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山东省监狱酷刑曝光 上校军官公丕启被迫害致死

山东省监狱为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真、善、忍信仰,狱警怂恿刑事犯人对法轮功学员拳打脚踢、搧耳光、上夹棍、鞋底抽、挠脚心、连续数天不让睡觉、数十小时的长期罚站、24小时手铐脚镣加身关禁闭室、长时期看诽谤大法录像,等等酷刑。其中山东省青岛市法轮功学员、退休上校军官公丕启被迫害致死,遗体头部有伤,耳朵有血流出。

山东省监狱(山东省第一监狱、济南男子监狱)(明慧网

山东省监狱为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真、善、忍信仰,狱警怂恿刑事犯人对法轮功学员拳打脚踢、搧耳光、上夹棍、鞋底抽、挠脚心、连续数天不让睡觉、数十小时的长期罚站、24小时手铐脚镣加身关禁闭室、长时期看诽谤大法录像,等等酷刑。其中山东省青岛市法轮功学员、退休上校军官公丕启被迫害致死,遗体头部有伤,耳朵有血流出。

据明慧网报导,山东省监狱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长期的残酷折磨、迫害,在这里被非法关押的多名法轮功学员公丕启、王新博、钱栋才、吕震、吴家俊、王玉宝、王洪章、王文中等多人被迫害致伤、致残。有背后警察指使的打手犯人多次扬言:“折磨不死就行,让你生不如死”。

为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信仰,狱警怂恿形形色色的刑事犯人对法轮功学员在肉体与精神上进行摧残,如:拳打脚踢、搧耳光、上夹棍、鞋底抽、挠脚心、连续数天不让睡觉、数十小时的长期罚站,24小时手铐脚镣加身关禁闭室、长时期看诽谤大法录像等等恶毒迫害手段。警察还指使犯人对法轮功学员上厕所受限制。对出现生命危险的、打伤打残的法轮功学员,送监狱医院抢救后,回来后接着迫害洗脑。

一、山东省青岛市法轮功学员、退休上校军官公丕启被迫害致死

(明慧网)

山东省青岛市法轮功学员、退休上校军官公丕启,被非法判刑七年半,于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二日晚在山东省济南监狱被迫害致死,遗体头部有伤,耳朵有血流出,头部肿胀并且湿漉漉。

二、蒙阴县原重庆大学国际金融专业学生吕震被酷刑摧残致死

(明慧网)

蒙阴县法轮功学员吕震,一九七六年七月二十五日出生,重庆大学国际金融专业学生,品学兼优,二零零四年十二月被诬判十一年,关入山东省监狱。

二零零九年六月初,时任监区长张磊光、教导员李伟、狱警陈岩等指使罪犯对吕震严管迫害。罪犯谢晓刚、李大鹏、蔡和杰等把吕震关进严管室,对其拳打脚踢,大打出手,使尽各种酷刑和招数,一连迫害十几天,最后将奄奄一息的吕震的双手双脚捆绑一起,头朝下,脚朝上吊挂起来。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日晚,三十三岁的吕震被酷刑摧残致死,其情景惨不忍睹。

三、青岛法轮功学员钱栋才二零零六年二月四日被迫害致死

从二零零四年三月初,钱栋才就受到山东监狱狱警及刑事罪犯的极端迫害和残酷折磨。暴徒把钱栋才关押在严管室中,七、八个杀人犯、黑社会凶犯及其他流氓罪犯,昼夜轮流施暴,把他摁在地上拧胳膊压腿,拳打脚踢,脱光衣服,用鞋刷子把儿刮肋骨、后背前胸,用牙刷子把儿旋拧十手指缝,致使钱栋才手指皮开肉绽,露出骨头。罪犯们用鞋底猛打钱栋才臀部及其全身,用脚拧踩其头部、胸部、脚背、手背,罚站、罚蹲、罚面壁蹲马弓步,昼夜不允许睡觉,并强行灌辣椒水。恶徒们怕暴露恶行,在严管室内昼夜开着电视,故意放大音量,掩盖其邪恶行为。

二零零五年秋天,在济南监狱齐晓光、张磊光的支持下,恶警李伟、陈岩指使一群犯人,对钱栋才进一步实施了罚蹲、不许睡觉、毒打与酷刑折磨。

二零零六年二月四日,四十八岁的钱栋才被恶警、罪犯夺去了宝贵的生命,在济南中心医院急诊内科死亡。

四、王新博被摧残,内脏严重损伤,最后离世

法轮功学员王新博,二零零四年三月初在省监狱,受尽了肉体上的折磨、精神上的摧残、生活上的虐待、人格上的侮辱。至二零零六年,王新博被长期隔离严管,精神、肉体受摧残,多次休克,在生命垂危之际,被送往警察医院。恶警害怕承担责任,即通知家属办理王新博监外就医,临行前医院对其注射了药剂。

