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想不到!一个安徽技校辍学生让缅北成为诈骗天堂

在国内高压打击下,毗邻大陆的东南亚,成了电信诈骗集团的首选境外窝点。而近5年来,缅甸北部则被视为“电信诈骗天堂”,相关从业人员近17万人。这并非危言耸听!在人们之前的印象之中,缅北大多跟战乱、黄赌毒联系在一起,它究竟如何摇身一变,成为了“电信诈骗天堂”?

如果你在缅北,再不回来,户口就要注销了!

近期,全国多地发布严正通告,采取多种严厉手段,劝返滞留缅北的电信诈骗人员。

电信诈骗,起源于1993年的台北,在引发岛内怨气后,开始向中国东南沿海转移,引发福建安溪、广东电白等地效仿,进而蔓延全国,波及全球,成为新型犯罪的头号“毒瘤”。

近20年来,中国一直是电信诈骗的重灾区,案件持续高发多发,犯罪形势日趋严峻复杂。

据公安部刑侦局统计,仅2020年,中国共破获此类案件25.6万起,抓获犯罪嫌疑人26.3万名,涉案金额高达数万亿元,避免群众经济损失1200亿元。

2021年1~5月,破获案件、抓获犯罪嫌疑人数量,同比分别上升60%、147%。在一些大中城市,电信诈骗发案量在刑事案件中的占比,甚至达到50%。

既然为祸如此惨烈,电信诈骗的持续高发势头为何难以遏制呢?

这跟电信诈骗窝点六成设在境外有关。

在国内高压打击下,毗邻大陆的东南亚,成了电信诈骗集团的首选境外窝点。

而近5年来,缅甸北部则被视为“电信诈骗天堂”,相关从业人员近17万人。

这并非危言耸听!

在人们之前的印象之中,缅北大多跟战乱、黄赌毒联系在一起,它究竟如何摇身一变,成为了“电信诈骗天堂”?

地缘之便

中缅边界线全长2186公里,大多数地段缺乏自然屏障,形成犬牙交错之势,很多界碑、界桩只有一河之隔、一丘之隔、一路之隔、一田之隔。

缅北特区“有边不防",中国“有边难防",在这样的情况下,出入境监管难度大,给电信诈骗分子进出缅北带来了便利。

蛇头们带人穿越国境,来去自如,很多地方一挽裤脚就蹚水而过,每次偷渡费用在50~200元不等。

缅北官方语言里包括汉语,可以流通人民币,也可以使用到移动、联通、电信三大运营商的信号,饮食习惯与云南相似。

在这里,生活成本低,无语言障碍,无文化差别,无生活习惯差别,无气候差别,使诈骗分子易于融入当地社会。

“特区”之利

自19世纪末以来,缅北就一直动荡不休,这块众多少数民族聚居之地,各派势力盘根错节、矛盾交织,如同一团乱麻,形成了12个割据一方的特区。

缅北地处边陲,人口众多,经济落后,实体产业既先天不足,又后天乏力。在缅甸当局的长期高压政策下,为了在内外交困的大环境下生存下去,缅北形成了自己特有的生存模式,就是不惜铤而走险,追求快速积累财富,从而成为黄、赌、毒等诸多“罪恶"产业的乐土。

随着缅北向线上拓展赌业,相应培育了跨境诈骗的沃土,进而吸引了大陆电信诈骗分子,蜂拥进入这块“法外之地”。

缅北对这种新型犯罪,没有任何规范约束,各特区“坐视不管”,甚至有意纵容,乐见其成。

十几万电信诈骗分子,给特区带来税收、就业、消费,带动周边产业的发展,如提供上网服务的、送外卖的、开酒店的……

这几年,那里的楼越修越多,越修越高,坑坑洼洼的泥巴路,也变成了水泥、柏油路。电信诈骗,已经成为当地的经济支柱。

图|缅北某诈骗窝点内部情况

抓捕之难

看着每年不知有多少国内的受害者被骗得倾家荡产、妻离子散,公安干警无不义愤填膺。

但打击缅北电信诈骗团伙,却有不少棘手之处。

一是难以形成跨境诈骗的完整证据链。有时把人抓回去了,但是苦于证据不足,证据链不完整,只能放人,这些人转身又回到缅北重操旧业。

二是缅北特区不配合、不协助,甚至为诈骗分子提供庇护、通风报信。

三是受疫情的影响,干警出国办案不便,让这些诈骗团伙处于一种野蛮生长的状态。

目前,电信诈骗仍在以每年30%的比例复合增长。如果不及时采取措施,接下来的这几年,他们有可能会出现一个爆发式增长。

缅北“电信诈骗之父”

缅北有电信诈骗的土壤,这是客观条件。

但是,又是哪个电信诈骗分子最先“独具慧眼”,主动选择缅北作为窝点的?

其实,这个人就是大名鼎鼎的e租宝创始人——丁宁。

丁宁,1982年7月生于安徽蚌埠丁岗村,17岁时,从安徽工贸职业技校辍学,回到家中的小作坊,和父母、弟弟一起,生产一种类似于锁扣的配件——铅封。

2005年底,丁家成立了钰诚五金。

2013年,钰诚五金的营业利润仅为9.84万元。

“看上去还有点木讷、技校都没毕业”的丁宁,感叹实业来钱太慢、太辛苦。他想转行进入产业链的顶端——金融。

2014年7月,正是互联网金融行业发展得如火如荼之时,e租宝横空出世,以惊人的速度窜升,让同业望尘莫及。

e租宝只存在一年半的时间,它以高额利息为诱饵,实际非法吸收公众资金500余亿元,涉及90万人。

2015年5月,e租宝流动资金紧张,资金链面临断裂。

无奈之下,丁宁将眼光投向了缅北。

他加入缅甸籍,与缅甸第二特区(佤邦)达成协议,在佤邦境内成立钰诚东南亚自由贸易区,设立东南亚联合银行,建立了传媒、安防团队,担任“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副总司令”。

这些都是幌子,丁宁在佤邦明里是开发,暗里是搞电信诈骗,用诈骗所得,来填e租宝的窟窿。

为了配合在缅北开展的大规模电信诈骗业务,丁宁从国内招收了几千员工,但自2015年10月26日开始,e租宝无法办理出入境证,员工只能偷渡进入缅甸,一个多月时间内,丁宁就安排偷渡多达187次,可谓触目惊心。部分不敢偷渡者,则滞留在了云南省普洱市。

e租宝同时在缅北进行了相关技术开发。

2015年12月,e租宝多名高管从缅北被带回,接受警方调查。

最终, e租宝24名高管集体入狱,丁宁被判处无期徒刑,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楼塌了。

但他在缅北种下的这颗种子——电信诈骗,却生根发芽,开出了妖艳之花。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历史逆时针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705/1615114.html

动态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