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周晓辉:北京推 反外国制裁法 栗战书称为党尽责

作者:
之所以要推出这个制裁法,是因为某些西方国家“利用涉疆涉港等各种借口对中国进行造谣污蔑和遏制打压”,“特别是违反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依据其本国法律对中国有关国家机关、组织和国家工作人员实施所谓‘制裁’”,因此早在今年两会期间通过的人大报告中就称今后一年的主要任务,就是“围绕反制裁、反干涉、反制长臂管辖等,充实应对挑战、防范风险的法律‘工具箱’”,简言之就是推出这个制裁法。

2021年6月6日,美国议员乘坐美国空军“波音C-17环球霸王III”(C-17 Globemaster III)货机抵达台湾松山机场,这是美军的主要战略升降机

在过去的一年多,美国是连出重手打击中共,这些重手包括制裁有中共军方和政府背景的企业、公司,以及制裁多名涉及新疆政策与香港政策的中共官员和香港官员。更让中共难以忍受的是,欧盟亦追随美国,以侵犯新疆维吾尔族人权问题为由,对四名中共官员和一个实体实施制裁,并冻结了《欧中投资协定》的立法程序,通过了针对封锁本国市场的第三国投资者建立的制裁机制。

针对美欧的制裁,气急败坏的北京当局除了推出贻笑大方的反制裁措施外,还在6月7日由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反外国制裁法(草案)》进行第二次审议,估计不久后就会通过。该制裁法4月提出,并通过了第一次审议。在补充完善后,如今再次审议。

据中共官媒报导,之所以要推出这个制裁法,是因为某些西方国家“利用涉疆涉港等各种借口对中国进行造谣污蔑和遏制打压”,“特别是违反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依据其本国法律对中国有关国家机关、组织和国家工作人员实施所谓‘制裁’”,因此早在今年两会期间通过的人大报告中就称今后一年的主要任务,就是“围绕反制裁、反干涉、反制长臂管辖等,充实应对挑战、防范风险的法律‘工具箱’”,简言之就是推出这个制裁法。

中共的说辞显然是颠倒黑白。首先,中共在香港公然违背《中英联合声明》,抓捕大量香港抗议民众,打压香港民主,这是不是事实?中共在新疆关押、迫害大批维吾尔人,这是不是事实?面对着世人无数双眼睛,面对着诸多的视频和证人的证词,中共再怎么抵赖,都无法否认其在香港、新疆的罪恶,何谈“造谣污蔑”?打个比方,如果有100个人中99个人都知道事实真相,惟有一个人还在自说自话,这个人不是愚蠢透顶就是邪恶至极。

其次,究竟是谁在违反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中共加入世贸组织时承诺的好好的,要“切实履行承诺”,开放市场,这些承诺包括:不以技术转让作为市场准入门槛;加入政府采购协议;国企基于商业考虑进行采购;国企市场份额逐步减少;外资银行享受国民待遇;向国外生产商开放通信市场;国外电影国内发行自由化;出口补贴显着减少;侵犯知识产权行为逐渐减少;遵守“技术性贸易壁垒协定”,不再操纵技术标准;向华盛顿共识所定义的目标发展;等等。然而,十几年走过,上述承诺中共没有一个实现。这也就难怪西方国家再难相信中共,也就难怪美欧相继推出制裁措施。

再看《中英联合声明》。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大言不惭地说,其“作为一个历史文件,不再具有任何现实意义,对中国中央政府对香港特区的管理也不具备任何约束力。英方对回归后的香港无主权、无治权,无监督权”,但众所周知,《声明》是一项有法律约束力的条约,已在联合国登记,到今天仍然有效,那些说其过时的无疑是违反法律的。

还有在南海问题上,是谁不顾国际法,在南海建造人工岛屿并将其军事化?

因此,对于中共这样一个不遵守国际法、国与国的协议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的政权,西方国家的制裁又有什么问题?

当然,这些颠倒黑白的内幕都是中共不愿意让中国人知晓的,而从来就不是人民代表组成的人大常委会,推出这部制裁法,不过是在助纣为虐的道路上又提供了一个实例。正如中共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栗战书在今年两会时所言:“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只要党(中共)和人民需要,人大就将毫不犹豫站到一线进行法律的、政治的、外交的斗争,伸出肩膀扛起应尽的政治责任。”其究竟代表的是谁的利益,中国人还没有看清吗?而人大推出的法律又有多少真正是为了人民的福祉?

4月9日,《中国如何看待世界:中共的民族主义与国际政治中的力量平衡》合著者布拉德利·泰耶(Bradley A. Thayer)和中国公民权力倡议组织副总裁韩连潮携手在《国会山报》网站发表题为“中国(中共)法律战威胁日益严重”的文章,讲述中共如何吹嘘“法治”言论以掩盖其武器化法律的实质,以及中共如何在国内和海外向无辜的人发起法律战。

文章称,中共独裁者们从不讳言法律是该党消灭敌人的手段。当下习近平的法律观念更具欺骗性,因为它们使用“法治”,“基于法律的”和“正义”等术语,其也强烈反对建立一个限制和控制政治力量的独立司法系统,而且在实践中,其越来越多使用法律作为镇压异议的武器,以确保政权安全,同时将其作为中共谋求世界霸权的武器。

文章还说,中国(中共)显然已经学会了如何使法律武器化以对抗西方,它积极地使用法律武器去除异议。中共利用其“长臂”国家安全法和刑法,针对人权观察组织和自由之家等人权组织的雇员。

此外,作为其战略的一部分,中国(中共)已通过许多法律法规以实现其政治目标。例如《香港国家安全法》将与外国组织进行沟通等行为定为刑事犯罪。这些国家安全案件由北京执法人员处理,并送往大陆进行调查和审判。如果罪名成立,香港居民可能会被判终身监禁。不仅如此,针对新疆、西藏、台湾和南中国海的法律已经通过,以压制抗议活动并推进中共的非法领土主张。

文章最后写道,世界必须记住,北京的独裁者正在制定这些法律。政党专政高于法律,因为它(政党)是法律。因此,美国及其盟国必须看到中国(中共)的战略意图和法律实践,并制定应对其法律武器化的战略。

不过,中共推出反外国制裁法,将法律武器化的战略,效用几何还很能说。一方面,中共的反报复措施,对美欧伤害有限,如被制裁个人并没有几人真心要来中国,因此给不给签证都无关紧要;而且在美欧意图与中共脱钩的情况下,做不做生意同样无足轻重。但反过来,中共官员和其亲属一旦被美欧限制签证,损失则是巨大的。

另一方面,随着国际反共大势形成,美欧将中共政权视为头号敌手,又怎会在意为其服务的法律和制裁呢?除了在国内骗骗老百姓,给自己壮壮胆子,其他的作用还真很难说,充其量在历史上留下“呵呵”的余音吧。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中文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609/1603743.html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