然而王新博被家人接回家后,他腹部极度膨胀,浑身疼痛难忍,当送到当地医院一检查,内脏严重损伤,双腿严重水肿,经穿刺腹腔抽出的全是黑红的血。王新博于二零零六年二月十日离世。

五、山东省临沂沂水县沙沟镇于沟村法轮功学员王文中被迫害致死

(明慧网)

王文中于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六日被潍坊市奎文区国保大队绑架,遭非法判刑七年半,被关押于山东省监狱。

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二日上午十一点,监狱给王文中的姐姐打来电话,要求家人速去。王文中的姐姐、姐夫找车急匆匆的赶到济南监狱医院,在太平间见到王文中的遗体,看到原本身高近一米七、体重一百七十~一百八十斤的兄弟瘦得皮包骨头,蜷缩成一团,瘦的肚皮贴着脊梁骨。

六、十一监区强迫法轮功学员干奴工,指使、纵容刑事犯殴打法轮功学员

十一监区监区长王传松强迫法轮功学员加长时间、加长劳动量干奴工活。

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二日,恢复因中共病毒武汉肺炎)而中断的奴工活后,监区长王传松就要求逐渐加长干活时间。早晨提前一个小时,五点起床;中午不休息;晚上加班到七、八点钟,甚至九点。并且干活量层层加码,从开始每天干四百个、六百个的量,加至八百个、一千个,后来加到一千六。犯人说:“王传松新上任,肯定要弄点政绩出来。看吧,不用几天就(加量)翻番了。”真是这样,不但翻番,还翻了两番。

公丕启等十多名拒绝干奴工活的法轮功学员,被集中到一个屋子里看污蔑法轮功的片子。公丕启因血压高,想靠墙倚一下,包夹头目李峰(盗窃石油犯,无期徒刑)看到后,就叫嚷说:“怎么的?不舒服?别装,死不了!”

包夹头目李峰是山东德州临邑县临南镇钟楼村人,一九七八年出生。是所谓的“包夹组长”、“纪律组长”、“五楼楼长”、“劳动组组长”,对包夹的法轮功学员很恶毒。经常听到他到别的组时说:“公丕启,他就是装,死不了,死了正好。”对公丕启是极其邪恶的谩骂、刁难。

法轮功学员郑旭飞因拒绝干奴工活而被严管,被长时间罚站,有时站到晚上十二点以后。包夹徐超、刘怀亮用脚使劲碾压郑旭飞的脚趾头,致使郑旭飞的脚趾头肿的发黑。

青岛平度市法轮功学员高亨柏,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二日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回家。在山东济南监狱,高亨柏遭到殴打和罚站。

二零一八年十月五日,山东济南监狱狱警让写扫黑除恶举报信,高亨柏在举报信中写道:“中共是黑恶势力产生的土壤,只有解体中共才能彻底的从中国铲除黑恶势力。”“看看监狱里的重刑事犯,对法轮功学员张口就骂、抬手就打、随意体罚……,刑事犯是真正的罪犯,有什么资格,有什么权利这样对待法轮功学员?是谁给他们的权利任意妄为?”

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六日,包夹头目李峰(因盗窃石油被判无期)发现高亨柏写的扫黑除恶举报信,打了高亨柏一次。

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五日,高亨柏因不放弃信仰,坚持炼功又被李峰打一次,被罚站三天。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日,高亨柏暂时忘冲厕所,被罚蹲厕所两次。

二零一八年十月,因高亨柏不写污蔑师父污蔑大法、放弃修炼的邪书,被犯人徐超(贩毒、吸毒,刑期十五年)罚站五天。

二零二零年七月五日上午八点半左右,监狱利用电视举行所谓的“云升旗”,让所有人起立。高亨柏从厕所回来,回到床前座位刚坐下,包夹徐学军(贪污犯,刑期10年)从身后猛地一把把高亨柏拽起来,大声喊道:“快站起来。”推推搡搡往门口推。这时包夹头目杨小磊(抢劫犯)从门外冲进来,把高亨柏推进厕所,不由分说,照高亨柏胸口捣了七、八拳。这时狱警任广波(警号3702159)带人上5楼发药,高亨柏指着杨小磊对他说:“杨小磊凭什么打人?”他一听,一声不吭,扭头就走了。包夹头目杨小磊一看狱警根本就不管,气焰更加嚣张地说:“你看见了,打了你,狱警都不管。”那意思是打你们法轮功学员,警察都是默许的。

有人说:“在山东济南监狱,坏人打好人没有受到处罚,而被打的好人却要向打人的坏人认错,还要受体罚、罚站等。”

资料来源:明慧网

原文连接:山东省监狱恶人叫嚣:“让你生不如死”

责任编辑: 夏雨荷   来源:新唐人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612/1604904.html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