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超限战 东南亚忧北京建水坝武器化水源

受到气候及地形影响,亚洲不少国家需要靠水坝储存雨季的降雨,而境内有多条河川发源地的中国,因为水坝建设问题与东南亚、南亚各国争论不休。上个月底,中国第二大发电站白鹤滩发电站以金沙江为水源开始发电,凸显中共政府透过水力发电降低碳排放,加速水力发电站建设的政策大方向,也意味中共与东南亚各国的水源之争必将持续。

▲中国是东南亚、南亚多条重要河川的上游,大举兴建水坝的同时也引起邻国的担忧。

受到气候及地形影响,亚洲不少国家需要靠水坝储存雨季的降雨,而境内有多条河川发源地的中国,因为水坝建设问题与东南亚、南亚各国争论不休。上个月底,中国第二大发电站白鹤滩发电站以金沙江为水源开始发电,凸显中共政府透过水力发电降低碳排放,加速水力发电站建设的政策大方向,也意味中共与东南亚各国的水源之争必将持续。

《日经亚洲》报道提到,中国2013年在湄公河上游、云南省澜沧江兴建景洪大坝,导致下游的东南亚国家河水下降、6千万人用水吃紧。代表柬埔寨、老挝、泰国和越南政府的“湄公河委员会”(Mekong River Commission)表示,2月中旬河流的水位降至“令人担忧的程度”,凸显中共政府对东南亚国家外交政策上的缺陷。

▲泰国河流水位严重下降,引起湄公河流域各国的警觉。

中国在湄公河上游共兴建了11座水坝,引发了北京与湄公河流域国家之间的紧张局势,泰国朱拉隆功大学(Chulalongkorn University)社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米德尔顿(Carl Middleton)表示,东南亚与中国需要深化跨界水域的合作,应尽可能避免对社会和环境造成影响,中方需承认水坝造成的损害并进行补偿。批评人士则形容,中共将湄公河当作一个水龙头,可以左右国家的民生用水。

《日经亚洲》指出,湄公河源自中国青藏高原,全长超约4600公里,蜿蜒流经云南,经过缅甸之后河水流入湄公河流域,从越南的湄公河三角洲奔向南海。2019年的严重干旱,让东南亚国家意识到中共政府大兴水坝的严重性,特别是在湄公河三角洲种植稻米的越南。

▲澜沧江上游的大朝山大坝。

今年1月,泰国反对中共政府协助老挝在湄公河兴建萨卡那姆大坝(Sanakham Dam)计划。该水坝由中国大唐集团与老挝合作,斥资20亿美元,预计2028年投入发电,生产684兆瓦电力,但由于太靠近泰国边境而引起反对。老挝能源与矿产部称,该国在湄公河的干流、支流上兴建了约79座水坝。专家认为,老挝兴建水电站、力拼成为“东南亚电池”的目标虽然立意良好,但背后的建造资金大多是向中国借贷而来,经济疲弱的老挝可能因为无法支付贷款,导致水坝落入北京的手中。

中国在老挝投资至少数十亿美元兴建基础设施,包括高速铁路、大型水坝、高速公路与经济特区,估计有400个正在兴建、已经完成的水电站。专门研究湄公河地区水域政治生态的英国学者布莱克(David JH. Blake)警告,老挝经济受到新冠肺炎(COVID-19)严重打击,中国作为债权人很可能靠着控制资产来收回债务。

▲(图/翻摄自国际河流)

中共政府在伊洛瓦底江(Irrawaddy)也透过“一带一路”倡议兴建了多座水坝,并在中国-缅甸边界建立三个经济特区,北京还承诺加强与缅甸军队或武装部队的合作,改善边境管理和控制。由于缅甸国内局势动荡,密松大坝(Myitsone Dam)的兴建也被当作是军政府与民选领袖之间博弈筹码。

中国国家电力公司集团在缅甸建设了7做水坝,密松水坝是最大的一座,能够为发展中的缅甸提供不可获区的电力,然而军政府与中国的签订的合约从未公开,据称,大坝完工后90%的电力会回到中国。外媒指出,就像“一带一路”是包着糖衣的毒药,中共协助这些东南亚国家建设水电站,最主要的考量还是国内利益。

BBC》指出,伊洛瓦底江被视为缅甸的“生命线”,建设密松大坝导致克钦邦数千人流离失所,大坝兴建的过程中持续受到当地居民与环保人士的反抗,密松大坝在翁山苏姬上台后(2015年)长期停工。然而,缅甸今年2月爆发军事政变,《外交政策》指,缅甸军政府希望重启密松大坝计划,博取北京的外交支持。

除了湄公河流域的纷争,中共政府也在西藏雅鲁藏布江兴建水坝,若兴建完成规模将是长江三峡大坝的3倍大。中共政府2020年11月批准雅鲁藏布江下游的水电开发,由中国电力建设集团执行,目标达成十四五计划中的碳中和目标。然而雅鲁藏布江流经印度、不丹、孟加拉等国家,是南亚的重要水源。

▲柬埔寨达岱水电站。

雅路藏布江为印度布拉玛普特拉河的上游,整条河35%位于印度境内,虽然双方于2018年签署《跨境水文数据互换共享》协议,承诺共享水文信息,但由于双方边境紧张局势升温、交流减少,印度多次指控中共政府拒绝提供信息。

国际环保组织警告,从三峡大坝的经验来看,水坝会导致上游河流的水资源枯竭,在雅鲁藏布江建筑水坝,必将影响下游的河流生态,加速孟加拉国海湾海水倒灌的问题。印度舆论直接谴责中国将雅鲁藏布江等跨国河流武器化,澳洲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Lowy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Policy)认为,中共政府主宰这些河流,足以对这些印度的经济卡脖子。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NOWNEWS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709/1616858.html

国际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