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鲜事 > 万花筒 > 正文

无论和谁打交道,有种话不能说,除非你不怕得罪人

爱默生说过:“真正的妙语往往是令人心领神会并且回味无穷的。”

的确,说话是一门精巧的艺术,善用它,能直击人心,令人震动;滥用它,会让你的好心变成伤害。

无论和谁打交道,一定要谨记,这种话坚决不能说,除非你不怕得罪人。

与人相交,“直”话少说

一个人说话很直接,可能是性格使然,但直有直的方式,并不是不分时间、不分场合的盲目攻击。

我有一段亲身经历。

刚毕业工作不久,有个同事得知我大学读的是汉语言文学专业,就“噢”了一声,接着说:

“不就是语文嘛,这专业读了跟没读没什么区别,而且工作也不好找。”

我尴尬之余,笑了笑。

可打那以后,任何无关的事,这个同事都能往这上面扯。

比如,有个字不认识,就拿来问我,恰巧我也不认识,对方就说:“你这专业读得也不行啊!”

有时候开会,没听明白领导的意思,对方就说:“你不是上过大学吗?”

就拿写稿子的事来说,找我来帮忙,我说不会写,对方就说:“文学系毕业不会写?”

大多时候,顾虑到低头不见抬头见,也不好撕破脸,就忍了。

有一次实在没忍住,就怼了一句:“你的意思是,所有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的就都是作家?”

其实,大多时候说话直不被接受,根本原因在于,这种“直”是对对方进行否定。

说话直完全没问题,但一定要分清主观和客观,不能把想法和事实混淆。

说话太直,害人又害己

生活中,我们难免会遇到不便直说、不忍直说、不能直说的情况。

此时,委婉道来不是虚伪,而是情商高的体现。

《资治通鉴》中有这样一个故事:

丁谓任中书官职时,对寇准非常恭敬。

一次聚餐,丁谓不小心把汤汁弄到了寇准的胡子上,当他准备给寇准擦干净时,寇准却讽刺说:“你身为国家大臣,就是替领导擦胡须的吗?”

对此丁谓怀恨在心。

之后,丁谓与其他同样受过寇准谩骂、讽刺的官员结成同盟,经常在皇帝面前说寇准的坏话。

最后,皇帝听信了谗言,把寇准一而再、再而三地流放。

说话太“直”,会慢慢毁掉一个人的人际关系。

寇准的悲剧,根源就是没有管好自己的嘴巴,得罪了别人,也害苦了自己。

刀疮易去,恶语难消。

舌头是百体中最小的,但也是最能闯祸,最能伤人的。

人际交往中,没有人阻止你直接了当地表达观点,但也千万不能忘了对人最起码的尊重。

如果不顾别人感受,打着性子直的幌子随意伤害别人,其实是自我为中心,是粗鲁、狭隘与自私。

为人处世,说话的时候,一定要懂得“拐弯”。

俗话说:顺情说好话,耿直讨人嫌。

深以为然。

说话不可太直接,并不是让人做一个虚伪、敷衍的人,而是说话要含蓄、委婉。

解缙是大明第一才子,博学多才,又聪颖机灵。

有一次,他陪皇帝朱元璋在御花园钓鱼。

结果,解缙左一条右一条钩上了很多鱼,朱元璋却一条都没钓到。

朱元璋心里很不爽,心里怒火中烧,解缙见状,心生一计。

他清了清喉咙,便作诗道:“数尺丝纶落水中,金钓抛去永无踪。凡鱼不敢朝天子,万岁君王只钓龙。”

朱元璋一听,解缙在夸自己,便说:“原来如此,我是真龙,那鱼哪敢上钩呢?”

一个人实话实说固然好,但在复杂的人际和社会关系中,光实话实说是远远不够的,还是要学会转着弯儿说话。

曹操一直为选谁为继承人的事纠结,他的内心是想立曹植,他觉得曹植更像自己,聪明,有才情。

可是根据规矩,应该确立嫡长子曹丕

于是他就问贾诩,结果贾诩听完之后一声不吭。

看曹操有些急了,贾诩不急不慢地说:“回主公,我在想一件事儿。”

曹操好奇,说:“不妨说来听听。”

贾诩说:“微臣在想袁绍和刘表两家父子的事情。”

原来刘表和袁绍两家都是因为大儿子和小儿子夺权,最终立小儿子继承,使得两家迅速败落。

曹操恍然大悟,于是立曹丕当了太子。

有人说:“说话的最高境界就是拐弯抹角,只有这样才能打动别人。”

对此,深表赞同。

情商高的人,言语就像一块海绵,能够以柔克刚,让人心悦诚服。

责任编辑: 王和  来源:每日一读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616/16066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