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科教 > 正文

病毒源头2种可能 专家:找到源头关乎所有人安危

作者:

关于新冠病毒来源,目前有两种认可度较高的推测:自然来源和实验室。

近日,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的源头再度被国际社会关注。疫情爆发一年半,确诊人数上亿,死亡人数百万,但至今,科学家依然没有找到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的源头。

目前,有两种认可度较高的推测:自然来源和实验室。然而,后一种推测被中共政府冠以政治因素、阴谋论之说,因而阻挡了全球科学家进行探查。

美国疾控中心(CDC)副主任安妮·舒查特博士(Dr. Anne Schuchat)表示,了解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的来源,非常重要。

为什么科学家们要找出传染病的源头?实验室泄漏这一推测,为何值得探查?和你的安危有关吗?欧洲病毒学专家、生物技术公司首席科学家董宇红详细解析。以下为董宇红专访精华:

为什么要找出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的源头?

其实,不仅仅是新冠病毒(中共病毒),所有的传染病,都必须调查出源头,因为,它在传染病的控制上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

传染病的控制分为三个环节:“控制传染源”、“切断传播途径”以及“保护易被感染者”。其中最重要的是控制传染源,如果做不到,后面两个环节便难以真正彻底的做到。

传染病的控制分为三个环节:“控制传染源”、“切断传播途径”以及“保护易被感染者”。(健康1+1/大纪元

而调查疾病的起源,便是实现控制传染源的第一步。

举个例子,1988年春季,上海市甲肝疫情大爆发,共造成31万人感染和31人死亡,一度引起社会恐慌。当时,上海卫生防疫系统启动调查,结果发现甲肝病毒来自于某处水域的毛蚶。

那时,上海民众食用毛蚶,方法是用开水泡一下它,然后用硬币把壳撬开,在半生不熟的毛蚶肉上加些调味料就直接吃掉。这种生食毛蚶的方法没有经过足够的高温消毒,使毛蚶肉上吸附的甲肝病毒,得以经人的口腔轻易地入侵消化道及肝脏,引发疾病。

清楚病毒来源后,当地通过禁售毛蚶、改变人们生吃的饮食习惯,甲肝疫情逐渐得到控制。

上海市甲肝疫情大爆发,研究发现甲肝病毒来自于某处水域的毛蚶。(健康1+1/大纪元)

另一个例子,是和新冠(中共病毒)同为冠状病毒疾病的中东呼吸综合症(MERS)。2012年,MERS在中东地区爆发,一位曾去过沙特阿拉伯的卡塔尔人感染了MERS,最后死亡。随后的7年里,MERS导致逾2500人感染,逾800人死亡。

科学家经过实验室分析认为,MERS病毒来源于单峰骆驼。于是,人们避免接触骆驼,只吃全熟的骆驼肉,饮用巴氏法杀毒的骆驼奶,以控制MERS传播。MERS人传人的情况比较少见。

科学家经过实验室分析认为,MERS病毒来源于单峰骆驼。(健康1+1/大纪元)

再比如,禽流感主要来源是家禽,所以爆发流行时要捕杀和控制食用某地区受感染的禽类;鼠疫的主要源头是鼠类等啮齿动物和它们身上的跳蚤,所以控制传播时就要减少人类环境中啮齿动物的栖息地,等等。

也就是说,科学家们探查病毒源头的目的,是为了有效控制疾病的传播。

调查传染病的源头,可能经历漫长的时间

而为了找出新型传染病的源头,科学家们可能花费相当漫长的时间投入调查,并寻找各种可能性。

以2003年爆发的SARS疫情为例,科学家花了大约14年才找到SARS的源头。从一开始认为果子狸是天然宿主,后来又发现蝙蝠可能是天然宿主、果子狸是中间宿主,直到2017年,研究人员在云南省两个洞穴内的菊头蝠种群中,发现其体内含有SARS病毒全部基因组组分,至此,才基本锁定了源头,回答了SARS起源的问题。

科学家花了大约14年才找到SARS的源头。(健康1+1/大纪元)

科学家们为何怀疑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可能来自实验室?

那么,针对新冠病毒(中共病毒),为何科学界倾向于调查自然来源和实验室这两种可能性?

目前的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其结构、基因组与SARS有一定的相似性,在疫情之初,科学家也普遍认为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和SARS一样最早来自于蝙蝠。然而,新冠病毒(中共病毒)与蝙蝠的冠状病毒相似度最高仅达88%,与SARS的相似度为79%,都没有达到足够的相似度。

而且,如果病毒最早来源于蝙蝠,至少需要一个“中间动物宿主”,才能完成跨物种的传播。因为在大多数情况下,来自蝙蝠的病毒不能直接传染人类。但是,到现在没有找到一个合理的中间动物宿主。因此,至今无法确证新冠病毒(中共病毒)来自自然环境的假说是正确的。

关于新冠病毒自然来源的可能性,目前无法确认病毒来自蝙蝠,也找不到中间宿主。(健康1+1/大纪元)

另一方面,新冠的“零号病人”,也一直是谜。人们原先普遍认为零号病人是一位患有阿茨海默症的老人,而且,该病例与华南海鲜市场没有关联。直到5月23日,《华尔街日报》援引美国情报报告表示,早在2019年11月,武汉病毒研究所的3名研究人员就“出现严重病情”,并被送医治疗。这让科学界开始更多的关注病毒的另一个可能来源:实验室泄露。

