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人民公社”这牌子谁敢挂我就敢摘

作者:

2021年5月23日,乌有之乡在北京召开了有三十余人参加的“人民公社专题研讨会”。

会上曾获得全国劳模、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并担任过衡水中学党委书记和校长的张文茂总结概括了解散人民公社制度的危害,主要表现在农业集体经济体制被肢解、农村工业化进程夭折、农村城镇化转型失败、城乡一体化进程中断等方面,这使得农村本土化的城镇化和工业化被打断,使得发展城乡资本主义成为可能,最终导致城乡差距持续拉大,社会加快两极分化。

与会的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左大培指出: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并不适合搞农业机械化。上世纪80年代起全国各地推行的联产承包责任制对部分发达地区来说,其实是阻碍了生产力的进一步发展。

还有更杀气腾腾的了,中国科学院研究员金矢说,人民公社之所以被解散,实质是路线斗争所导致的,我们必须认识到这一点。

乍一听“人民公社”诱惑力极强,又富有理想主义的人民色彩。然而结局恰恰相反。实践证明,人民公社使农民都工作过度,筋疲力尽。平均主义的工资制度,即按需计酬,降低了劳动生产率,严重导致了食品短缺。人民公社大食堂需要将农民私有的粮食全部收缴,统一烹调之后再按需分配给所有公社社员。有人将之形象化地称为吃大锅饭。然而,由于大量浪费,公社食堂有限的粮食储备被迅速消耗完毕,导致了随后的食品短缺。于是出现了经济倒退,进入了三年困难时期。1960年后,经济倒退,工业停顿,交通运输瘫痪,1960年的国民生产总值下降了1/3,普遍营养不良,大饥荒不断……

1978年开始改革开放,安徽小岗村实施包干到户,被称为“中国农村改革第一村”。1980年6月18日,四川广汉向阳在全国率先摘下“人民公社”的牌子,用“乡人民政府”的牌子取而代之。这一惊世骇俗之举,触动了《宪法》的修改,改变了农村政治体制,进而在全国掀起农村改革新的浪潮。

要吃粮找紫阳,要吃米找万里。秦爷早就说过:“没有农村的进一步改革,还走人民公社的老路子,可以肯定地说我们今天还会在每月三十斤粮食,一半粗粮一半细粮,闲时吃稀,忙时吃干,平时半干半稀的怪圈里徘徊。说真话那个时代拉屎都不痛快,肚皮空空如也,一肚子屎,半肚子屁。”

就上面这段话,居然有人给我留言,就四个字:XXXX。

每当看到有人控诉改革开放时,秦爷一准火冒三丈,才过了几天踏实日子,吃了几天饱饭,你们居然对如此丰富的物质享受视而不见,非要怀念吃窝头就咸菜的苦日子。图个啥?

今年六十有八,毕竟过上了三四十年改革开放带来的好日子,这几十年没再吃过早籼标机米碎米高梁面窝窝头,洋白面富强粉敞开供应不凭本不要票,一水的小站稻和东北大米尽意享受,苦尽甘来也挺知足。

谁要想走回头路,为了子孙后代决不答应。反正巳经疾病缠身,早就活够了,先把话撂前头:“人民公社”的牌子,谁若再挂我就是豁出老命也要去摘,不能让后辈们再去受二遍苦……

责任编辑: 李华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625/1610806.html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