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中国知识界呼吁从轻发落姜文华

这是一个毁灭好人的体制。他的性格和面相很接近陈景润,有特殊才能的人都有怪癖、不食人间烟火,不屑于中国的潜规则。姜文华的生命不仅属于中国,还属于全世界。当历史有质的进步时,还会有一次重新评价。

中国高等学府上海复旦大学

6月7日,复旦海归青年教师姜文华持刀杀害数学院党委书记王永珍,称自己饱受谣言和陷害。十天后,复旦大学的官方声明,就简历、剽窃和政审等问题为王永珍辩护。姜文华随后被正式批捕,前景堪忧。

6月21日,上海市检察二分院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对犯罪嫌疑人姜文华批准逮捕。

复旦大学17日宣称,二人没有合作发表论文的情况,也不存在学术剽窃;截至6月7日,姜文华与学校签订的一年聘期合同尚未期满,学校并未作出与姜文华解除或终止聘用合同的决定。

刺杀上海复旦大学数学学院党委书记王永珍的该校海归研究员姜文华(姜文华资料图)

复旦大学称姜文华考核不合格,无剽窃、无政审

2019年6月,数学科学学院对姜文华进行聘期考核后,判定他未完成合同约定的工作任务,但考虑其特殊情况,与姜文华续签一年期聘用合同,2020年11月再次续签一年。

关于考核标准和特殊情况,复旦大学并未作出说明,只强调考核过程不设政审环节。

据上海公安局文化保卫分局6月7日通报,满身鲜血的姜文华在事发当场被制服后对警察说,自己长年被“陷害”,“受到了很多恶劣的待遇”。外界仍不清楚他所指是什么。

“我一直等着复旦大学有人站出来说公道话。两千五百年前还有司马迁敢于为李广的孙子打抱不平。河北工程大学前副教授王刚指出,复旦的一家之言,对姜文华非常不公,政审一般是高校晋升的潜规则。

“首先,不能单方面、它说怎么着就怎么着。法庭审判的时候要看姜博士怎么说。当事人的供述要合在一起、互相比对,不矛盾才行。死者已死,但是肯定留下交往痕迹,比如晋升时对姜文华的书面否定……狡猾的罪犯都是在最后销毁证据,上面肯定都串通好了。第二,现在政审回潮,连高考、研究生、参加工作都政审,这是公开的秘密。和党是一心,还是不一心,就是重要标准。”

本台记者试图搜索复旦青年教师的聘任通知和结果公示,但整个数学院官网无法访问。

对于复旦大学实行“准聘-长聘制”的青年研究员,首聘期三年考核合格后,学校与其签订第二个三年聘期合同。第二个聘期考核合格,且在两个聘期内已晋升高一级专业技术职务,则进入长聘教师系列。

“非升即走”近日成为众矢之的,但复旦校友、首都医科大学校长饶毅发文称,预聘制是北大、清华迄今最佳的、有效的教师人事制度,有助于摆脱近亲繁殖。舆论打错了靶子,应瞄准原有体制或者传统习俗。原有体制和习俗指的是什么,他并没有细说。

2017年,已是副教授职位的王刚首次收到聘任合同,他以亲身经历指出,高校腐败根源在于一党专政、人治盛行,聘任制反而给掌权者更多作案空间。2018年,王刚成立依法维权的微信群、坚持批评腐败、呼吁政改,学校以考勤不合格、家庭矛盾为借口,直接将他解聘。

邯郸医专是这样,复旦会是净土吗?姜博士的做法,我脑海里有过。被解聘的时候,我想过同归于尽。如何当小人,如何装君子,这就是他们的伎俩。当初我连评四年才成为副教授,段阳泉比我还惨,五连贯,最后使出杀手锏送钱,只有高庆荣和杨光濮两个评委没收……晋升评委的私心是大大的、公心是小小的,只有高庆荣教授看出我的论文水平,剩下的都是利益相关。”

上海师范大学历史学教授萧功秦发文呼吁对姜文华判处死缓、减少海归忧虑,国外“非升即走”升为终身教职的比率大约为70-80%,而中国的比率甚至可以低到5%,必然造成恶性竞争。

“根据嫌犯具有部分行为能力,以及其犯罪后果的严重性而言,判处死缓是比较合适的。”他推测,姜文华因事业不顺,性格偏患有受迫害精神分裂症与抑郁症。

知名经济学家张五常也为姜文华抱不平,他认为纯数学家转业不易,精神失调的或然率也较高,但是普林斯顿大学能善待身患精神分裂的约翰·纳什,值得国内学习。“以研究为主的大学,从来是管思想的深度,不多管教书的如何好听,更不应该讲什么人际关系的。”

被刺杀的上海复旦大学数学学院党委书记王永珍(上海市杨浦区政府官网)

复旦朱刚:事实缺席,求仁得仁

“当初事发突然,行凶之时并无目击者,而死者已矣,凶手在警,亦无从问得事实也。然谣言疾起,毁谤日滋,长篇大论,有如宿构,其势汹汹,席卷全网。唯复旦师生,不为所动。此岂爱校心切,可以罔顾事实?……”

复旦中国语言文学系系主任朱刚6月18日在官网发布《求仁得仁,永珍安息》,引发网友吐槽其行文粗糙,逻辑不通,又或有反讽的弦外之音。

比如,既然“无从问得事实”,又如何判断何为谣言?“求仁得仁”出自《论语·述而》,现代语境下多为贬义,形容罪有应得、死得其所。

本台对朱刚发出采访请求,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关于姜文华面临的刑罚,王刚指出,法律角度上可能会死刑立即执行、死缓或者无期徒刑,但从长远来看,为父报仇的“施剑翘”获得民国法院特赦,击毙伊藤博文的朝鲜义士“安重根”也罪不该死。

“这是一个毁灭好人的体制。他的性格和面相很接近陈景润,有特殊才能的人都有怪癖、不食人间烟火,不屑于中国的潜规则。姜文华的生命不仅属于中国,还属于全世界。当历史有质的进步时,还会有一次重新评价。”

王刚说,最理想的、也非常渺茫的结局是,姜文华能在狱中获得图书馆系统的终端访问权,继续他的数学研究。

责任编辑: 李韵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622/1609228.html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