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纸包不住火?专家揭2证据:新冠病毒是从武汉实验室外泄的人造怪物

《纽约邮报》、英国《每日邮报》、“国际财经日报”网站等外媒报导,美国临床生物制药公司“Atossa Therapeutics”创办人奎伊(Dr. Steven Quay)及劳伦斯柏克莱国家实验室(Lawrence Berkeley National Laboratory)前首席科学家穆勒(Richard Muller)6日投书《华尔街日报》称,有确切的证据显示新冠病毒是“人造怪物”,在实验室中进行优化、提升传染力后外泄,导致全球爆发疫情。

美国科学家直指新冠病毒是“人造怪物,从武汉实验室外泄。”(示意图)图:翻摄荷兰RIVM官网

武汉肺炎中共病毒)疫情自中国爆发后已在全球夺走逾373万人性命,并造成各国经济大衰退,而中国始终否认病毒源自武汉。而美国总统拜登近日表态要对武汉肺炎疫源彻查到底并追究中国政府的责任,让新冠病毒源自实验室的假说再度浮上台面,越来越多的知名科学家也公开支持再度调查武汉实验室。就有2名美国科学家表示,有2项确切的科学证据让他们相信,新冠病毒是“人造怪物,从武汉实验室外泄。”

纽约邮报》、英国《每日邮报》、“国际财经日报”网站等外媒报导,美国临床生物制药公司“Atossa Therapeutics”创办人奎伊(Dr. Steven Quay)及劳伦斯柏克莱国家实验室(Lawrence Berkeley National Laboratory)前首席科学家穆勒(Richard Muller)6日投书《华尔街日报》称,有确切的证据显示新冠病毒是“人造怪物”,在实验室中进行优化、提升传染力后外泄,导致全球爆发疫情。

2名科学家提出的一项证据和目前已被美国政府禁止的“功能增益”(gain-of-function)研究相关。武汉实验室所进行过的实验,当中多数实验都围绕在极具争议的“功能增益”研究。功能增益研究包括稍微修改从自然界取得的修改病毒基因组、以改善病毒特性的研究,这类研究可能会让病毒更具传染力或是更致命,能够在实验室的环境下,在人类细胞中自行复制,目的是在进一步了解病毒对人类的潜在影响。

该文章说明,2个精胺酸排列会提高病毒的致死率,在能够连续产生2个精胺酸的36个可能基因组配对中,功能增益研究中最常使用的序列是CGG-CGG,又称为双CGG序列(double CGG sequence),他们说实验中最常插入这种序列是因为随时可用而且方便,科学家也有大量的使用经验,和其他35种可能配对相比,CGG-CGG的另一项优势是它创造了一种信号,让科学家追踪得到。

该文章指出,从未在包括SARS、MERS等冠状病毒家族中自然发现CGG-CGG序列,却唯独在新冠病毒CoV-2中发现了这组序列,如果其他病毒没有这个序列,CoV-2病毒根本就无法从其他病毒那里获得这个序列,2名科学家质疑:“人畜共通起源的支持者必须解释,为什么新型冠状病毒在变异、重组时恰巧选择了最不受欢迎的组合方式,为什么它复制了功能增益研究人员会做出的选择?”

该文章也提到,除了有明显的“功能增益”工程痕迹外,CoV-2的基因多样性,和SARS、MERS的冠状病毒有巨大差异。SARS、MERS的冠状病毒已被证实起源自大自然,它们进入人群后快速演化,一直到最具传染力的病毒形式成为主流。相较之下,此次Covid-19大流行的新冠病毒CoV-2从一开始被侦测出来时,就已经证实具有高度传染力。这么早期的优化是“前所未见的”,显示病毒在公开传播之前就已经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的适应期。

该文章续指,目前已知科学上能够达成这种境界的唯一方法是“模拟自然演化”,也就是在人类细胞上培养病毒,直到达成优化,然而这也就是“功能增益研究在做的事”。这2项证据让奎伊及穆勒深信新冠病毒是在实验室发展出来的,他们强调,武汉病毒研究所正是以进行“功能增益”研究闻名,那里的科学家会故意对病毒增压,以提升致命力,而新冠病毒就是“从武汉实验室外泄的人造怪物。”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新头壳newtalk张柏源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608/1603125.html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