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程翔 :反习势力在集结

作者:
李认为:“中国历史就是一部放言与禁言的博弈、交锋的历史,改革开放的历史尤其如此。。。同时,历史也反复证明,凡是与禁言相伴,通常是执政的衰败及王朝的没落!”他说:“能否放言成为政权兴衰的重要标志,盛世赢在敢放言,末代输于常禁声”。

最近中国大陆新闻界出现一件罕见的事:全国20多家网媒【1】同时发表了一篇8年前(2013年)在《人民网》理论部的旧文章,由中国纪检监察学院副院长李永忠写的《让人民共同享有自由放言的机会》。这是一件很具体的事情能够反映今日中共高层的内斗情况。

一,这篇文章的主旋律与当今的精神大不一致,为什么突然间能够在全国近25个新闻网站刊登?

二,文章作者是中国纪检监察学院副院长李永忠,是纪检系统的人,而最近被盛传与习近平不和的王岐山(王甚至被传叛逃),曾经是纪检系统的最高领导人。

三,文章的内容都疑似针对习近平上台以来的每一项政策。李文是借阅读胡德平(已故中共领导人胡耀邦之长子)的文章借题发挥。但他写的时候是2013年,那时习近平才刚刚上任不久,他的政策真面目还没有展现出来,所以李永忠写此文时不可能是针对习近平,但为什么今天这么多家传媒纷纷转载呢?

要回答这些问题,我们应该从作者背景及文章的内容入手。李永忠从军队纪委到地方纪委,从县纪委、市纪委到中纪委,再到中国纪检监察学院副院长,几十年的纪检监察工作经历,使李永忠熟稔中共反腐败情况,经常提出“制度建党、制度反腐”的专家。他认为,未来反腐败工作的突破口则在权力结构的改革上,换言之他是认同“权力腐蚀”理论的。他曾经提出,效法香港廉政公署以制度反腐而不是以运动来反腐,这一点就同习近平“运动式反腐”有很大的距离。

被作者用来借题发挥的是胡德平的《改革放言录》,该书共有7部分82篇文章,起于1984年的《为自由鸣炮》,止于2013年的《活国在于活人》,这是胡德平继承父志为改革鼓与呼的言论实录。李永忠就是借阅读胡德平书的时候,抒发己见,藉以评论时政。

首先李指出:“为自由放言是共产党人的不懈奋斗目标”,然后指出:“共产党人的自由,既包括宪法所赋予人民大众的言论自由,也包括党章所赋予的党内批评与自我批评的自由”。这同习近平提出“不准妄议中央”的规定是南辕北辙的。

李认为:“中国历史就是一部放言与禁言的博弈、交锋的历史,改革开放的历史尤其如此。。。同时,历史也反复证明,凡是与禁言相伴,通常是执政的衰败及王朝的没落!”他说:“能否放言成为政权兴衰的重要标志,盛世赢在敢放言,末代输于常禁声”。

李认为,苏联崩溃,同控制言论有关。他说:“苏共长期搞经济、政治和言论三垄断,控制舆论,禁锢思想,《真理报》上无真理,《消息报》中无消息,全国上下万马齐喑,全党上下众人诺诺,上级不了解下级,下级不信服上级,党听不到人民的声音,人民不信党的声音,党群疏离,干群分化,最终无人能替天下负责”。他提出:“要凭吊苏东悲剧”。很明显这番说话适用于今天习近平实行的禁闭言论的政策。他警告:言论垄断,因言获罪,是“旧制度”的重要特征,进而成为“大革命”的主要原因。

作者引述胡德平在1999年的话:“对社会主义决不要轻言胜利,不要妄言早日建成,不要忽视“左”和右的各种思潮的侵袭,不要过早宣布向共产主义过渡的开始,不要淡化苏联、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的剧烈变化”。这番话适用于今天习近平汲汲于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为人类发展问题提供中国智慧、中国方法”,一心要挑战现行世界秩序的野心是不合调的。

