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石正丽再次否认病毒泄露说专家为何为中共背书?

越来越多国家的政府与科学家要求中国公开所有数据,接受国际社会对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可能从实验室泄露的假说进行全面调查。面对排山倒海的压力,身处风暴中心的武汉病毒所新发传染病研究中心主任石正丽罕见打破沉默,驳斥外界质疑,强调自己没做错。石正丽的说法,能够取信于人吗?赞助石正丽做研究的美国,有什么办法在中国之外进行病毒溯源调查?

越来越多国家的政府与科学家要求中国公开所有数据,接受国际社会对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可能从实验室泄露的假说进行全面调查。面对排山倒海的压力,身处风暴中心的武汉病毒所新发传染病研究中心主任石正丽罕见打破沉默,驳斥外界质疑,强调自己没做错。石正丽的说法,能够取信于人吗?赞助石正丽做研究的美国,有什么办法在中国之外进行病毒溯源调查?

“这笔资金(约六十万美元)是通过非营利组织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拨给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美国国家过敏与传染病研究院(NIAID)院长福奇(Anthony Fauci)5月25日在联邦众议院拨款委员会(House Committee on Appropriations)听证会上证实,美国纳税人赞助了武汉病毒所做研究。

但武汉病毒所拿“境外势力”的钱,光是来自美国联邦政府资金的辗转赞助,五年来就不只是六十万美元而已。

根据共和党籍联邦众议员雷申蕯勒(Guy Reschenthaler)办公室给本台的资料,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2009到2019年间提供生态健康联盟110万美元,和武汉病毒所合作研究“对人类与生物造成危害的重大病毒”,相关研究涉及从野生动物采集各类病毒的家族样本,以及曝露在冠状病毒下的人类与动物的血清研究。

在美国的三权分立制度下,雷申萨勒得以发挥国会议员监督制衡的权力,经过他两个多月的要求,美国国际开发署在五月初披露上述资讯。

雷申萨勒给本台的书面声明中说:“我对美国纳税人花了超过一百万美元、支持和中共与军事生物研究有密切关联的武汉病毒所从事危险且可能致命的研究‘深感不安’,美国人民有权知道,为什么他们辛苦挣来的钱用在一个有安全问题历史纪录且可能涉及引发大流行的外国实验室上。”

另外,美国官方资料还显示,国家卫生研究院从2014年起已资助生态健康联盟三百七十万美元专门研究蝙蝠冠状病毒,直到去年四月停止拨款,当时正是新冠疫情在全球肆虐之际。

病毒从何而来?(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争议一:美国资助生态健康联盟成武汉病毒所外国代理人?

生态健康联盟总裁德萨克(Peter Daszak)疫情爆发以来就不断为中国与石正丽背书,也引发外界对他个人背景的好奇。

德萨克:“在我过去十五年和(石正丽的)病毒实验室接触的经历可以看出,这个团队就是一个普通寻常的实验室,反正,他们没有引发这次大流行、由蝙蝠携带的新冠病毒,我们还没发现一模一样的(病毒),我们只看到有相似的冠状病毒。”

英国籍的德萨克近来在中共官方对外宣传的大本营环球电视网(CGTN)上大量曝光。美国总统拜登指示美国情报官员“加倍努力”调查疫情源头、包括“病毒可能从中国实验室外泄”的可能性后,CGTN六月份主动出击,集结过去德萨克受访的片段,密集播放。

公开坦承和石正丽团队合作已有十五年,他更多次为中国与武汉病毒所背书,他也是今年初世界卫生组织专家组赴中国调研的成员之一。

他当时在调查工作未完成前,就第一个跳出来赞美中国展现“高度公开透明”且配合的态度,塑造舆论;他更多次为石正丽和武汉病毒所抱屈,说中国已成为“新冠病毒是实验室泄露”这类政治阴谋论的受害者。

但没有经过调查,如何能一锤定音得出非实验室外泄的结论?同样是科学家,美国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分子生物学教授埃布赖特(Richard Ebright)就坚信口说无凭,要经过全面与客观调查实验室外泄的假说后,才能对疫情起源下结论。

这位分子生物学领域的专家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访问时更说:“现在的生态健康联盟,已经不是45年前成立时的那个生态健康联盟了。这个组织重新打造自己,它已经从过去专注于保育工作,转型为赞助中介者,它本质上就是一个扮演发达国家资助机构和比较不发达国家实验室之间的中介人,它自己没有实验室。”

截至发稿,生态健康联盟和德萨克都没有回复本台的电邮查询。

根据生态健康联盟的官网,这个成立于纽约的非营利组织已有45年历史,除了美国政府,也和马来西亚官方合作;一些国际知名的生技业者如这次新冠疫苗的研发药厂之一强生、英国的利洁时集团(Reckitt Benckiser Group)以及德国的勃林格殷格翰(Boehringer-Ingelheim)都是生态健康联盟的赞助企业。

但作为美国资金受赠者的武汉病毒所,则没有出现在生态健康联盟官网上的合作名单中。

新冠病毒从武汉病毒所实验室泄露的说法仍是焦点(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争议二:石正丽否认做功能增益研究可信吗?

