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香港留或走?中共没底线 孟晚舟呈新证定命运 邱香果案中案

孟晚舟呈新证,一个月后决定命运;邱香果威胁更大:曾寄危险病毒给P4;邱氏夫妇失踪,案中案揭秘。(新闻看点提供)

今天焦点:孟晚舟呈新证,一个月后决定命运;邱香果威胁更大:曾寄危险病毒给P4;邱氏夫妇失踪,案中案揭秘;香港人生离死别,老香港移民觉醒;25天3称台湾国,日本偶然之外。

30日上午9点,湖南株洲市华晨金水湾楼盘数百名业主到株洲市政府门前维权。中共当局派出500警察到场驱赶民众,双方爆发冲突,至少3人被抓。

印尼当局30日表示,一艘渡轮在巴厘岛海岸沉没。事故造成至少7人死亡,目前仍有11人下落不明,救援人员正在努力搜救。

香港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30日再被警方逮捕。她通过律师表示,希望大家七一坚持发声。邹幸彤曾在6月4日遭逮捕后、隔天保释。当地时间30日晚上,她在脸书表示保释被撤销,再遭拘捕。

拜登30日提名宾州大学校长葛特曼出任驻德国大使。现年71岁的葛特曼是德国犹太人后裔,父亲当年在纳粹的迫害下从德国逃离。

截止到美东时间6月30日下午1点,全球新增确诊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人数39万3,593人,总确诊人数达到了1亿8,256万2,609人,死亡总数是395万3,327人。

下面进入今天的话题。孟晚舟之后,加拿大又爆出另一个威胁更大的人,被称为孟晚舟第二的邱香果。但这个案子背后,隐密内情很多。

中共在香港发飙,很多香港人面临着艰难抉择,一些人不得不逃离虎口。但生离死别的滋味,令人泪崩。25天内,包括日本首相菅义伟在内,有3位官员称呼“台湾国”。是偶然还是必然?

 

孟晚舟提交新证一个月后定夺

好久没有说华为前首席财务官、任正非的长女孟晚舟了。现在有了一点新动向,孟晚舟是否被引渡,关键材料出现了。

29日上午,加拿大法庭公开了一批汇丰银行的内部文件,都是涉及华为及其子公司与汇丰的业务往来。BBC表示,这些从未公开的文件,很可能成为引渡案的关键。

美国一直指控孟晚舟涉嫌金融欺诈,华为隐瞒香港子公司星通与伊朗有业务往来。但孟晚舟一直否认美方的指控。

孟晚舟的辩护律师表示,新公开的文件显示汇丰的高级主管早就知晓华为与子公司星通的关系,并且知道星通被指与伊朗有业务往来。辩方认为,这表明不存在孟晚舟对此事隐瞒的问题。

这些材料是否成为证据,控辩双方还会辩论,然后8月3日进入裁定阶段。那个时候就是真正决定孟晚舟命运的阶段了。

其实我们早就说过,孟晚舟自从被抓,就成了美国网中的泥鳅,即使再滑也钻不出去。因为美国抓人不像中共警察和如今的港警,想抓就抓,想放就放。

美国抓人,如果没有证据,不会轻易下手的。既然下手抓人,就表明他们掌握了证据,所以我估计孟晚舟被引渡的可能性是比较大的。但也不排除意外情况发生,那就是拜登政府有意放生,否则孟晚舟被引渡是大概率的事。

30日说孟晚舟,只是把她作为一个引子,引出被称为“孟晚舟第二”、甚至比孟晚舟更可怕的一个人。

邱香果是间谍?会成为孟晚舟第二?

今年一月,加拿大公共卫生署宣布,解雇华裔病毒学家邱香果和她的丈夫、生物学家成克定。至于为什么突然解雇,公共卫生署并没有解释详细原因。

面对加拿大联邦3个反对党的追问,政府部门只是说信息涉及隐私和敏感信息,会“影响加拿大的国家安全”,甚至“损害国际关系”。

加拿大部分记者通过《信息公开法》,得到并阅读了政府遮盖的相关文件。调查记者山姆‧库珀对美国之音表示,针对中共军队研究的危险性、千人计划和商业研究转为军用等,加拿大安全情报机构有多次警告,但“反复被政府或大学机构忽视”。

最近在全国发行的《环球邮报》上连续发表多篇深度调查文章,揭示出加拿大最高安全级别的国家微生物实验室研究人员与中共军方一直有合作。稍后我们来详细说说这部分内容。

对于邱香果夫妇是否是中共间谍问题,中共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本月初表示,自己不了解事件。他声称“中国和加拿大有一些科技合作,这很正常,不应该被政治化”。

