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吴介民:锐实力是自由开放社会的敌人

作者:
中国模式的特殊之处是:中共政权青出于蓝,特别善于培育“在地协力者”,结合撒钱、经营人际关系和宣传攻势,深入其投射影响力对象的社会身体深处。这种影响力模式一旦着床生根,由于种种权钱交换、商业交易、人际网络之盘根错节,即便一个国家已经产生警觉,也无法轻易摆脱其影响。更何况,许多影响力操作,在民主国家受到法治和制度保障。

中国模式的特殊之处是:中共政权青出于蓝,特别善于培育“在地协力者”,结合撒钱、经营人际关系和宣传攻势,深入其投射影响力对象的社会身体深处。(汤森路透

拜中国对外威胁扩张之赐,中国学界最近十年被迫开拓了一个新领域──中国影响力操作研究。俄罗斯和中国,同样对西方民主国家投射锐实力,为何中国特别值得注意?“中国模式”独树一帜吗?

一言以蔽之,中国模式的特殊之处是:中共政权青出于蓝,特别善于培育“在地协力者”,结合撒钱、经营人际关系和宣传攻势,深入其投射影响力对象的社会身体深处。这种影响力模式一旦着床生根,由于种种权钱交换、商业交易、人际网络之盘根错节,即便一个国家已经产生警觉,也无法轻易摆脱其影响。更何况,许多影响力操作,在民主国家受到法治和制度保障。例如,美国政府从川普拜登,持续对中国执行科技战,将华为列入高科技贸易黑名单,禁止输出高阶芯片,但我们知道华为过去多年在全球与大学和研究机构进行合作计划,也在全球知名媒体投放形象广告,这些都仍在持续之中。

如果你有在听《纽约时报》的podcast例如The Daily,或《华盛顿邮报》的Post Report,就会经常听到华为的赞助广告。华为有钱在美国大媒体买广告,有何不可?纽时和华邮大卖广告,何乐不为?这就是“市场资本主义”的游戏规则。

有钱,而且很多钱,是中国睥睨俄国之处。而懂得收买、善于撒钱,广布人脉、声气相通更是中共强项。以商业模式做统战,使得与中国进行交易的双方,即便理不直、也气壮。但是,让全世界有识之士越来越感到不安的是,中共利用西方自由开放社会的规则,对外撒钱买影响力,但它在自己境内却执行另一套党国资本主义,党的力量压倒一切,基于一套完全不同于西方民主的意识形态。美国和中国的对抗,在底层是经济与科技实力的对决,在上层是两套游戏规则的冲突。

中共利用西方自由开放社会的规则,对外撒钱买影响力,但它在自己境内却执行另一套党国资本主义。(汤森路透)

澳洲学者汉密尔顿在数年前出版了Silent Invasion,揭发中国在澳洲的影响力操作。原书英文版的问世过程历经坎坷,找了许多家出版社才终于付梓。本书被控“挑起反中或恐中的种族情绪”,但汉密尔顿教授不屈不挠。中文版的诞生也曾历经难产。听说,台北某家出版社买下了Silent Invasion的版权,却迟迟不见翻译出版。最后,是左岸勇于挺住压力,接手发行这本论述“中国因素”的《无声的入侵》。接着,左岸又发行了资深记者文达峰的《大熊猫的利爪》,细数中国在加拿大如何投射锐实力。你手上这本《黑手》可以视为《无声的入侵》的续集,在研究方法上两本书是相通的,涵盖范围从澳洲扩及到全球,但聚焦在西方民主国家。《黑手》资料收集完备、情节具体而引人入胜。本书内容适宜和史丹佛大学政治学者戴雅门的《妖风》(八旗出版)交互参照。戴雅门长期关注民主发展,深感全球威权扩张、民主倒退将带来的世界性灾难,而全面剖析俄罗斯和中国的威权模式的运作。《黑手》则针对中国的锐实力侵蚀,提供更多案例。左岸即将出版的《锐实力制造机:中国在香港、台湾、印太地区的影响力操作》则是搜罗了中国在香港与台湾操作影响力的丰富案例,并且将研究范畴延伸到印太地区,作者群主要是港台与华语学者。这一系列研究专书,丰富了台湾华文出版的中国影响力研究这个新兴领域,也见证了台港学界与世界的同步成长,甚至在若干研究议题上可说超前。

此外,值得关注的是,《黑手》的共同作者马晓月是德国的中国研究新秀,专研大外宣与锐实力,曾留学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在德国获得博士学位后担任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博士后研究员,也曾来台湾担任访问学者。马晓月对中国运筹全球政治经济,乃至港台,都知之甚深。

中国特色资本主义发展四十年,全球的中国研究建制派,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认为中国在经济发展之后,终将走上西式民主开放的道路。这个假设在习近平政权底下已经失去说服力,但这是不到十年间的事。在中国与西方长达三十年以上的“蜜月期”(这种亲密关系不曾因为天安门血腥镇压而中断),建制派中国研究学界大都对中国人权议题沉默不语或轻轻带过,而年轻资浅学者如果想对中国事务发出批评,往往会遭遇“吊灯里的巨蟒”之隐微但实存的威胁。马晓月就属于这个新兴的中国研究世代。即便资深如林培瑞敢于挑战禁忌批评中共对美国学界的学术审查,但他这种学者仍属少数。这种压力,对于在台湾进行中国因素研究的学者来说很有感受。

所幸,这一学术审查的魔咒正在被快速拆解,一部分归功于西方集团的苏醒(仍有人叫不醒),但更大功劳则须归诸习政权的对内压迫、对外扩张。

《黑手》主张,与中共统治下的中国进行斗争,乃是一场价值理念的对抗。一边是拥有庞大经济实力的一党专政体制,另一边则是把自由视为理所当然的民主国家所组成的松散联盟。我很同意这个基本判断。但是,中国经济是否能够持续过去几十年的高成长已经备受怀疑,经济下行必然削弱中共对外撒钱的能量。另一方面,美国拜登政府更改川普政府的单边主义,正在协调盟友重整民主集团的队形。欧洲对中国的经济依赖一直相当深,尤其作为欧盟龙头的德国有深厚的亲中政商关系。然而,由于中国违反人权的行径,使得中欧投资协议在最近也被欧盟议会搁置。对中共政权的坏消息纷至沓来。

然而,这依然是一场充满不确定性的战争。在这场新世纪的斗争中,价值理念、政治制度、物质力量,缺一不可。而“中国威权效率模式”之所以对世界具有诱惑力,归根究底还是要清点、修理市场资本主义和自由民主政体的缺陷与危机。这一点,作为新兴民主的台湾,深受中国锐实力攻击的开放社会,我们必须时时警惕。

※本文为《黑手:揭穿中国共产党如何改造世界》(左岸文化出版)推荐序。作者系中央研究院社会学所研究员,著有《寻租中国:台商、广东模式与全球资本主义》(台北:台大出版中心,2019),合编China’s influence in the Centreperiphery Tug of War in Hong Kong, Taiwan and Indo-Pacific(New York: Routledge,2021)、《吊灯里的巨蟒:中国因素作用力与反作用力》(台北:左岸,2017),《“中国ファクター”の政治社会学──台湾社会における中国の影响力の浸透》(东京:白水社,2021)。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上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713/1618311.html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