作者从中共党史总结出:“历史经验证明:敢放言,个人确有风险;如禁言,执政者必有危险”。他认为,在新的历史时期,党和国家面临两个最基本的课题:第一仍旧是下决心进一步推进改革开放,“改革不可废,承诺不可弃”;第二就是如何进一步落实社会主义宪政法治,依宪、依法执政治国。这两点放在今天来看,的确反映中国目前的政治态势:政治改革滞后,对民企失信,整个国家有重蹈文革灾难的可能。

在针对清算民营企业原罪的问题上,作者引述胡德平的话,“民营企业没有原罪”,“原罪是吃禁果,冲破计划经济必须吃禁果”,这番话用在今天习近平要民营企业家退出历史舞台的说法有明显不符。

针对城镇化过程中,群众维权、恶性事件频发的问题,作者引述胡德平的警告:“共产党的成功本来是得之于土地,但也有可能会失之于土地”。

针对文化工作和知识分子问题,他赞同胡耀邦时代的宣传部长朱厚泽提出的“三宽”(宽松、宽厚、宽容)政策。他说:“宽则扩大团结面,人才辈出;窄则脱离群众,自己成为孤家寡人”。

针对党和国家的权力结构问题,他引述胡德平说:“民主和集中在我们党的历史上极度不平衡。。。我觉得民主一直很弱势,集中很强势”。

针对民主建设问题,他引述胡德平的话说,“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任务,除了要和民生、民权挂钩,也必须要和民主挂钩。因为这时公民手中的选票。。。和自己的物质利益、法律权属血肉相连,呼吸相关。要说这种民主,公民没有兴趣,公民素质不能逐步提高,那才是天大的笑话”。

针对社会建设问题,他放言,“不能用文革的方法解决现在的矛盾”;“发生在人民内部之间的矛盾,凡属经济问题,就应以博弈的态度对待;社会问题,应以谈判的方式解决;政治问题,应用协商的机制处理”。

作者最后警告:“有谔谔争臣者,其国昌;有默默谀臣者,其国亡”。

这篇写在13年前的文章,其所针对的问题几乎同今天中国政治问题完全吻合:权力过分集中、党员和人民都没有言论自由、政治改革停滞,经济改革走回头路(如“国进民退”)、民营企业家政治处境困难,整个社会面临“文化大革命”卷土重来的危险。

正是13年前文章所提到的问题,今天不但仍然存在,而且有日益加剧的危机,所以才显得它好像在谈今天的问题。这样,网媒重新发表这篇文章,就是借作者及胡德平之口抒发对今天局势的不满以及对习近平政策的批判。

但是,再贴近形势的“负能量”文章,如果背后没有力量支持,也不可能步伐整齐地在同一天在全国各网络媒体出现。这就说明,这股力量足以抗衡中宣部、网管部这些习近平用来控制人们思想言论的部门。这股力量包括什么人呢?由于文章作者来自纪检系统,这就很难令人不想起王岐山。从王岐山爱将董宏最近落马,习近平的过桥抽板肯定会令一众原本支持他的高官感到心寒。他们会否集结在王的身边,用发表旧文方式来显示他们对习近平的不满?无论如何,在100周年党庆即将来临之时、在明年20大习近平图谋实现终身制之际,出现这篇借题发挥来批判习近平的文章,将会对习近平构成严重压力。

【1】它们是:山西经济网、天津门户网、北京门户网、中国头条网、桂林网、太原热线、江苏网、广州线上、宁波新闻、威海信息港、杭州门户网、辽宁热播、长春都市网、武汉热线、唐山信息港、四川热线、深圳网、淄博信息港、洛阳信息港、青岛网、晚报网、上海热线、南宁网、南京网、天津热线、广州热线、郑州热线等等。很多刊登以后已经被删除或者屏蔽,但有不少直到本文撰写时仍然存在。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信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630/1612907.html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