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人物 > 正文

毛泽东秘书赴美一下飞机猛醒:共产党完全错了

恰逢中共百年之际,中共当局加紧宣传,除各党政机关加强学习党史外,多部赞美中共的电影电视剧也接连上线。不过,在海外,人们更多讨论的是对中国罪行的反思。毛泽东前秘书李锐的女儿李南央近日接受外媒采访时表示,父亲作为中共元老,多次被中共迫害。一开始李锐并未对党的做法产生任何质疑,在经过“文革”、访美以及“六四”后,李锐开始觉醒,意识到共产党完全错了。而他人生中最彻底的觉醒,是习近平修宪要连任,让他“彻底看明白了。”

李锐李南央合照(图片来源:美国之音)

恰逢中共百年之际,中共当局加紧宣传,除各党政机关加强学习党史外,多部赞美中共的电影电视剧也接连上线。不过,在海外,人们更多讨论的是对中国罪行的反思。毛泽东前秘书李锐的女儿李南央近日接受外媒采访时表示,父亲作为中共元老,多次被中共迫害。一开始李锐并未对党的做法产生任何质疑,在经过“文革”、访美以及“六四”后,李锐开始觉醒,意识到共产党完全错了。而他人生中最彻底的觉醒,是习近平修宪要连任,让他“彻底看明白了。”

中共百年之际,美国之音刊登多篇专题,其中包括对毛泽东前秘书李锐的女儿李南央的专访。在采访中,这位最值得李锐信任的亲人细数了李锐被中共的几次迫害,以及李锐开始对中共产生质疑、反思到彻底看明白的过程。

被中共迫害三度受难直言共产党整人就是在驯服听党话的工具

李锐出生于1917年,是中共元老之一。他的父亲曾追随孙中山,是早期同盟会会员,参加过辛亥革命。少年李锐在湖南度过了整个少年时期,进入武汉大学就读后,他频繁参与和组织学生运动,并在1937年入党。

1939年李锐抵达延安。1943年,延安整风运动时期,李锐同学魏泽在面对调查时承认自己是“特务”,称李锐是他的“上级”,因此李锐随后被关禁闭近一年多,并多次面临逼供。

李南央说,父亲后来告诉她,当时他五天五夜不许睡觉,不许眨眼睛,他熬过来了。关到保安处的另一个人,15天15夜不许睡觉,而且是把人绑在一个木头的十字架上捆起来。

李锐在晚年曾对延安整风有过深刻反思,他在《李锐口述往事》一书中说:“共产党夺取政权之前,对自己人的整肃搞了不止一次,大的有苏区的肃反、打AB团等,共杀了十万人,直到延安的审干、抢救运动,各根据地的反托派,小的无数,真是太可怕了。这些问题至今没有结论。”

他表示“所谓整风,讲得简单一点,就是整思想上还没有入党,还没有成为‘驯服工具’的知识分子。”

1959年庐山会议,当时李锐对“大跃进”提出了一些质疑,他批评“以钢为纲”的口号,指运动中钢的指标超出客观实际。会议后期,李锐被列为“彭德怀反党集团”的追随者,被送往北大荒劳改,差点被饿死。

1967年文革期间,他因向中央专案组揭发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文革小组组长陈伯达而被抓进秦城监狱,关入单人牢房,一关就是8年。

李锐曾直言毛泽东在文革中搞的那一套就是邪教,“早请示晚汇报,跳忠字舞,摇小红书,真是邪透了”。

从理解党到彻底看清

李南央曾表示,中共在延安对父亲的迫害完全是胡来,她问李锐当时怎么没有想想中共是不是有问题?为什么还跟着中共一起走。李锐说,“因为很快就开七届一中全会了,那个时候抗战也很快就要胜利了,当时李富春做的报告给他非常大的鼓舞,大家团结起来,向着光明、自由、民主的新中国前进。我觉得还是受那种思潮的影响:在整个大的革命洪流里,个人是无足轻重的,受点委屈,受点迫害是无所谓的,这是一种必然的牺牲。”

文革后李锐出狱,到那时李锐仍希望中共能够启用他做一些事情。李南央称:“我觉得他并不是很明确地认识到这个党已经真的是不能要了,真的是一个反人性、反人民、反国家的这样一个党。可能是当时整个社会气氛和政治气氛是非常的高压的,人其实没有很多自由的思考空间”。

1979年,李锐跟随中国能源考察团出访巴西和美国,这一次的考察对李锐是个巨大震撼,也成为他人生的转折点。

李南央说,我问过我父亲,你从什么时候就比较大彻大悟了?是不是因为59年庐山会议把你给开除(党籍)以后,文化大革命你又在秦城监狱里头呆着,所以就想明白了。他说不是。他说是他平反复出以后,1979年,5月份到美国来。

李锐告诉女儿,一下飞机,他一下就明白了,彻底醒悟,“共产党完全错了”。

李南央说,父亲看到美国那种富足,老百姓那种自由,脸上那种很随意、很坦然的样子,大家都很平和的氛围。父亲对超市、大街上的汽车、高速公路都特别有兴趣。原来美国是这个样子,西方世界已经这样富足了。

李锐在日记中写到,在美国他第一次去了超级市场,看到超市里“应有尽有,方便之至”。

李锐在他的口述回忆书中说,“这次出访,应当讲,对于我们自己一贯自诩的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在我脑子里面是没有了;不单是水电,而是从整个的社会生活和制度来讲,人家的资本主义更符合人类发展的规律。”

从这之后,李锐开始反思。到了1989年六四事件后“他其实已经从根本上否定了这个党了。他觉得共产党走到这一步就已经完了,走到头了”,李南央称。

李锐在中共对学生进行镇压后对女儿说,这个党没有味道了,这个国家没有味道了,你能走就带着女儿走吧。

六四以后,当局让李锐接手中共组织史资料的编纂工作,他接触到了很多他进延安之前的资料。这一部分的历史档案资料使他非常的震撼。

李南央说,当时邓颖超看着、守着,一定要把周恩来生前的很多东西销毁,这是经过父亲李锐之手的。在销毁之前,他看到了周恩来的很多批示,他觉得比“四人帮”还“四人帮”,那对他也是非常大的震动。他认识到共产党从根儿上,一开始就不对。

李南央说,李锐最后彻底的醒悟就是习近平要修宪要连任,让他就彻底绝望了。“因为习近平迈出了这一步,那他彻底看明白了”。

2019年2月,李锐去世,享年102岁。中国历史学者、《李锐口述往事》的编纂者之一丁东写道:“李锐先生早年满腔热情参加了这场革命运动,中年又遭遇革命吞噬自己的儿女,晚年对革命进行了沉痛的反思。他的一生,是中国共产党历史的一个缩影,是中国民族百年沧桑的一个缩影。”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希望之声记者楚云珒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628/1611721.html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