开枪!我永远忘不了电视里的天安门广场学生绝食、医护人员抢救学生的场面,永远忘不了杜宪穿着黑色衣服播报天安门事件的那个形象。

六四事件已经32周年,年年六四夜,岁岁伤痛日。与今天参会的各位朋友相比,也许我是最晚觉醒者。首先,向当年在广场、在北京街头、在大陆各地发起游行请愿,投身于那场伟大民主运动的所有先行者致敬!向1989年以来先后投入反抗极权统治、争取宪政民主的朋友们致敬!作为一个长期在中共体制内生活的人,谈谈六四给我的思想震动以及六四事件的相关思考。

我出生在中共军人家庭,从小在中共的欺骗性教育中长大,听到的都是"人民子弟兵爱人民","军民一家亲"、"军民鱼水情"。可悲的是,他们是骗人的,但许许多多我这样的人天真地相信了,并且真诚地信奉着。在六四之前,绝不会想到居然有一天,军队对学生、对市民开枪!开枪屠杀事件在我心里引起的震惊,不亚于大地震,从情感上讲无论如何接受不了。如果说我的政治思想转变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或许六四事件是心里隐伏多年的种子。

那时我在江苏省苏州市的一个党校当老师,对北京的情况不清楚,只能每天盯着电视看,每天与同事、与中共基层GB相互交换消息、讨论广场情况。情况一天天严重、我们都不知道这将如何结束,万万想不到数十万大军进北京,真枪实弹地向市民开枪、向学生开枪!我永远忘不了电视里的天安门广场学生绝食、医护人员抢救学生的场面,永远忘不了杜宪穿着黑色衣服播报天安门事件的那个形象。

关于对六四事件几点思考。

首先,六四事件表明中共不是铁板一块,事件在中共党内引发很大的政治震动。

六四事件的导火线是悼念胡耀邦——前中共总书记;六四屠杀前夕,赵紫阳被剥夺一切职务,以后软禁至死,去世后一直不能下葬,直至2018年,现在赵紫阳墓地依旧有好多监视镜头。赵紫阳作为这个党的囚徒,囚禁至死,死后继续囚禁。将来这在世界政治史上可以记上一笔:中共党囚禁死魂灵。

军队进城前,有张爱萍等七位上将联名反对,没有能阻挡邓小平调动军队的决定;邓小平李鹏等决定要清场开枪,中共最高层内有重大分歧。中共有些高层领导,曾经是投身于12.9学生运动的,说自己就是当年参加学生运动的,绝不当镇压学生运动的罪人。

我到了中央党校后,听说了一些事,说明大家对天安门广场学生是充满同情与支持的,而对打听、告密是极为反感的。当时党校的研究生与老师们都对广场情况有许多议论,有个研究生以为这是表忠诚的好机会,口袋里藏着小型卡式录音机,暗暗偷录大家的言论,被发现后大家一致痛斥,这个人名声很坏。到研究生毕业分配工作时,没有单位愿意接受这个告密者。后来,这个学生不得不改了名字,半年以后才被一个不知情的单位接受了。

中共当时一方面大肆追捕迫害学生与市民,一方面对社会各界实行安抚,同时在党内清党整党,清查参与同情支持市民学生的党员和干部。而在那场清党评议党员中不少单位领导采取各种办法保护了下属,表明他们不认同开枪镇压学生的做法,有个部长级领导说:我们系统没有暴乱分子,只有爱国之心。这个领导威信空前提高,反映了党内人心所向。

第二,六四屠杀事件,实质是这个政权、这个党以及制度本质的大暴露。

中共在1950年代以计划经济和无产阶级专政为制度支柱,建立起极权奴役制度,给中国人们带来空前灾难。到文革中止时,中国共产党照原样已经无法维持统治,不得已必须转向寻找新的路径;同时中共党内的血腥内斗,一大批老干部要出来也必须推翻对他们的政治结论。因此,解放思想是必须的,但邓小平不是为了这个国家,而是为了它们的统治、为了他们自己能重新掌握权力。由此有了1980年代的"解冻"、极为有限的自由。

这个十年具有多重性,既是短暂的解冻年代,也是蒙骗了西方世界的年代。西方国家以为中共与前苏共不一样了,以为他们是威权,对中共抱有天真良好的愿望,以为他们可以走向民主。其实,中共一切为了维护统治,当他们认为学生与市民的民主诉求威胁到了统治时,就毫不犹豫赤裸裸地动手屠杀了。开枪宣告了邓是罪人、宣告了这个党的法西斯本质。中国的改革被枪声结束了,以后的所谓市场经济,从根本上说是中共利用的工具而已,放开有限的经济自由,牢牢控制政权不放。

中共把中国看作是他们的战利品,至今依旧是"打天下、做江山",把中国变成"党天下"。为了延续统治,中共党在太子党、红二代里挑选接班人,陈云说"自己的孩子不掘祖坟"。8964后,中共同样把太子党、红二代做了一番筛选与清理。他们在内部确定,未来成为中共掌权的党和国家首脑人物,必须符合三条:1,(1989年时必须已经是)已到局级位子;2,红二代;3、开枪派。凡是不支持、不赞成开枪的必须淘汰,由此,陈小鲁、马晓力等一些人彻底出局,而习近平薄熙来等争抢上位。现在回头看,中共本身如果不彻底改变,是不可能在中共统治下实现中国民主政治的。最近这几年中共越来越残暴,谁要是还对中共有半丝幻想,谁就是自己害自己。

第三,六四屠杀是中共最怕揭的事,他们千方百计地谎言欺骗,想方设法地想遗忘这段历史。我们现在的纪念,不仅仅是为了过去,更是为了将来。

中共在六四后反复掩盖真相,就怕人们纪念。中共的敏感日子极多,一到敏感日前夕,就封群封号、就加大对他们认为的敏感人物的监控力度,就禁止大学相互串联,如此等等。但是,大陆民众、大陆自由民主人士没有忘记,用各种办法纪念六四。举一例,有一年成都一家报纸,六四那天在广告版登出了纪念死难者,一时轰动大陆,官方急令收回报纸,严查此事。经手承接这个广告的是一位年轻女员工,她没有听说过六四,不知道自己办的业务哪里出了问题。后来这个报社的领导被严厉处分。

大陆的民众一直在继续着六四的抗争,但越来越艰难。由此,中国政治转型的路还很长,需要我们做长期韧性的努力,需要我们联合一切可以联合的墙里墙外力量,共同奋斗。由此,需要把中共与中国人民区分开来,还要把习团伙与9000万党员区分开来,把罪恶制度与普通党员区分开来;要有海外与墙里的合作与相互声援,为实现中国的自由民主宪政,共同努力。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光传媒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602/1600533.html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