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中企半年违约额创新高 3大机构响警国企债台高筑

中国第二季国内生产总值(GDP)数据将于周四出炉之际,今年上半年企业违约额却创下历史新高,再次暴露 大陆债务坏帐严峻的金融风险!国际3大评级机构惠誉、标普信评及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更齐齐响警,对地方国有企业债台高筑,以及地方政府融资平台面临更紧缩的融资困境表示忧虑。

大陆企业巨债违约风暴直逼高峰,据外媒引述惠誉统计显示,今年上半年 大陆企业违约的债券规模累计高达625.9亿元人民币(96.7亿美元),创历史新高纪录。国企违约比率上升,引起部分投资者对政府不再为国企债务提供担保的担忧,甚或导致市场不稳的局面。

中资企业债务爆煲潮不断,今年首6个月共有25家企业偿债时出现违约情况,明显高于去年同期的19家。当中,国企贡献超过半数的违约额,涉资高达366.5亿元人民币。

事实上,惠誉对部分脆弱的地方经济早有警惕,特别是6大省市财政状况不稳定。随着不少分析就中国17万亿美元(约132.6万亿港元)的信贷市场违约率激增发出警告,投资者担忧亦随之加剧,并引发相关地方国企债券遭大举抛售。

此前惠誉信评企业评级联席主席张顺成曾发表报告,指2020年部分地方国企违约致使债券投资者对河北、河南、辽宁、山西、天津和云南省或直辖市的投资情绪急转直下。

单计今年第二季,该6个省市国企发行的债券孳息率中位数,已由一年前不到3.5%升至逾5%,与过去6个月多数国企债券孳息率回落的趋势背道而驰。孳息率用作计算债券实质回报率,孳息率愈高,债价则会愈低,或反映投资者急于抛售。

更重要的是,标普估计,今年 大陆到期的债券规模高达4.2万亿元人民币,另外还有一万亿元人民币为认购权,让债券持有人有权提早赎回。

惠誉亦预期,上述6个省市的地方国企违约减缓的情况,可能只是暂时现象,皆因是今年底前债券到期偿付的压力仍较大。河南、山西和云南3省地方国企于2021年5至12月到期的债券规模,可能逼近2020年同期水平,而天津国企的到期债券规模或较去年同期增加约48%,意味债券偿付压力居高不下。

值得留意是,地方国企在境内债市融资渠道方面,仍然面临紧缩情况。在今年3至4月期间,地方国企的发行净额缩减约1,500亿元人民币,就能一窥端倪,明显比今年首两个月恶化。这种财政压力凸显新冠肺炎疫情和 大陆经济复苏不均衡,如何加深富饶及贫穷地区的差距,包括地方国企获取流动性支持的分歧。

不过,分析人士认为,国企违约率增加对市场并不一定是利淡消息。法国巴黎资产管理资深经济学家罗念慈说,违约问题可能迫使国企严格坚守预算规范,对融资也会更自律,进而减轻过度投资的问题。他并表示, 大陆当局2017年就暗示要逐步缩减对国企债务的政府担保,但同时重申,债务违约风险必须设法有序解决。

●省市纷成立基金仍难解债务

标普信评发表报告,特别提及河南国有企业疲弱的盈利能力,将继续导致政府或存有负债的高风险。尽管河南地方政府有资源支撑国企,但估计未来两年的救助基础只会以选择性质进行。未来数年该省债务负担可能会继续温和增长,主要受直接债务增加推动。

标普信评分析师王雷指,2020年以来,部分省市国企债务压力上升,个别地方国企发生债券违约,进而影响多个省份国企再融资,新债券发行遇困,发债成本亦提高。为应对债市融资难及化解省内国企债务问题,多个省市在国资委牵头下先后成立信用稳定基金。然而,该机构认为,这些基金规模有限,无法一次过解决所有国企的债务问题,仅可为目标国企争取到一定时间来实现基本面的改善。

穆迪投资者服务发表报告,预期今年下半年境内城投债发行步伐将会放缓,主因政府加强对城投债的管理及投资者规避风险。城投债由城投公司即地方投资平台作为主要发行人,城投公司则由地方政府注入土地等资产。在境内市场融资环境趋紧及政府加强监管措施的情况下,较弱的城投公司融资难度加大,将带来风险。

穆迪副董事总经理锺汶权认为,发行放缓或减少城投的净融资额,并制约部分城投的再融资能力,尤其是杠杆率较高而经济基本面疲弱的地方政府辖下城投。此外,鉴于 大陆经济发展不均衡,投资者逐步认识到地方政府支持和管理城投公司的能力亦有变,预计不同地方的城投公司境内外融资渠道差异,将会扩大。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东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713/1618070.html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