与一般的动物源性人畜共患病不同,新冠病毒(中共病毒)从一开始就高度适应人类感染,很快就出现了人传人的现象和超级传播者。

该病毒具有一些非常独特的基因结构,这些结构在自然界与其相关的病毒中均未发现,但是却可以被实验室的方法插入。比如弗林蛋白酶切位点。

也就是说,实验室泄漏这个可能性,和自然来源的可能性一样,都是需要去深入调查的一条线。

目前任何一种病毒来源的学说,无论是自然宿主或是实验室泄露,都没有充分证据能够证明或否定。但是,如果在证据不充分的情况下,就过早的武断的否定其中某种可能性,也是不理性的、不负责任的做法。

历史上有很多实验室外泄病毒的事故

病毒从实验室泄露,也是引起传染病流行的一个并不罕见的来源。历史上就曾发生过多起实验室泄漏病菌的事件,比如1967年德国马尔堡病毒实验室感染事件、1979年前苏联炭疽菌泄漏事件。

以近一些的时间点来说,从2003年SARS疫情爆发之后,新加坡、台湾、北京共发生过3起严重的实验室SARS病毒感染及外泄事件。

从2003年SARS疫情爆发之后,共发生过3起严重的实验室SARS病毒感染及外泄事件。(健康1+1/大纪元)

2003年9月,新加坡国立大学一名27岁的研究生在实验室感染SARS病毒。9月底,新加坡环境部长就SARS感染事件,向新加坡人民致歉,他表示环境卫生研究院、国家环境局与他自己都必须承担责任,“因为调查小组的调查结果显示,我们的实验室的确是不够安全。”

2003年12月,中华民国军方预防医学研究所44岁的詹姓中校,因在处理实验室运输舱外泄废弃物的操作过程中,由于疏忽染上SARS。台湾科学委员会随即作出决议指出,詹中校违反了SARS专案研究计划的“实验室安全准则规范”,在实验室清除废弃物时出现疏失,没有主动通报,后来还跑到新加坡去开会,出现发烧症状也未第一时间通报。最后詹中校被给予不得申请研究计划经费的处分。

2004年4月,安徽医科大学的研究生宋某,在北京病毒所腹泻实验室实习。她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在实验室感染了SARS病毒,并搭乘火车至合肥,出现症状后又至北京就医,并返回安徽,造成两地出现数宗传染事件。

3个原因,可能使病毒从实验室流出

而在这次疫情中,科学家们怀疑新冠病毒(中共病毒)是以某种方式从武汉病毒所泄漏出来的,原本就是一种合理的科学推测,是找到大流行的原因、保护人们不再受感染的做法。并不是阴谋论,更无关对中国人或武汉人的歧视。

倘若病毒是由实验室泄露,就要找到外泄的疏漏之处,并予以解决、加强管理,才能不让悲剧再次发生。而且往往病毒实验室的工作人员也是处在最危险之中,查明泄露的可能性,也是为了更好的保护他们。

实验室的病毒外泄,最常见的情况有三种:

第一,实验室的硬件环境未达到要求。

实验室的防护区应至少包括核心工作间、缓冲间、外防护服更换间;辅助工作区应包括监控室、清洁衣物更换间等。此外,须设置化学淋浴消毒装置、负压安全柜,还应具备与安全隔离装置配套的物品传递设备以及生物安全型压力蒸汽灭菌器。

另外,防护区内所有区域的室内气压应为负压;实验室的排风应经过两级HEPA筛检程式处理后排放,而工作人员必须穿着特殊的正压服式保护服装。

这些硬件环境必须完善,才能阻挡病毒泄露。

第二,实验室的管理未到位。

管理制度不完善、生物安全自查工作未落实、实验室工作人员缺乏安全意识、应急处理能力不足、样本存储与处理、危险废弃物处置不当等等原因,都有可能造成病毒外泄。

实验室感染的常见来源。(健康1+1/大纪元)

第三,实验室的操作人员未遵守规范。

研究人员未能规范使用个人防护设备是导致感染的关键因素,下图列出了常见的实验室获得性感染事故类型,其中半数以上事故由感染性物质溅出或喷洒以及针头刺伤引起。不一定是故意,有时候是工作疲劳导致的失误。

常见的实验室获得性感染事故类型。(健康1+1/大纪元)

最后,我想强调的是,调查病毒起源,是一个对公众健康负责任的态度。如果在疫情爆发的当初,能找到病毒源头,说不定就能够更快控制住。

对民众而言,病毒源头不清楚的时候,也要更好的保护自己,肉类的加工要熟透后再食用,避免吃没熟透的肉类食物;尽量吃家禽家畜;不要吃野生动物;不要去生僻的地方;而各病毒实验室要严格监管,避免病毒外泄再度发生。

也呼吁中共政府,不要将调查实验室来源批驳成阴谋论,在这场病毒起源没有一个确切结果的时候,任何一条线索都值得科学家合理及深入调查,以避免让这次百年来未曾有过的严重疫情再度发生。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628/1611987.html

科教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