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中国人活着有多不易 那些你可能还没经历过的事

因“计划生育”政策致残的山东乳山女子宋吉红,炼法轮功后恢复了健康,却遭受20年的骚扰和勒索。(示意图片来源:网络图片)

山东省乳山市乳山口镇北唐家村宋吉红,33年前因中共“计划生育”,被迫做结扎手术受伤致残11年;1999年1月修炼法轮功半年后,恢复了健康。

然而,近21年来,宋吉红因坚持不放弃修炼法轮功,被乳山市“610”组织(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操纵警察、村干部非法抄家、勒索罚款,威胁逼迫签“保证书”等,家庭不得安宁。面对警察的不断骚扰,宋吉红始终表示:我结扎结坏了身体,炼法轮功病好了,有什么错?

村民们也说:“人家炼功病都好了,为什么要抓人?”

计划生育政策的受害者

明慧网报道,宋吉红今年63岁,她从小身体健康,性格直爽泼辣,干活从不觉得累。结婚后,生育了两个女儿。1988年,在中共“计划生育政策”的强制下,宋吉红被迫到医院做了结扎手术。那时,她的大女儿10岁,小女儿才3岁。手术过程中,由于医生说笑,不负责任,误动了两肋神经,导致宋吉红腰部剧烈疼痛。

从那时起,宋吉红的腰就直不起来了,小腹里面象结了一个大疙瘩,又硬又疼。整夜疼得睡不着觉,也翻不了身,想翻身,只能叫丈夫帮助掀过去;手和脚勾勾着,伸不直,没有知觉。宋吉红心里着急上火,视力、听力都严重下降。她变成了残废人,什么活也干不了了。丈夫忙了外面,又忙家里,还要照顾妻子和两个未成年的女儿。

宋吉红觉得生不如死,不想活了。丈夫害怕她寻短见,把家里的农药都藏了起来。这样的日子持续了11年,虽经医院多次治疗,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非但没治好,还欠下了一大堆债务。大女儿考上了高中,因为没钱上学,只好放弃学业。

宋吉红结扎前,搞“计划生育”的人一拨接一拨地上门“动员”逼迫;结扎导致她身体残废后,却无人问及,找他们,也置之不理。这件事情,村里无人不晓。

命运转机法轮功救命

正当宋吉红在无望之中,1999年1月,宋吉红的命运发生了转机,好心的邻居给她介绍法轮功。她开始不太相信,在邻居的劝说下,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晚上去听了法轮大法师父1个小时的讲法录音。

说也神奇,宋吉红在回家的路上,觉得身体轻松,不那么痛了。回家后,躺下一觉睡到天亮。11年来,宋吉红第一次睡了一个好觉。

从那时起,宋吉红就坚持修炼法轮功。慢慢地,她能给家人做饭了,能干家务活、地里的活了。全家人欢天喜地,发自内心感谢法轮大法。

中共又搞运动被骚扰勒索20多年

沉浸在快乐生活中的宋吉红万万没想到,1999年7月中共又搞运动了,这次的打压对象竟是像她这样在法轮功修炼中一心向善、强身健体的普通民众。

当时乳山口镇祝家庄派出所警察,把全村法轮功学员都叫到村委会,逼迫交出法轮功书籍,逼写“不炼功保证书”。宋吉红说:“我因为结扎落下了身体残废,11年医院治不好,政府也不管,我炼法轮功不到半年就好了。现在不让我炼,我的身体出问题怎么办?我坚决不写保证书。”最后,警察勒索了她1千元钱。

2000年2月19日(正月十五日元宵节),祝家庄派出所两个警察闯入宋吉红家,问她还炼不炼法轮功?如果再炼,就带走。宋吉红告诉他们:“我结扎结坏了身体,炼法轮功病好了,有什么错?”两个警察无言应对,就走了。

2000年年初,法轮功学员们写联名信,向政府反映法轮大法是正法,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宋吉红也签了名。因为这事,她被祝家庄派出所勒索罚款二百元钱。

