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高级研究员:共产党人接管被他们攻击的民族和国家有四个步骤

—选举诚信是保护美国自由的防火墙

作者:
第三阶段是带来“危机”。这是共产主义剧本中的最后一步,它通常涉及一个使国家分裂的灾难性事件——使大群体相互争斗,或者制造内战,或者仅是混乱和恐慌。实现共产主义社会的第四个也是最后阶段,即所谓的“正常化”,这通常是不可逆转的。这是最后阶段,新的权力经纪人接管国家,民众失去其所有剩余的自由和与过去的联系,而新国家则采用审查和宣传,潜移默化地向人民灌输共产主义国家的新现实。

2021年6月22日,在纽约市布鲁克林弗拉特布什(Flatbush)社区的卡顿学校(The Caton School),人们在初选当天投票

在过去的一年半里,任何没有将脑袋埋在沙子里的人都明白,美国从内部受到多层面的攻击。不可否认,COVID-19病毒入侵是2020年混乱的主要原因之一,这场混乱最终导致了11月的选举违规。

到2020年春季,为了应对COVID-19,联邦和地方政府在全美国范围内基本上关闭了正常的活动和商业。5月和6月,“安提法”(Antifa)和“黑人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的抗议和骚乱给美国财产带来了历史上最昂贵的人为破坏。

紧接着而来的是,已经包围并控制了大学校园的取消文化侵袭了美国街头和公园,大肆拆除历史古迹。这一过程中,执法部门受到严重打击,许多警察部门面临撤资。

这种封锁带来的危机环境使民主党人有机会推动改变州选举规则,以利于他们胜选。例如允许大量分发邮寄选票,延长计票截止日期,以及对选民身份证和签名验证法的法律挑战。我们现在都知道选举结果了:2020年的选举的特点是选举的违规行为和对选举舞弊的指控比任何以前的选举都多。

共产主义的4个阶段

这一切无疑给许多美国人带来了困惑。但是,有相当一部分人相信他们看得很清楚。

我所居住的南佛罗里达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大熔炉——它聚集着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我的许多来自东欧和斯拉夫欧洲以及俄罗斯、拉丁美洲和东南亚的熟人和朋友认为,他们在美国看到的是一个相当典型的共产主义颠覆过程。

他们认为,美国已经遭到了相当程度的破坏,并且对美国的自由构成了真正的威胁。

我的移民和难民朋友指出,共产主义的把戏真的很容易被看穿。一些生活在共产主义制度下的人评论说,共产革命者精于利用谎言。无论是批判性种族理论还是宣扬社会公正的马克思主义财富再分配理论,都是为了推进其真正目标,即一党统治和对社会的完全控制。

虽然我的朋友看得很清楚,但他们却非常不理解,为什么许多美国人面对取消文化、审查制度和逐渐蔓延的文化极权主义,仍然如此天真和被动。这种极权主义是如此明显和迅速地重新定义了这个国家。

虽然共产主义受害者在理论上存在细微差异,但他们基本上同意共产党人企图分裂和取代四个主要目标:1)家庭;2)宗教,特别是基督教;3)个性和独立思考(由集体主义群体思维取代);和4)对民族国家的忠诚(被全球主义和国际主义取代)。

我的朋友也同意,共产党人接管被他们攻击的民族和国家的过程有四个步骤或阶段。首先,共产党人试图实现“非道德化”,这需要很多年——一两代人——洗脑来摧毁人民或国家的道德结构和诚信。

第二阶段较短,是实现“不稳定”,目标是削弱国家的经济、司法和执法系统及其防御能力。

第三阶段是带来“危机”。这是共产主义剧本中的最后一步,它通常涉及一个使国家分裂的灾难性事件——使大群体相互争斗,或者制造内战,或者仅是混乱和恐慌。

实现共产主义社会的第四个也是最后阶段,即所谓的“正常化”,这通常是不可逆转的。这是最后阶段,新的权力经纪人接管国家,民众失去其所有剩余的自由和与过去的联系,而新国家则采用审查和宣传,潜移默化地向人民灌输共产主义国家的新现实。

根据“共产主义革命的四个阶段”,美国显然处于第三危机阶段。分裂使国家几乎无法治理,革命性的变化在欺诈性选举中显现出来。乔·拜登当选总统的合法性不仅受到质疑,而且他的基本可信度也受到质疑,因为他的儿子亨特代表拜登家族从腐败的外国拿走了大量资金,而中共是他最大的恩主。

软性政变

对美国人民和美国宪法的最大罪行是选举舞弊的软性政变。

我们都感觉到,多年来美国政府高层中的许多人违背他们的就职誓言,为了获得财富和地位而腐败地玩弄这个制度。由于美国现在似乎有时存在一个腐败的两级司法系统,为受其青睐的政党及其所选人物提供掩护和保护,因此,自由公正的选举是人民对腐败的主要宪法武器。当选举诚信丧失时,国家就会灭亡。

我们的共产主义敌人可能认为亚利桑那州和其它地方对选举结果的司法审计是维持“危机”阶段的一种手段。不管事实如何,主流媒体和社交媒体极有可能忽视或诋毁审计结果,因为这些结果与其否认2020年选举舞弊存在的言论背道而驰。由于大约40%的美国人口被洗脑而且意志消沉,美国的“危机”阶段显然是一个高风险时期。

虽然这一后期挑战令人恐惧,但美国过去克服了许多同样令人生畏的挑战。而且,从历史上看,美国人民经常会在最后一刻觉醒和反弹。

好消息是,现在有更多的美国人比上次大选后的两个半月里(当时川普仍在任)更了解情况,更愿意接受选举审计结果和后果。

现在重要的是,人民必须充分认识到,他们在美国民主宪政共和国下享有的自由目前只能通过选举诚信得到保障。在恢复和保护我们选举制度的斗争中,胜利是唯一选项。

选举诚信是保护美国自由国家不可或缺的防火墙。

作者简介:

斯科特·鲍威尔(Scott Powell)是发现研究所(Discovery Institute)的高级研究员,也是即将出版的《重新发现美国》(Rediscovering America)一书的作者。他的推特: [email protected]

原文:“Election Integrity: The Firewall That Keeps America Free”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702/1613887.html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