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田云:小官贪2亿 内蒙“倒查20年”透何信息

作者:
值得注意的是,此番内蒙古“倒查20年”仅针对煤炭行业,一年前才启动,没想到近三百名官员被拉下马。此前中共高调反腐数年,却还有大批腐败官员漏网。如今中共主动承认了内蒙煤炭领域的腐败乱象,从内蒙看全国,从煤炭看其它系统,还有多少条“庞大的利益链、关系网和共腐群”有待查处?多少民脂民膏被侵吞?

近日,多家大陆官媒报导了内蒙古“倒查20年”整治煤炭部门腐败的情况,中共要借此显示反腐的决心。然而,公布出的数字和情节反而凸显中共官场的无药可救。

6月7日,一篇党媒报导提到了5月26日晚上更新的数字:“全区(内蒙古)纪检监察机关累计受理涉煤问题线索3982件,立案700件987人,其中厅局级62人,县处级227人,14名干部主动投案……”,该文还称,内蒙古涉煤腐败案件“抓一个带一窝连一串”,因为“政商之间最终衍生出了庞大的涉煤利益链、关系网和共腐群”。

值得注意的是,此番内蒙古“倒查20年”仅针对煤炭行业,一年前才启动,没想到近三百名官员被拉下马。此前中共高调反腐数年,却还有大批腐败官员漏网。如今中共主动承认了内蒙煤炭领域的腐败乱象,从内蒙看全国,从煤炭看其它系统,还有多少条“庞大的利益链、关系网和共腐群”有待查处?多少民脂民膏被侵吞?

媒体点名了一些中镖的官员:内蒙古自然资源厅原副厅长王杰、乌兰察布市委书记杜学军、自治区交通厅厅长白智、自治区原国土厅厅长白盾,鄂尔多斯市煤炭局原局长郭成信,内蒙古矿业集团党委副书记、总经理苏日勒格等人。

以白盾为例,内蒙古纪委监委发文,称其“理想信念丧失,背弃初心使命”,“搞权钱交易”,“索取巨额财物;家庭财产、支出明显超过合法收入,差额特别巨大”。这些话也同样适用于其他贪官。

6月18日,鄂尔多斯市煤炭局前党委书记、局长郭成信“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开庭审理。郭成信被指控受贿九千余万元人民币,并有1.1亿多元不能说明来源。此案相当惊悚,一个处级官员贪腐金额高达2亿!那么其他更高级别的官员贪污了多少?

被整治的贪官统统是党员。党媒记者称,“这些人无不是受组织培养多年、身处重要部门关键岗位”,“不少人还拥有过闪亮光环”。确实,大小贪官一律都曾受党重用,他们的光环和权力都是党给予的。换句话说,党培养和输送了一批又一批贪官。

陆媒播出了郭成信的所谓忏悔词,他声言:“那几年煤炭领域有点太疯狂了,把一批干部弄坏了,也把社会风气带坏了。”官媒试图通过郭成信之口推卸责任,似乎“煤炭领域”是罪魁祸首。“煤炭领域”是由不同层级、不同部门的人员所组成,官员以权谋私,商人以钱谋私,官商勾结、互相利用,导致了整个行业的腐败和混乱。道德滑落、人心变质,才是问题的根本。

中共官场因何成了腐败的温床?因为中共一党专制,把持党政军大权,并且控制司法、媒体和宣传系统,通过暴力压制民间异议,没有任何机构可以监督和制约它。由此,党得以为所欲为,而党任命的干部便获得了在其职权范围内为所欲为的个人通行证。

另一方面,中共垄断了国内的土地、矿产等资源,享受并任意分配民众创造的物质财富。那么,由党委派的官员也顺势得到了操控资源、分一杯羹的特权。例如,前中共政治局常委、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家族控制了大陆的石油产业,江泽民家族控制了国内的电信行业。江、周家族都贪得富可敌国。据报,周永康所敛资财总额超过1331亿元,而这也是大大缩水后的数字。

中共执政72年,贪官多如牛毛,其贪腐金额屡破世界纪录。据维基百科条目介绍,中国人民银行2011年6月15日刊发《我国腐败分子向境外转移资产的途径及监测方法研究》报告,2008年6月之前外逃干部16,000至18,000人,携带款项达8000亿元人民币。

“倒查20年”才一年,就查出几百名贪官,涉案金额恐达数十亿元,中共是在自打耳光,这也是对它整天宣扬的“制度自信”的一大讽刺。反腐、反腐,总也查不清,反不完,这是哪门子“初心”和“使命”?中共有何资格“领导”和“代表”人民?它凭什么要求人民“听党话跟党走”?这样的政党怎会“长盛不衰”?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622/1609310.html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