2000年秋的一天,3个“610”人员及警察闯入宋吉红家,进门不由分说就翻箱倒柜,非法抄家,把法轮功书籍和炼功音乐磁带抢走。

2003年夏的一天中午,一辆面包车拉着“610”人员及警察7个人,闯入宋吉红家非法抄家,抢走《转法轮》等法轮功书籍、录音带,又逼问她炼不炼?并威胁说再炼就带走。窗外有不少村民都听到了,有人议论:“人家炼功病都好了,为什么要抓人?”警察怕引起民愤,走了。

2004年4月,乳山市“610”人员宋向军、王金禄等3人闯入宋吉红家,抢走法轮大法师父讲法录音带1盒、大法书1本。

中共警察以各种名义骚扰法轮功学员。(图片来源:明慧网)

基层人员惯性执行中共政策不管百姓死活

2008年奥运会前,村治安主任唐在东(现年50多岁)到宋吉红家,叫她签名“保证不炼功”,不外出,呆在家里不准出门。宋吉红拒绝签名。唐在东就叫她丈夫签,宋吉红不让丈夫签。

2017年10月,中共“十九大”开会前,唐在东领着两个男子闯入宋吉红家,一个穿着蓝衣服的人,大概30多岁,脖子上挂著录像机在录像;另一个50岁左右,穿着迷彩服,手里拿着一个本子。拿本子的人问宋吉红还炼不炼法轮功?宋吉红问他们是干什么的?唐在东抢着说,你问这些干什么,只要你不炼功就行了。

宋吉红说:“这么好的功法我怎么能不炼呢?我如果不炼功,我就不能干活了。”过程中,年轻的男子一直在录像。宋吉红说:“你录像干什么?”他们没吱声。宋吉红就对录像的男子说:“小伙子,做个好人没有错吧?”录像的男子“嗯”了一声,他们就走了。

2020年11月份的某天上午10点钟左右,唐在东又到宋吉红家,叫宋吉红签“不炼功保证书”。宋吉红说不签。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唐在东领来一个男子,此人没穿警服,手里拿着手机录像,进门就说:“大姨,你该签字就签吧,你不签会影响好几代,子女和孙子孙女,他们不能上大学,不能当兵。”宋吉红说:“我身体是炼法轮功炼好的,你们就真的不顾百姓的死活吗?不管怎么样,我也得炼。”

他们转身到门口外面,找宋吉红的丈夫替她签名。宋吉红跟了出去,她丈夫在门口修理街道,还有几个村民在那里聊天,聊天的村民听到他们叫宋吉红的丈夫替宋吉红签名不炼功,有个人就说:“都能学学人家炼法轮功的(做好人),就好了。”另一人说:“现在的人多坏,人家炼法轮功也没做坏事,学法轮功有什么不好?”唐在东他们一听,赶快走了。

2021年6月4日下午3点左右,唐在东到宋吉红家,叫她签所谓的“三书”(保证书、决裂书、悔过书),宋吉红说不签。唐在东说:“不签名,人家纪委就要带走你。”宋吉红说:“谁也动不了我。”

这时,唐在东看到宋吉红的小女儿在家,就说:“小妹,三婶(指宋吉红)不签名,会影响你和孩子,以后孩子不能上学,不能当兵,对你的工作也有影响,你签吧。”说著,唐在东就把“三书”放在了炕上,又说:“签个名,自己在家里该炼就炼。人家纪委的在村支部等着呢,不签就把人带走。”宋吉红不让女儿签字,告诉她不要相信共产党的任何承诺。

20年来,乳山市“610”人员和祝家庄派出所的警察多次闯入宋吉红家骚扰,非法抄家、勒索罚款、威胁、逼问,企图达到不让宋吉红炼功的目的。过程中,宋吉红的丈夫受到严重的精神刺激,听到街上有车声、狗叫,晚上见到街上手电筒光亮,都吓得要命;夜间做噩梦、惊叫。一家人的生活受到严重干扰。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希望之声记者玉洁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624/1610145.html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