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对比 > 正文

李濠仲专栏:疫苗一边救人一边捉弄这个世界

作者:
过去大半年来,许多国家都被病毒整得不成人形,接着很多国家再为抢疫苗人仰马翻,于是,就又轮到疫苗一边救人,一边捉弄这个世界,或者还应验了“岁不寒无以知松柏,事不难无以知君子”的名言警句。

很多国家为抢疫苗人仰马翻,于此当下则又应验了“岁不寒无以知松柏,事不难无以知君子”的名言警句。(资料照片/张哲伟摄)

现在手握大笔疫苗(包括订单)的美国,正式来说是在去年12月中开始接种第一剂,从那时候起到今年三月,曾经历一段疫苗施打的混乱期。首先,虽由联邦统筹供给疫苗,但各州拿到疫苗后却各有接种计划,规定并未统一,期间漏洞百出,非常扰民,也未必都很公平。

首先,还是回到多数人起初对疫苗“神速上场”有疑虑,加上副作用被放大检视(美国人不少相当排斥忍耐副作用保平安这回事),令人却步,官方不得不大力宣传,从柔性劝导到直接提出生命示警,一阵软硬兼施接种状况才有起色。起初当然也是以第一线防疫人员为先,继之再扩及必须从事与人近距离接触的工作者,但就是因为不少人仍在观望,造成州政府收到的疫苗一时间无法全部派上用场,为免疫苗过期,一些提供疫苗接种服务的诊所、药局便开始自行制作预约系统,且主动放宽条件,让尚未宣布执行的类别人士线上登记。

这或许是权宜下的供需调配,就像台湾疫苗刚开打时一样,既然排上的人不想打,那就开放申请,让想要打疫苗的人自费接种(差别在纽约都是免费)。问题就在当时讯息纷乱,哪家诊所有疫苗,哪家药局可以预约申请,都必须由民众自己一家一家查询,很多感情好的左邻右舍也会开始互通有无,一旦自己顺利接种,不藏私的便会立刻旧雨新知到处“报马仔”。如果已然耳闻消息,却人面不够广,就只能土法炼钢、地毯式搜索,自己去各诊所、药局预约碰运气。那时开车到住家十几英里远外打疫苗者大有人在。

以纽约为例,纽约正式施打疫苗之前,包括州长、市长皆已明白宣告:“民众必须按照既定的疫苗接种优先级快速逐级推进”,尤其“严禁特权人员在养老院、医护和急救员接种之前插队接种疫苗”。只是,这方面也许守住了,但纽约的问题还在另一方面。也就是疫苗开打后隔月,很多人发现并不属于优先类别的亲戚朋友或同事们竟然都打疫苗了,怎么自己还状况外,于是才开始四处打探消息。

不过原因是在优先顺位者并不是每个人都想打疫苗,但想打的其实也为数不少,因此官方已将条件放宽,虽优先顺位者仍有优先接种权,但非优先顺位者也有机会同时递补上去,这就造成愿意施打的人突然大举超过还在观望的人。但当时疫苗供给数量仍然有限,一些接种站干脆视当天情况,如果有优先权者取消,就会通知其他顺位的预约民众同一天到接种站候补,先来先打。然后,那些接种站外就会突然大排长龙,排了也不一定打得到,接着就是怨声四起,差不多施行两周就放弃了。

而在混沌之间,再有“跨洲打疫苗”的一类。因为各州第一时间颁布的施打顺序不一,所以,我在自己居住的州可能排不上顺位,却符合隔壁州的施打规定,我或许就会选择跨州预约施打。例如,疫苗开打之初,新泽西州开放“吸烟者”可以优先获得疫苗,且不必证明自己是老烟枪,另外,当许多州仍将疫苗施打者设定在70岁以上时,佛罗里达州则率先开放给65岁以上的人接种疫苗,对身份核查也很宽松。当时,很多纽约州的人就是这样被吸引过去。不过,这也造成了另一个困扰,因为疫苗施打,尚有人力资源或其他医疗物资(如针头)的消耗,跨州打疫苗很可能会对一区原本的接种计划造成破坏,所以,这方式很快就不受到鼓励。

再者,虽然疫苗供给之后慢慢加快,但又出现预约注射的电话打不进去,线上预约系统当机等事件频传,要不,就是诊所或接种站被本应前往接种的民众放鸽子,直到今年三月之前,纽约疫苗的接种情况并非都是愉快的经验。

但对比北边的加拿大,疫苗施打混乱期的纽约人就又很庆幸自己还好住在纽约。疫情之初,纽约尚未普及病毒筛验,少数有本事的纽约人,则抢在加拿大边境关闭之前飞到加拿大取得检测求得心安。而后,纽约打疫苗虽然一度没上轨道,但也好过和莫德纳、辉瑞等公司总计签下超过4亿剂疫苗,却无法取得优先支付权的加拿大(简单说就是有订单但货不足),去年底到今年初,有多少加拿大人要不等不到疫苗,要不打了一剂,第二剂都得排在数月之后。光这点,纽约就赢过加拿大许多,因为一旦打了第一剂,第二剂多半会在三周内执行。

加拿大的疫苗问题之一,包括自己国内无法生产疫苗,去年则担心川普对疫苗发出禁令,所以主要寄望欧洲的疫苗生产商,结果后来是欧洲疫苗厂供应吃紧,且也实施了疫苗禁令,才导致交货大举延迟,甚至取消订单。去年中,有受不了纽约水深火热的加拿大人索性飞回加拿大避疫,如今,待纽约接种系统回稳且剂量充足,才又想起了纽约的好。

过去大半年来,许多国家都被病毒整得不成人形,接着很多国家再为抢疫苗人仰马翻,于是,就又轮到疫苗一边救人,一边捉弄这个世界,或者还应验了“岁不寒无以知松柏,事不难无以知君子”的名言警句。

※作者为《上报》主笔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上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615/1606211.html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