因此有人担忧,邱香果事件会导致中加关系进一步恶化,甚至成为“第二个孟晚舟案”。

与共军合作曾向武汉P4寄危险病毒

那么邱香果夫妇究竟干了些什么呢?根据《环球邮报》的调查文章,加拿大最高安全级别的国家微生物实验室的研究人员,与中共军方研究人员一直有合作。其中提到了一个中共军事医学研究所的严飞虎(音译),这个人曾在微生物实验室参与研究。

2016年到2020年,严飞虎与这个实验室“特别病原体研究小组”7名研究人员共同署名发表了6篇学术论文。论文显示,他们对埃博拉病毒、拉沙热和裂谷热等传染病进行了实验研究。其中邱香果合作了其中的5篇,她的丈夫成克定合作了1篇。

邱香果夫妇被解职,调查记者整理了一个时间线。2019年3月31日,邱香果把活体埃博拉病毒和亨尼巴病毒从加拿大温伯尼寄往武汉的病毒研究所。当年5月24日,加拿大骑警对邱香果展开调查。7月15日,邱香果夫妇被同时带离了国家微生物实验室,曼尼托巴大学随即终止了与邱香果的合作。然后今年1月,加拿大公共卫生署正式解雇了这对夫妇。

加拿大卫生官员此前曾表示,这对夫妇被解职,与他们寄送病毒样本没有关系,与中共病毒疫情也没有关联。

但调查记者在文中表示,是由于安全情报部门发出警告,敦促政府取消邱香果与成克定在国家微生物实验室的安全许可。随即他们遭到了解雇。

斯坦芬妮‧卡尔文教授认为,“不会因为一些小事情,就被取消安全许可。通常来说,可能是相当严重的问题。”

前面提到的记者库珀直言,把全世界最知名的病毒之一、以及它的多种变异体寄送给中国的实验室,这可以使中共研究人员最大限度地在基因多样性方面进行实验。

库珀说,“中国(中共)在(病毒)攻击能力研究方面是没有限制的。比如武汉实验室从事危险的基因功能增益实验。”

埃博拉病毒有很强的传染性,根本无药可治。而且致死率高达20%到90%,平均致死率50%。

所以我说邱香果可能比孟晚舟更可怕。孟晚舟的行为并不是直接表现出危害性,但是邱香果的行为,对全人类的危害性都很直接。一方面是这种病毒本身就很危险,而她却寄送给中共,让中共从事“功能增益”研究,使病毒更具有传染性和致命性。

疫前5次回中国邱与武毒所渊源深

实际上,邱香果寄送病毒的问题,曾被严重怀疑。2020年初,中共病毒疫情蔓延全球之际,网络上就出现一种说法,认为“被加拿大微生物实验室停职的华裔病毒学家向武汉病毒所寄送了新冠病毒”。

上周一,加拿大卫生部长帕蒂‧哈吉在国会听证会上澄清,邱香果寄送的病毒与这次疫情“没有关联”。

此前加拿大相关机关也多次对这种猜测进行特别说明。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还专门把相关报导翻译成中文,并发布在网站上,目的是消除华裔读者的猜测。

邱香果究竟寄送的是不是中共病毒,跟这次疫情究竟有没有关联,我们不知道。所以不能做任何结论,只能把加拿大官方的说法带给大家,以供参考。

但实际上,邱香果与武汉病毒实验室的确有着很深的关联。向武毒所寄送埃博拉病毒样本,她是促成这件事的关键人物。

温尼伯实验室负责人马修‧吉莫尔曾询问“特别病原体研究小组”负责人,为什么向中共寄送这么危险的病毒,怎么会与武毒所有合作?得到的邮件回复是“因为与邱教授的合作,他们(武毒所)向我们索取这些材料”。

而武毒所在收到埃博拉病毒样本后,还在邮件中“表示感谢”,“期待进一步合作”。

更令人怀疑的是,CBC的最新报导显示,在2018年到2019年期间,邱香果曾5次前往中国,其中一次在武汉实验室进行培训。文章质疑,她的这些旅行都是第三方支付费用。但是究竟是谁支付了费用,信息被遮盖了。

CBC记者曾前往邱香果夫妇在温尼伯的两栋物业,但已经人去楼空。两人名下的物业总值170万加元,而他们每年的联邦雇员工资大约25万加元。分析人士认为,他们应该“有其它收入”。而且他们的前同事还向CBC透露,邱香果曾炫耀自己在中国也有豪宅。

邱氏夫妇“失踪”案件隐密有内情?

