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时事大家谈: “农村土猪要拱城里白菜”,励志还是可怕?

最近几天,河北衡水中学张锡峰同学的演说刷爆网络。那句“我就是来自乡下的土猪,要拱大城市里的白菜”,引发的评论堪比洪水滔天。

张同学的演说到底传达了怎样的信息?他的“土猪与白菜”说,究竟励志还是可怕?如果他是一个在卑微中攀爬的弱者,他因此有罪还是可敬?如果他试图奋发“改命”,他应该被归类于励志还是“可怕”?

纽约城市大学亨特学院兼任教授滕彪认为,张锡峰同学的“土猪白菜论”无可厚非,不可以狭义地从男女婚恋的意义上理解他的观点。从另一方面说,演讲引起的反响恰恰反映了中国社会的极度不公,资源分配不平衡,以及城乡的巨大差别。

滕彪说:“整体来说,这是一个高三学生相当励志的演讲。这样一个农村的孩子在那么穷那么偏僻的环境下,受到启发要发奋学习,要向上拼搏,这个和当下中国大陆最流行的“躺平”正好形成一个鲜明对比,成为一个高中生的奋发图强的形象。“土猪拱白菜”之所以引起这么大的争论,有两点。第一点,在中国日常用语当中,男女关系情感方面,如果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的嫁给一个很丑很穷的男人,就会被称为“土猪拱白菜”。这引起中国这些城里人或者有优势和地位的人的警惕和反感,或者说恐惧。但实际上从整个这篇演讲看下来,他这句“土猪拱白菜”就是想要到大城市、想要往上拼搏,去改变这样一个自身的卑微的命运,并不能够仅仅理解成狭义的意义。这是这篇演讲的反响恰恰反映了中国现在社会极度的不平等,资源极度不平衡,城乡的巨大差别。”

独立时评人马聚评论,张锡峰同学是中国户籍制度、城乡二元以及资源的严重倾斜导致城乡不公正的一个受害者。尽管大多数人都会成为普通人,但在中国的社会里是不可以当普通人的。在中国当普通人,意味着会成为“土猪”。

马聚说:“我深刻感觉到,这是一位奋发向上的年轻人,不过这个“上”字可能和我们平日里或者词汇当中本身所意寓的这个“上”多多少少有点不同。他的这个“上”是要跃升上一个阶级、一个阶层,被我称之为是在中国的一种特权阶层。他要想要跃升一个阶层,本身也是无可厚非的一件事情,这是在中国当下社会现状当中的一个进取者,更是一位在我眼中看来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受害者。他是因为户籍制度、城乡二元以及资源的严重倾斜导致城乡不公正的一个受害者。同时我也看到这名年轻人看明白了在中国的当下,他决不能当普通人。他在整个演讲当中说到了数度“普通人”,而实实在在来说,作为普通人来讲,是很正常的事情,绝大多数人都会是普通人。但是在中国却不能当普通人。而在他的演讲当中所讲到的“普通人”,谁当普通人,谁就会当“土猪”,这样一个年轻人已经是非常世故的年轻人。这两个思维放在一起可能有点别扭,但是的确确他是看明白了,在中国社会,目前就他的阶层来讲,是多么艰难地需要改变自己的命运。他要改变的却是我们每个人都在追求的一种生活方式,就是普通人。但是在中国社会里是不可以当普通人的。”

马聚评论,歧视和偏见普遍存在,但是大多数国家都在努力消除歧视,而中国政府却在制造和维护歧视。中国所特有的“特权歧视”更是如此。

马聚说:“对于歧视和偏见的认知,区别非常之大。我们知道中国的社会也好,或者在全世界包括美国也好,歧视与偏见在任何社会都是普遍存在的一种现象,在中国除了城乡的、阶级的、地区的之外,还有民族与宗教方面的一些歧视,也被称作种族歧视的这种情况也普遍地存在。很多国家的政府都想方设法地消除这种歧视的存在,但是中国的社会制度在制造和维护这种歧视。这里的歧视还有一个词汇可以代替,观众可以马上理解,在中国有一种歧视叫特权歧视,拥有特权的人歧视没有这种特权的人。这就是刚才说到的正黄旗的一名女士。我们从视频中可以看到,不管是她在讲述自己所谓正黄旗的身份也好,或者是她以北京人自居也好,这种优越感的爆棚、看不起外地人的表现,显然是属于‘土猪拱白菜’的这类人,而这名正黄旗女士出门也是坐公交车,她自己并非有一些不得了的外在特征,她的正黄旗也是在400年左右的时间里,她的祖先从黑山白水的那块土地来到北京城‘土猪拱白菜’的那一代的后代。这恰恰说明很有意思的事情就是上了车的人对于还没有上车人的歧视和打压。”

滕彪分析,中国的政治体制以及户籍制度等等,是中国的各种歧视—尤其是中国特有的地域歧视—产生的主要原因。而且在中国,这些歧视有加剧的趋势。

滕彪说:“中国的这样一个政治体制应该说是各种歧视的一个重要来源。当然不光是这一个原因,比如说户籍制度。当然现在的户籍制度比毛时代要进步一点点,但是从全球的眼光看来,也是一个非常野蛮的、不平等的制度,把大量的国民当作二等公民。同时也包括这种政治制度导致的地域之间、地区之间的不平衡。最近像西藏新疆这些问题也引起全世界的关注,这也导致地域之间、汉民族和其他少数民族之间巨大的鸿沟,无论是在政治上、经济上还是在其他方面。在中国,其他国家有的歧视,比如性别歧视、种族歧视,中国都有。其他国家没有的户籍制度等等,省份之间的歧视,中国还有,而且还是非常严重。而且最近的趋势是这种歧视在加剧、阶级的固化在加剧。”

责任编辑: 夏雨荷   来源:美国之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611/1604450.html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