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美智库专家就中俄问题施压拜登:光尖锐批评不够

—在无效力的声明中插入“中共”一词不算成就 必须有具体胜利

图为6月11日,英国康沃尔举办的2021年七国峰会第一天,七国领导人合影。

美资深外交政策专家在《华尔街日报》撰文说,总统拜登对中共、俄罗斯写下的尖锐公报远远不够,必须在现实中阻挡他们,否则这些专制主义国家将继续快速推进他们的议程。

美国智库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拉文尔·库里三世(Ravenel B. Curry III)战略和政治家的杰出研究员、华日专栏作家沃尔特·拉塞尔·米德(Walter Russell Mead)撰文说,拜登出席的G7(七国集团)峰会所发表的声明对俄罗斯和中共均表达了强硬措辞,令外界惊讶。

声明谴责了俄罗斯“破坏稳定的行为”,并呼吁莫斯科打击网络犯罪分子。此外,声明对中国的措辞也更加严厉,除对“东海和南海局势”表示关切外,还表示反对任何“改变现状和加剧紧张局势的单边企图”,并呼吁中国(中共)“尊重人权和基本自由,特别是在新疆问题以及《中英联合声明》和《基本法》中规定的香港权利、自由和高度自治”。

米德表示,声明听起来令人印象深刻,但在一个现实世界中没有约束力的声明中插入“中共”一词不算胜利。

他说,被谴责的中国(中共)和俄罗斯对此却不以为然,连伊朗也如此。

俄罗斯已从巩固其对白俄罗斯的控制转向加强对内部异议人士的压制;中国(中共)继续系统地破坏香港的自由,同时推进在南海和东海的海军集结;伊朗船只载着神秘货物穿越大西洋,驶向其西半球的盟友。

“残酷的现实是,美国及其盟友正在失去对对手的控制力,力量平衡正急剧地变得对我们不利。更糟糕的是,许多西方领导人似乎已经忘记了什么才叫胜利。”米德写道。

“在一个现实世界中没有任何共鸣或后果的声明中插入‘中国’(中共)一词不算一项成就。”他总结说。“胜利意味着让俄罗斯从叙利亚顿巴斯和克里米亚撤出。外交胜利是指中国(中共)同意拆除南海人工岛上的军事基地。成功应包括让伊朗停止武装和资助黎巴嫩、叙利亚、也门和伊拉克的武装民兵和恐怖组织。”

米德还列举说,七国集团对克里姆林宫只进行说教、但不改变其行为的作法不是胜利;当伊朗继续在整个中东地区进行系统性的颠覆计划,七国集团却促进其经济发展,这也不是进步。

米德还从另一方面解释说,西方国家在对抗中、俄上已越发失败。

比如:在俄罗斯宣布该国最大的反对党为非法阴谋时,美国恢复了北溪2号管道的建设;在南海的军事平衡向北京倾斜时,美国只是对中方行为进行抱怨;在俄罗斯的影响力和控制力不受阻地扩大时,美国精心设计的复杂制裁网络被发现无效;在北京加强对西藏、香港和新疆的镇压时,美国则扭捏作态,发表雄辩批评,这些都是失败。

米德同意拜登总统所指出的,世界上的民主社会面临着来自武器精良、充满敌意的专制国家前所未有的挑战,加强联盟是恢复美国实力的关键。

但这只是个开始,还远远不够。

米德说,自2008年俄罗斯入侵格鲁吉亚以来,西方民主国家未能有效应对修正主义者对国际现状的一长串攻击。从俄罗斯夺取克里米亚到中共在人工岛上建立非法军事基地,从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到中共公然违反国际承诺粉碎香港民主,中、俄两个修正主义专制国家步步进逼,却没有获得西方国家的任何认真回应。

“在这种严峻的情况下,拜登总统的工作不是起草公报。他的工作是扭转全球政治平衡的持续恶化,这种恶化威胁着美国的安全,其规模是冷战以来所没有的。

“专制主义正在以20世纪30年代以来最快的速度发展,除非拜登开始取得一些具体的胜利,否则无论民主国家写下多少尖锐的公报,我们的对手都会加速前进。”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622/16094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