美国国际开发署在回复雷申萨勒的信中强调,美国资助武汉病毒所的研究计划2019年已终止,在资助的十年间也从未授权或同意从事争议性极高的病毒“功能增益”(gain of function, GOF)研究。

福奇5月26日在联邦参议院的另一场听证会上被参议员连番拷问是否过于信任中国合作方?能保证中国方面说的都是真话?福奇的回答是:“无法保证中国科学家和受赞助者没有说谎。”

石正丽回复《纽约时报》的电子邮件采访时,则反击这是“极不信任的推测”,更严正声明“我的实验室从来没有做过或合作做过让病毒毒性增强的GOF(功能增益)实验。”

然而,曾和石正丽合作的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微生物与免疫学教授巴瑞克(Ralph Baric)2016年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NAS)撰写的报告中就警示,石正丽提供的WIV1-CoV冠状病毒的全基因与嵌合体(chimeric),可在人类呼吸道与体内迅速增生。在缺乏疫苗与药物的情况下,从事有关嵌合体的研究(chimeric studies),有安全风险。

埃布赖特也是力主科学研究有道德边界的科学家。“功能增益的研究,对人类的风险高过好处,事实上,它对疫苗或是药物的研究与开发,没有任何形式的贡献,要开发疫苗或药物,必须针对已经存在的病原体,而不是针对尚未产生和尚不存在的病原体。但功能增益的研究是创造还不存在的新病原体。”他告诉记者。

巴瑞克也是最近在《科学》期刊发表连署公开信的18位国际科学家之一,他认同实验室意外泄露的理论仍有可能,需要更全面的调查,才能确认疫情大流行的起源。

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美联社图片)

争议三:验证与重建信任中国和美国能做什么?

武汉病毒所是中国自豪的“自主研发”科研项目,受过外国科学训练的石正丽,拥有法国蒙彼利埃第二大学病毒学博士学位,有“蝙蝠女郎”称号的她更带领团队建立了逾一万五千份的蝙蝠样本,让中国号称拥有“世界规模最大的冠状病毒基因库”。

武汉病毒所究竟在这次大流行前是否拥有引发疫情的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样本?她斩钉截铁告诉《纽约时报》:没有。

石正丽坚称她已公开分享实验室接触到的最接近的蝙蝠冠状病毒,与这次的新冠病毒相似度只有96%,从基因组标准来看,差异巨大。她也否认实验室曾秘密研究过其他病毒。

她还否认她的研究所有三名研究人员在2019年11月新冠疫情爆发前,就因类似流感的症状入院治疗的说法,她告诉《纽约时报》,“如果可能,您可否帮助提供这三人的姓名,以便我们核对。”

中共官方没有质疑石正丽的说法,当地的《湖北日报》更在一月初的一份报道中主动披露石正丽是“无党派人士”。纽时认为,这不寻常。

信任的建立得经过累积,也需要验证。中国能做的是,允许国际机构与科学家毫不受限地访问武汉病毒所,进行独立调查或是共享石正丽的所有研究数据,但中国的立场已经很明白,就是不会允许这样的调查。

那么,国际社会还能如何验证中国科学家说的话究竟可不可信?埃布赖特认为美国国会团结一致,行使“传唤权”,会是一个突破口。

“美国是有工具可以获得更多资讯的,就是国会的传唤作证权(subpoena power)。国会部门做为一个整体,如果两党可以一致合作成立(专责)调查小组,要求生态健康联盟公布所有和武汉病毒所往来的电邮、研究后得到的资讯等,甚至是司法部门介入。生态健康联盟累计已经拿了至少一亿两千三百万美元的联邦政府资金,但它至今仍拒绝回应国会议员与美国纳税人要求公开资讯的信函。”埃布赖特说。

一亿两千三百万美元的这个数字,埃布赖特是根据英国《每日邮报》的报道。截至发稿,生态健康联盟与德萨克也并没有回复本台对于他们所接受的美国联邦政府资助金额的查询。

至于实验室的安全性,在央视报道中,武汉病毒所是“没有许可连蚊子都飞不进去”、安全管制极为严格的实验室。

既然如此,武汉病毒研究所是否愿意公开疫情大流行前的相关实验室研究记录?记者曾多次致信武汉病毒研究所与石正丽,不曾得到回复。

需要点滴累积才能得到的信任,中方似乎还没有采取积极的行动来面对外界所有的质疑,打消人们的疑虑。中国的可信度在国际社会里,信者与不信者壁垒分明,难道不是悲剧?

责任编辑: 李韵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616/1606570.html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