目前邱香果夫妇还没有受到任何起诉,媒体也不知道他们是否还在加拿大。但曼尼托巴省骑警重案组和有组织犯罪部门仍在对他们进行调查。

不过对于邱香果夫妇的事件,从发生到现在,无论是联邦公共卫生署还是卫生部,都是讳莫如深。政府部门始终拒绝提交“未经遮盖的、共250页的相关记录和文件”。

为此两周前,加拿大议会还通过了指责政府“藐视议会”的动议。但这也没能使政府方面松口,众口一词,声称“涉及个人隐私和国家安全”。

记者库珀认为,很可能是特鲁多政府担心披露这些文件会证实,政府没有听取情报安全机构的建议,犯了巨大的错误,尤其是来自中共的间谍活动。

而卡尔文教授认为,有关邱香果夫妇的“关键证据”,可能是来自某个盟友。如果公开这些信息,可能会暴露敏感情报来源。

不过还有一种猜测,就是与加拿大内政有关。美国之音指出,现任总理特鲁多很可能在今年秋季宣布进行大选,以改变目前以少数党执政的局面。不想公开邱香果事件,是担心会节外生枝。

生离死别,香港人的日常

30日看到一组照片,我的鼻子马上就酸了,这是一组在香港机场离境大厅拍下的画面。其中一幅几个人围在一起,大家都低着头。其中穿白T恤、背着包的那名男子,正在用手擦拭眼角。

还有一个画面,是两名女子拥抱在一起。那名黑衣女子的表情,显然是在哭泣。我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但是这些无声的画面具有强烈的冲击力。正如网友简单文字的描述,“留或走?千头万绪。决意离开,总有不舍……”

对这种离别的滋味,我在当年也有感受。当年我离家的时候,很多亲人和朋友去送我们。大家虽然谁都没有说,但每个人都明白,再次相见不容易了。所以在我们起身走向闸机的时候,所有人都哭了。

如今这种事情,就发生在曾经的移民城市香港。

上个世纪,有大批的中国人偷渡到香港。到1997年主权移交前,因为不信任中共,香港有很多人移民了。

24年之后,香港人发现,历史开了一个大玩笑。中共去年强推“港版国安法”,使香港的自由一天天被收窄,如今已经变成、甚至超过了中国大陆。

6月28日,香港政府突然宣布,从7月1日零点开始,禁止英国客机来港。当局的理由是英国疫情反弹,所以启动“熔断机制”。但实际上,每个人都清楚这背后的原因。

所以抢在这一天之前,许多香港人抓紧逃离。因为就怕这一天过后,想直飞英国,就不那么容易了。现在的香港人,告别、送机、洒泪道别,几乎变成了日常。

事实上,过去几个月,前往英国的机场柜台前一直是人满为患。自由亚洲表示,“祖父母抱着一脸懵懂的儿孙哭成泪人、叮咛再叮咛,又或举家老幼一道飘向未知远方”。被时代拆散的香港人,有点像当年流散四方的犹太人。

老移民觉醒:中共没底线

老张(化名)移民美国已经三十多年了。当年促成他离开香港的原因,是中共在八九“六四”的屠城。但实际移民后,在香港主权移交前,他与很多移民的香港人一样,是抱一种观望的态度,希望一切都会向好的方向发展。

但是这两年,香港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老张用了一个“陌生”来描绘现在的香港,他说这次“很贴切”,因为现在的香港“已和我以前熟悉的香港很不同”。

老张对自由亚洲说,“哀莫大于心死”,现在“完全没有回香港的动力”。“怕是其中一个考虑因素,但即使保证我回来不会有事,我都不想回,除非必要。因为目前的状态,我是对香港死心。”

老张说,“你跟我说一国两制?你跟我说什么都不行。你跟在中国大陆有何区别?我以前都觉得大家有商有量,大家有些火花,但可以和平共存。现在的情况是,你不表态也是犯罪。”

反送中期间,经常在网络上看着香港的示威现场。看着故土被蹂躏,老张很愤怒,但又无能为力。活了70年,顷刻之间大梦初醒,老张才知道自己过去太天真了。

伴随着觉醒,恐惧也来了。自己的家人仍然在香港,老张担心会成为人质。也怕有家人离世必须回港时,有家回不去。

老张感慨地说,“事实说明我所期盼的没有出现。有时候别人问我,是不是很怕共产党员。我不怕,之前不怕共产党。但是现在怕了,因为它(中共)没有底线。就算国安法也没有底线,你问他也没有答案,根本就是红线想怎么拉就怎么拉。”

能逃就逃 不能逃也好好生活

土生土长在香港的陈先生(化名)是英国国籍,今年5月他和妻子动身去了英国。他早有心理准备,未来10-20年,都不会回流香港。

陈先生这一代人,既经历过港英时代,也经历过特区管治。他说,“我们也不是要奢求什么,只是不想所谓的界线不断飘移。大家有基本人权自由,其实已经可以考虑回来。”但陈先生很清楚,北京不太可能在短期内对香港松绑。

陈先生说,“像‘六四’一样,过了30年,他们(中共)仍然不承认,想抹走历史。”

初到英国,隔离之后,他参加了当地的6.12集会和支持《苹果日报》的集会。而这样自由参加集会,上一次还是2019年。现在这样合法安全的参与集会,陈先生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既熟悉又陌生。

2012年到香港读大学的Charlie(化名)是大陆人,但她认同香港人追求的民主自由价值,是港漂中为数不多的“黄丝”。反送中初期,她几乎每个星期都去参与示威游行,甚至在上班午休时,还去参加“和你Lunch”活动。

去年看到“港版国安法”后,她惊呆了,“完全是一个毫无香港风格、完全是 大陆语言和格式的一个文件。”去年一天早上,香港电台突然传出《义勇军进行曲》,她整个人非常崩溃。

2019年之后,Charlie对香港的历史和身份更认同、更理解、更熟悉。她说“一旦理解了这个地方有多好,下一个想法就是,我可能需要赶紧逃”,逃得更远。新学年开始后,她将到美国留学。

Charlie说,“如果香港光复了,我肯定会回来的。我又理解了以色列当时建国,那些以色列人从全世界回去的心情。如果哪天香港光复了,可能也会有很多人回去。”

不过选择离开、能够离开的香港人,只是少数的幸运儿,绝大多数被囚困在中共的牢笼之中。前面提到的陈先生给留下的香港人写了一段话:

“无论如何,好好生活,坚持信念。做一些力有可及的事,已是很好,大家互相支持。此刻我们如水流散四方,重聚之前,愿你安好。说了再见,约定再见,就会再见。”

香港的现状,对主张“统一”的台湾人应该是当头棒喝。如果相信了中共,那就是在跟着魔鬼往地狱走。

25天3称台湾国日本“个人想法”?

其实在外界、甚至外国政府来看,台湾都是一个独立的国家。这一点不管有没有正式声明,实际情况都是这样。所以有很多人向台湾表达各种支持,当然这让中共非常恼火。

30,日本官房长官加藤胜信在记者会上说,中山泰秀把台湾称为“国家”,这是他“个人想法”。加藤胜信是在回应中共的要求,因为这件事,中共要求日本澄清。

这件事发生在28日,美国智库哈德逊研究所对日本防卫副大臣中山泰秀进行专访。他说有必要对北京向台湾的施压“觉醒”,保护台湾这个“民主国家”。

对这件事,中共方面29日表示,把台湾称为“国家”,违反《中日联合声明》等等。所以加藤胜信在今天回应,了解到“这是中山个人的想法”。

加藤的意思像是在安抚北京,这是中山个人的说法,不用大惊小怪。但究竟是不是中山的个人想法呢?这种事只能做,不能说。

大家知道,仅仅就这个6月,把台湾公开称为国家,日本官员就出现过至少3次。除了这次中山泰秀之外,外交大臣茂木敏充6月3日在国会作证,第一次提到“台湾国”。6月9日,日本首相菅义伟及最大在野党立宪民主党主席枝野幸男都用“国家”称呼台湾。

我不了解大家怎么看,我觉得这很不寻常。在一个月当中,连续出现3次同样的情况,你会相信这是“偶然”吗?如果非要归类为“偶然”,那么这背后一定有“必然”的因素。

作为当政官员,特别是外交官员和国家最高领导人,如何称呼台湾,这是重大政治问题。这不仅是一个称呼的问题,它牵涉到中日关系。对这种国际大事,菅义伟和手下官员怎么可能脱口而出呢?

如果是“脱口而出”,更可能是平时这么称呼的自然流露。一个人这么称呼,说是个人想法勉强说得过去,连续3个政府官员都这么称呼,在我看来,这就是日本政府的一个态度和观点。换句话说,在日本政府看来,台湾就是一个国家。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701/1613498.html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